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4

胖狗過生活—玉露、煎茶、抹茶、焙茶、玄米茶,到底是什麼茶?

L1200157

同樣是綠茶,以前每次喝日本的玉露或煎茶,與台灣的高山烏龍茶相比,總覺得茶味太淡,不夠香也不夠甘,但是今天在明曜親子館美好生活講座中,喝到一杯「花千鳥」店長何杏文親手泡的煎茶,第一次覺得,原來另有一番風味!何杏文說:「日本茶就像日本人的個性一樣,表面沈靜內歛,內涵可是波濤洶湧呢!」這句話,可真是說出了日本茶的韻味!

過去對日本茶一知半解的我,經過何杏文的有系統的解說,終於對日本茶有了一個較完整的認識,不禁覺得「上課」這件事,比自己在家看資料、試喝,更能對日本茶的理解有一個更完整的輪廓,讓原本不太喜歡日本茶的我,終於對它產生了興趣。

 

眾所周知,茶自中國傳入日本,最早始於奈良時代,經由最澄、空海等遣唐使、學問僧,把茶帶進日本,但當時的茶,並未在日本造成流行,一直到鎌倉時代的榮西禪師從宋朝,把當時宋朝流行的泡茶方式,碾茶法—以石臼以茶葉磨碎,造就了日本茶道的誕生,何杏文說:「抹茶雖由中國傳入日本,但現在在中國卻沒有被保留下來,非常可惜。」

一開始,何杏文清楚而簡明地揭示了日本茶的演變進程;從鎌倉初期(宋朝)將碾茶傳入日本後,以釜來炒茶,將炒茶法帶入日本的,則要到了室町時代(明朝)東渡日本的隱元禪師,及至江戶時代,永谷宗円更發明了以茶葉採摘下來後,先蒸製—揉捻—烘乾,反覆多次的方式來製茶,成為煎茶的起源,而煎茶的味道,也更符合日本人的口味,何杏文笑說,現在到日本超市常看到各種「永谷園」茶泡飯的配料,即為其後代子孫創立。

誠然,日本茶屬「不發酵的綠茶」,即茶葉採摘後,不放置發酵,立刻拿去蒸,再經揉捻、烘乾,主體雖是如此,但細部的栽種方式、蒸製時間、揉捻次數、只留葉肉或取用莖梗的不同,造就了各種風味完全不同的茶品,著實讓人眼花瞭亂,還好,何杏文帶了許多茶品樣本,對照她的解說,方才更容易進入日本茶琳瑯滿目的世界。

特別的是,在茶樹於三月發芽後,因天氣寒冷霜氣重,怕茶葉凍壞,因此採收前,有些茶農會將以稻草或黑網覆蓋於茶樹上,如此一來,形成了陽光是否直接照射的「有覆蓋」與「無覆蓋」兩大類,當然,有覆蓋的茶葉不經陽光照射,滋味更加甘甜,市場價格當然也愈高。

L1200176L1200173

左圖:左為玉露,右為煎茶                                               右圖:左為抹茶,右為碾茶

有覆蓋的日本茶,包括:

玉露:採收前14~20天覆蓋,只取第一次手摘的嫩芽(一番茶),並且只有葉肉,不含莖梗,可說是最高等級的煎茶,但需低溫沖泡(約50度到60度的水溫)。

覆下茶(かぷせ茶):採收前10~14天覆蓋,有一番茶與二番茶,所以有手摘也有機器摘,也只取葉肉。

碾茶(でん茶):碾茶是抹茶的前身,即未經研磨或機器研磨前的碎葉

抹茶:把碾茶研磨後呈粉狀的茶,顏色鮮綠,日本茶道即以抹茶為主。(由於抹茶價格昂貴,另「料理用抹茶」或「烘焙用抹茶」,即為下等抹茶或加了人工添加劑的抹茶,才能經高溫烘培後仍讓食品保持鮮綠的顏色,何杏文曾以抹茶試作冰淇淋,她說:「我做一公升的冰淇淋,用了15g的抹茶粉,大概才出現綠色的『感覺』!」由此可知,市售的抹茶冰淇淋,或是抹茶類甜點,色澤能如此鮮綠,恐怕多少是加了色素與香精而成。)

芽茶:在製作玉露或煎茶時,由於葉片所夾帶的嫩芽較細嫩,製茶時會成為丸狀小粒,為求茶葉外觀整齊,一般會把嫩芽分離出來成為芽茶,其茶味甘甜、顏色較深綠、咖啡因含量也較高,大多留下來茶農留自己喝,因此市面上較少看到。

莖茶、粉茶:由於玉露、抹茶、覆下茶,皆只取葉肉,掉下來的碎葉與遺留的莖梗,就被進一步製成莖茶與粉茶,這些茶味道比較快出來,但不耐泡。

未覆蓋的日本茶,包括:

L1200177L1200179

左圖:左為焙茶,右為玄米茶                                           右圖:番茶

煎茶:為日本人日常生活中最普遍飲用的茶,價格較低,但上等煎茶亦不便宜,一般煎茶屬「淺蒸煎茶」,即只蒸30~40秒,隨即揉捻、乾燥,但靜岡從江戶時代開始有「深蒸煎茶」,延長蒸的時間達60~90秒,葉片雖較碎爛,但沖泡時,味道比「淺蒸煎茶」快出來。

玉綠茶(ぐり茶):一般日本茶呈針尖狀,但玉綠茶因最後一道工序並不揉捻,所以葉片會捲起來,有中國式的炒製(主要在九州地區,由江戶時代明惠上人發揚光大)與日本式的蒸製(大正時期出現)兩種,沖泡溫度略高,約70度左右

番茶:日本茶園在每年四月第一次採摘的新茶叫「一番茶」,經施肥、整枝、防除後,到六月第二次採的叫「二番茶」,再次防除、施肥後,到九月採收者為「秋冬番茶」,日文「番」為「次」之意,但其音與「晚安(こんばんは,kon-ban-wa)」相同,所以也有「晚」的意思,因此一、二番茶會拿來做煎茶,二、三番茶會拿來做番茶,而番茶為整枝葉片烘培,且有焦香味,但高溫沖泡不易苦澀,為京都一般人家常喝的茶。。

焙茶:以一般淺蒸煎茶所遺留的莖梗製成,所以只有莖,沒有葉肉。

玄米茶:以煎茶再加上烘炒過的糙米,加工所製的茶,所以有茶香亦有米香,也有用上等煎茶所做的玄米茶,故價差頗大。
L1200211L1200215

左圖:煎茶茶湯鮮綠                                                            右圖:焙茶顏色較深,茶湯濃郁

何杏文指出,沖泡日本茶,溫度很重要,「愈高等級的茶,水溫要愈低」,以玉露、覆下茶,水溫只要50~60度;上等煎茶約60度到70度;深蒸煎茶、莖茶(除了莖之外,也含有葉片)、煎茶等,70度~80度最佳,至於焙茶、玄米茶、番茶、粉茶,可以用90~95度的水,「沖泡時溫度已低,喝到時溫度更低,許多台灣人喝玉露、煎茶不太習慣。」
難怪我覺得玉露、煎茶不太好喝!原來是我沖泡時水溫過高的關係,何杏文指出,高、低溫雖都能夠釋放出胺基酸(甘味),但兒茶素(澀味)、咖啡因(苦味),在高溫易釋放出來,所以在低溫沖泡日本茶,可以降低苦、澀味,保留甘味,所以不能用溫度太高的熱水

何杏文教大家一個方便降溫方法:一般從熱水瓶煮好的水,約90度,日本茶具有「湯冷まし」,把熱水倒過一次約降溫5~10度,重覆幾次就可以達到適合泡玉露、煎茶的溫度。

今天喝到她親自沖泡的煎茶、焙茶,令我對日本茶的印象大為改觀,回家立刻依此降水溫的方式,來沖泡家中的玉露。泡茶,顯然也是要學習的!

*講師—何杏文:
十年前接觸日本茶道後便不由自主愛上日本傳統文化為更深入日本傳統文化領域,赴京都學習茶道,和服及香道等相關傳統文化目前為日本茶花千鳥店長,專職日本茶文化推廣。花千鳥:專營日本茶與相關雜貨 台北市林森北路96-8號  (02)2567-5823 12:00~19:00 周一休
*課程:明曜親子館美好生活講座之「喫茶樂塾」系列講座
9/25(四)14:00:基本篇
10/16(四)14:00:活用篇
11/13(四)14:00:抹茶篇
報名電話:02-2777-1266#701.702

*作者簡介:

吳燕玲,小名「胖狗」。二十年的新聞採訪生涯,曾任職於《自由時報》、《新新聞》、《蘋果日報》等媒體,擔任黨政記者、主編等職務,2007年開始,對政治的「感動」逐漸減少之後,驟然發現,人生應以吃喝玩樂為目的,在吃喝玩樂的同時,還是充滿好奇心,走訪各國名山大川、自己動手作料理、嚐盡天下美味,是此刻的生活重心。著有《愛日本,此生必遊的十條微奢華路線》、《京都美食ABC》。

「胖狗過生活」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fatdoglife

「胖狗過生活」部落格:http://fatdoglife.blogspot.tw

分便當給連勝文吃?我哭了‧‧‧

前言:看到貴族學校中,同學們都「分便當」給含著金湯匙出身、捧著鑽石碗的連勝文吃,一堆活在金字塔頂端的人溫馨歡笑的畫面。我卻想到《兒福聯盟》說過:「弱勢孩童超過半數,須把營養午餐打包帶回家,給全家當晚餐。」

 ===【顯微鏡】===

 

年十五、二十時,最純真不虛偽,很多故事也正好是這個人之本質與最真實性格的展現,而同樣的故事,不同人的身上,感受卻大大的不同。

國民黨北市參選人連勝文在教師節去探望高中導師,兩人一起翻畢冊「憶當年」,老師猛誇連勝文「人緣好」,原因是「班上同學都會把午餐分他吃」‧‧‧

哎‧‧‧連勝文所讀的那一所高中,在大台北可是最最頂級的「貴族學校」,家長背景非富即貴,來頭個個顯赫,當然不會有「吃不夠」、「吃不好」的情況會發生。

還要吃同學的便當?就是少年人的好玩、愛吃、還有曝露出這個養尊處優的人,有著永遠無法滿足的口腹之慾。

看到貴族學校中,同學們都「分便當」給含著金湯匙出身、捧著鑽石碗的連勝文吃,一堆活在金字塔頂端的人溫馨歡笑的畫面。

我卻想到《兒童福利聯盟》曾在七月發表的一個不被重視的新聞稿:「弱勢孩童上學期間有超過半數須把營養午餐打包帶回當晚餐,放暑假後沒有營養午餐讓這些孩童生計更拮据,面臨一旦放假便三餐不定、缺乏營養的困境」

我也想起當年阿政的故事以及那一個教育真的是窮人翻身機會的那一個大時代,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淚水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那是在舉辦高中畢業三十年的同學會時,突然,一個壯碩的身影走了進來,大夥兒愣住了,一時之間竟沒有人想起他是誰?

直到他開口,談到「鐵湯匙」,全班都笑開了,三十年都沒見的阿政,當年那個最艱苦的阿政竟已是營建公司的大老闆了。

那一年,阿政是班上最飄忽的身影,上課常請假、活動不參加,開學了一整年,他的身上還是沒有買到「師大附中」的制服,都是別人的舊衣,「中國海專」、「健行工專」、「泰北中學」、「建國中學」……彷彿讀遍全天下之中學,蠻酷。

反正,那時候都是穿卡其布軍訓服,教官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計較。

那些年,阿政真的非常艱苦,那是第二次石油危機,台灣許多新興的中小企業撐不住、倒了、垮了‧‧‧

阿政爸爸有了大麻煩,避難離家,才十幾歲的阿政不但要自立更生還要擔起家計奉養奶奶和照顧弟妹,必需不斷打工,放學後到處到工地搬磚頭或做粗活。

那時候,中學並沒有「營養午餐」,每一天,阿政就是帶著一根鐵湯匙,借一個便當盒蓋,就從第一排同學開始,挖每一個同學的便當,果腹撐過一天的營養。

高中生根本沒有階級意識,還更會講義氣啦,有些同學還會特別將滷牛肉和雞腿先拿出來,讓阿政大塊朵頤,甚至還會要媽媽準備兩個便當,希望阿政能吃飽一些。

其實,全班並沒有人真正知道阿政家裡出了什麼事?阿政也從來不說。

愛面子的青少年更常以逞凶鬥狠證明自己的存在,讓阿政成了教官室的常客。

我們這一班更是當年全國唯一的「自然科學實驗班」,課業繁重,競爭激烈,讓忙著打工存活的阿政幾乎無法專心於課業。

雖說教育是「有教無類」,但學校和很多老師都覺得阿政是一個「包袱」,眼看阿政根本無法專心學習,校方和師長幾乎認定他必是「不堪造就的失敗品」。

也是這一次同學會時,阿政說出往事,我們才知道,當時校方竟多次和阿政下達最後通牒,要阿政退出實驗班,甚至轉學。阿政當然拒絕了,當時幼小心靈雖不知什麼大道理,但他很不爽,既然他能通過聯考與篩選進了「實驗班」,讀書就是他的權益,阿政拒絕放棄。

感謝當年,當年的孩子在那種教育體制下,其實很幸運!

那時教育理念和現在不一樣,既然阿政拒絕放棄,師長們也就不放棄他,絕不會因為他家裡社經地位低,就認為他只配讀等級低的學校。

在我們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一些師長常常私下把阿政找去指引,補足他因打工而落後的課業。而同學們雖然不知道阿政的實況,孩子們總是單純善良,沒人去計較阿政的背景與出身,筆記、舊參考書‧‧‧能幫的就盡量幫他

那一年,我們十八歲,大學聯考放榜了,原本以為學習無望的阿政竟然在最後一、兩個月熬夜苦讀,一鳴驚人,考到了台灣大學土木工程系,教育果然是翻身的台階,他的人生有了轉變的希望。

如今,當年孱弱瘦小的他已是壯碩富泰,那個逞凶鬥狠的青少年變成了穩健自信的中年,而當年只能靠一根鐵湯匙果腹度日的他,可以養活數百個家庭。

看到阿政,想起當年的故事,讓人感嘆,誰說「一試定終身」的聯考就是不好,誰說各種階級混雜的編班,就會對孩子有負面影響……

更讓人感嘆的是,如今,以家裡社經地位為入學競爭基礎的「十二年國教」,還有各種用錢才堆得出來的「比序」,建中北一女和台大變成是有錢人的禁臠,還能讓許許多多的「阿政們」,還保有透過教育因而翻身的機會嗎

看到貴族學校中,同學們都「分便當」給含著金湯匙出身、捧著鑽石碗的連勝文吃,一堆活在金字塔頂端的人溫馨歡笑的畫面。

我卻想到《兒童福利聯盟》曾在七月發表的一個不被重視的新聞稿:「弱勢孩童上學期間有超過半數須把營養午餐打包帶回當晚餐,放暑假後沒有營養午餐讓這些孩童生計更拮据,面臨一旦放假便三餐不定、缺乏營養的困境」。

再想起當年阿政的故事以及那一個教育真的是窮人翻身機會的那一個大時代,我感謝台灣曾經有過一個讓人充滿希望,政府更願意替窮人打造前景的那一個偉大的時代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淚水卻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史蒂芬金:寫作要從生活具體而微的小事開始,多閱讀才是關鍵!

409180680_7cf6e1a64e_o-672x372

出版著作銷售超過3.5億本的史蒂芬金,在2000年出版《史蒂芬・金談寫作》(On writing : a memoir of the craft),不滿自己被視為暢銷書作家,沒人問他修辭問題,刻意出書談文學技巧,也談如何克服酗酒、吸毒的經歷。他日前與《大西洋月刊》作者、同時也是英文老師的萊希(Jessica Lahey)對談,談中學生怎麼開始寫作,也談老師怎麼引導學生寫作。
Continue reading

看!連勝文低劣之民主道德‧‧‧

前言:任何人以特務的方式,甚至假借公權力去搞別人的黑資料,手段邪惡的程度,已大過對手的爭議問題,這是惡劣的鬥爭手段,它可以用來搞臭對手,將來也可用來鬥臭任何人。孔子也諄諄教誨:「爾愛其羊,我愛其禮!」有些規範不能因為政治競爭而亂搞。

===【照妖鏡】===

 

爭是「民主法治」的基本規範,競爭天經地義,卻絕絕對對不能用來源不正的情資來搞鬥爭‧‧‧

「任何人以特務的方式,甚至假借公權力去搞別人的黑資料,手段邪惡的程度,已大過對手的爭議問題,這是惡劣的鬥爭手段,它可以用來搞臭對手,將來也可用來鬥臭任何人。」

看看連勝文立刻拿著來路不正的所謂的柯文哲葉克膜團隊之錄音帶大作文章,哀‧‧‧這種人據說還讀過美國的法學學位!

孔老夫子諄諄教誨:「爾愛其羊,我愛其禮!」民主時代有些規範不能因為政治競爭而亂搞

鷹犬和來路不正的情資,不能隨便養和見獵心喜打擊對手的。

美國就有最慘痛的例子,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改制後的第一任局長胡佛,一作三十七年,他利用聯邦調查局騷擾政治異見者和政治活動分子,收集整理政治領袖的秘密檔案,還使用非法手段收集證據。

胡佛掌握了美國人的所有秘密,要整誰就整誰,要鬥誰就鬥誰,肆無忌憚,沒有人敢動他,美國總統四年一任,胡佛一做三十七年直到病逝,被稱為「美國真正的統治者」。

當時,歷任美國總統杜魯門、約翰‧甘迺迪和林登‧詹森都考慮過要將胡佛撤職,都因為政治成本難以承擔而作罷。但他們知道,不能被鷹犬所綁架,每一次當胡佛要拿政敵資料來邀功,他們都拒見、拒看。

所有人,都不該用來路不正與鷹犬的資料來搞鬥爭!

金恩博士在六○年代初發動黑人民權運動,這乃是劃時代貢獻,但私德上他卻偏好召妓,由於他是牧師,私德瑕疵更為嚴重。

此事被當時聯邦調查局局長胡佛得知後,千方百計設法要取這些黑證據,終於獲得他和祕書幹部裸體在床,疑似搞同性戀的照片;另外則是有次取得了金恩博士在旅館召妓,甚至還是三P遊戲的床上錄音。

聯邦調查局將金恩這些黑資料提供給美國大小各媒體,但沒有一家願意刊登。金恩牧師的三P召妓床上錄音,這毫無疑問是天大爆炸性獨家新聞,但所有的媒體卻都拒絕刊登,理由很簡單:

「政府以特務的公權力去搞別人的黑資料,手段邪惡的程度,已大過金恩博士召妓本身,這是惡劣的鬥爭手段,它可以用來搞臭金恩,將來也可用來鬥臭任何人。」

這才是「民主法治」的基本規範,競爭天經地義,卻絕絕對對不能用公權力的情資來搞政爭‧‧‧

「任何人以特務的方式,甚至假借公權力去搞別人的黑資料,手段邪惡的程度,已大過對手的爭議問題,這是惡劣的鬥爭手段,它可以用來搞臭對手,將來也可用來鬥臭任何人。」

看看連勝文立刻拿著來路不正的錄音帶大作文章,哀‧‧‧這種人據說還讀過美國之法學學位!

千禧世代不愛讀書?那倒未必!

14508908_970facc9f6_b-672x372

在網路和電玩時代,圖書出版和圖書館會是夕陽產業嗎?美國研究發現,每天掛網、打電玩長大的千禧世代,也勤於開卷、樂於閱讀,他們的閱讀量跟其他世代旗鼓相當,顯示圖書產業和圖書館未來仍是一片光明。
Continue reading

「統一公投」讓台灣長治久安!

前言:台灣不必要「獨立」,該問的問題是「想不想統一?」要是「統一公投」投票結果只有和馬英九一樣高的「九‧二%」,或者只有上班族和勞工痛恨的「十八%」,那些「統派」和郭冠英所謂之「高級外省人」,從此也請閉嘴!

 ===【照妖鏡】===

 

「現狀」若要變更,才需要全民決定,台灣不必要「獨立」,該問的問題是「想不想統一?」

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早就是人民主權下之獨立自主的現代化民主國家,當然不必要再來一場「獨立公投」。

偏偏在台灣還有一群人,視北京為主子、以為「逢中必貴」,老在台灣夭飽吵,這種「逢中必跪」反而讓台灣深深陷在無聊的統獨紛擾當中,這樣的紛爭讓台灣永遠內耗,一勞永逸,就來一場「統一公投」吧!

如果「統一公投」能過半,民主素養高的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都會接受事實;但是,要是「統一公投」投票結果只有和馬英九一樣高的「九‧二%」,或者只有上班族和勞工痛恨的「十八%」,那些「統派」和郭冠英所謂之「高級外省人」,從此也請閉嘴

面對歷史、接受歷史、就來一場「統一公投」化解台灣內耗之根源吧!

翻開史頁,兩千三百萬台灣子民都應該對「六月二十五日」這個日子,感嘆,感傷與感恩。

六十四年前,六月二十五日,北韓軍隊跨越北緯三十八度線,韓戰爆發。美國掌控下的所謂「聯合國軍隊」反擊,中國的毛澤東動員了一百三十五萬的「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朝鮮半島上戰火綿延,血流成河。

血腥與殺戮中,卻是「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的「再生復活日」,正因為「六月二十五日」這一天,失去大陸江山,正風雨飄搖的中華民國,意外得到了新生命。

一九五○年這一年,是「中華民國」的關鍵時刻,那時候,美國帝國主義不但原本要放棄「中華民國」,更狠的是要「落井下石」把「中華民國」當成結交「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伴手禮」。

當時,美國雖然並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但「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卻滯留南京,不隨「中華民國」播遷。在美國本土,美國當時總統杜魯門更著手「妖魔化蔣介石」,鋪陳用「中華民國」當「祭品」的正當性。

杜魯門夠狠,他口出穢言,大罵蔣介石家族「他們一家都是賊」,把「中華民國在大陸」的失敗,鎖定是蔣家的貪污暴虐,又著手撰寫「白皮書」,正式放棄「中華民國」。

那時候的蔣介石束手無策,在一九五○年無奈公開承認:「中華民國亡國」,三月十三號,蔣介石在陽明山演講,題目是「復職的使命與目的」,蔣介石是如此對當時的黨國大老們這樣說的:「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

想都沒想到,六月二十五日的韓戰,在國際戰略與東西對抗下,美國派出第七艦隊協防台灣,「中華民國在台灣」因國際變化局勢中,開啟了新頁。

應該這樣說,六十四年前的六月二十五日,一個國際局勢的大變動,那個一九一二年孫中山建立的「中華民國在大陸」之「中華民國一‧○」正如蔣介石所說:「亡國了」,拜韓戰之賜,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以後,「中華民國在台灣」之「中華民國二‧○」,在國際新局下,誕生了。

而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到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約兩百五十天之間,蔣介石帶領的「中華民國」,曾經是個孤立無援,隨時覆滅的短暫「流亡政府」。

回顧歷史,不是為了感傷,而是突顯了殘酷的事實,「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之「中華民國二‧○」本質就是「國際關係」的產物,復活、生存和未來,都需在國際格局中去探索

儘管許多人愛打麻藥,講一大堆國際上的「理想主義」,但攤開任何一本國際關係的入門書,最基本的ABC,只有一個法則:現實主義,利益為上,誰拳頭大,發言權也就大。

什麼是現實主義?用更淺白的話講吧,就是如同黑道社會。

台灣,就只想在「大哥」環伺中,開間小店,安居樂業吧了。

不幸的是,開店的地方,恰好在「青幫」(中國)和「三K黨」(美國)地盤的交界處,偶爾,北方那個拳頭比較小的「山口組」(日本),也會來沾沾鍋,賺一點「保護費」。

過去,「青幫」自己有內訌,又不懂經營生財,內部械鬥不斷,在韓戰因素下,小店「一面倒」向「三K黨」,倒也是安安穩穩過了一陣子的平靜日子,而「山口組」也在「二次世界大戰」和「三K黨」的「大械鬥」中,一敗塗地,從此,奉「三K黨」為大哥,把原本自「青幫」手上掠奪來的地盤:台灣小店,交給「三K黨」大哥「保護」,台灣小店就此只能買買二手軍火,進點瘦肉精和美國牛,權當上繳給「三K黨」大哥的「保護費」。

經過數十年,「青幫」復元了,金盆洗手從良了,不搞「世界革命」的紅色血腥了,實力大增,也宣稱在「山口組」之前,「台灣小店」是「青幫」的固有勢力範圍,要求「三K黨」放手,台灣小店應接受「青幫」之「保護」。

台灣小店難道就該因此自動歸順「青幫」嗎?當然不一定!

雖然在血緣上,和「青幫」的那些傢伙,比較牽得上關係,但看到「青幫」的「不聽話就揮拳」驕態,心中就有氣。

更何況,一百一十五年前,一八九五年,台灣,可是在慈禧太后與李鴻章的「台灣也者,花不香、鳥不語,棄之可也」的惡質遺棄下,把讓台灣推入火坑,在「山口組」的鐵蹄下,在屈辱中殘存。

明明是中國這位「青幫」大哥把台灣這位「小弟」遺棄給「山口組」的,如今,「青幫」卻又說「台灣小弟」有「山口組皇民遺毒」與「三K黨腐敗習性」,棄人者與罵人者,都是「青幫大哥」,「台灣小弟」心中怎能不氣!

「山口組」垮了,台灣又在韓戰格局中,因「青幫」的燥進,被「三K黨」趁機劃入「勢力範圍」,百般不由人,以「三K黨」馬首是瞻。

能選擇嗎?時勢所必然!

不幸的是,現在「三K黨」也不太行了,「三K黨」不太敢和「青幫」直接火併了,既想要制衡「青幫」,又不敢真正得罪「青幫」。

「山口組」又在從旁鼓譟,鼓勵台灣小店都鬧點事,這樣子「青幫」和「三K黨」的注意力,都轉到台灣小店的問題上,「山口組」才能趁機喘氣,隔岸觀火啊!

台灣人民當然該憤怒,中國,這個曾受到列強欺侮了一百六十多年的巨獸,復甦了,強大了,原本是努力動力的民族主義,狂妄自大了!

中國傲慢的民族主義,面對台灣人民過去被惡意遺棄的傷慟,「大哥」從不自省與羞懺,反而擺出的卻是正這一百六十年以來,最讓中國受不了的帝國主義嘴臉,揮舞著拳頭,台灣小弟如何能接受

明明是「大哥」惡意遺棄,將「小弟」賣給「山口組」與「三K黨」,怎能怪小弟「數典忘祖」?

台灣人民當然更有資格質問:國共的內戰與恩怨,都已經過了一甲子了,當年這些相互砍殺的仇怨,為什麼還要後人承擔?

但是,「大哥」真有「大哥」的樣子嗎?老是擺出一副「不聽話就揍人」的狠勁,傢伙擺出恐嚇,已經自謀生路數十載的「小弟」如何服氣?

更可恨的是,一九九六年,中國根本不像是「大哥」,除了射飛彈之外,還在平潭外海十萬人軍演,「千機騰空、萬船齊發、乘風破浪渡海峽」,簡直是把「兄弟情誼」徹底撕毀!

台灣人民並不是被嚇大的,一九九六年中國殺氣騰騰,台灣人民在炮火下,勇敢直選自己的總統之後,「人民主權」確立之下,「中華民國」依舊存在,就是「台灣」,從此之後,告別虛無的「大中國神話」

中華民國是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本來可以相安無事,共榮發展。

「大哥」卻還只是像「黑道大哥」!老是擺出一副「不聽話就揍人」的狠勁,亮傢伙搞恐嚇,已經自謀生路數十載的「小弟」如何服氣?

「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兩岸當然還是可以和平相處,別忘了,就是「兄弟」而沒有「從屬關係」,而「兄弟」也沒有非要住到「一個屋頂」之下的絕對必要性

偏偏有一群人視北京為主子、以為「逢中必貴」,老在台灣夭飽吵,這種「逢中必跪」反而讓台灣深深陷在無聊的統獨紛擾當中,這樣的紛爭讓台灣永遠內耗,一勞永逸,就來一場「統一公投」吧!

獨台:創造台灣利益的籌碼‧‧‧

前言:經濟爭霸、政治勢力以及軍事競爭,美國與中國都是針鋒相對的對手,台灣不必「一面倒」就能當神奇支點。延續蔣經國傳承之「若即若離、亦獨亦統」,「維持現狀」當旗幟,厚植國力,「獨台」才能效法蘇格蘭取得最大利益。

===【透視鏡】===

 

人鼻息,過度依賴,二○一四年上半年,烏克蘭慘遭俄羅斯欺凌的悲劇,正是因為烏克蘭籌碼盡失!

獨立自主、掌握「發牌權」,二○一四下半年,蘇格蘭正運用「獨立」當武器,換取國家民族最多的籌碼。

蘇格蘭獨立公投即將揭曉,獨或統?全球關注,但不論結果如何,蘇格蘭給全世界飽受欺凌的民族一個啟示:自己的道路自己開!

蘇格蘭公投前夕,英國首相卡麥隆專程跑到蘇格蘭亞伯丁(Aberdeen),最後一次訴求蘇格蘭人民不要獨立,途中更一度哽咽。

因為蘇格蘭以獨立當籌碼,迫使一貫驕傲的大英帝國不得不低頭,卡麥隆公開承認,英國不是一個「完美的國家」;並承諾會做出改變!必一改千百年以來傲慢宗主心態喊話說:「英國能成為大不列顛(Great Britain),是因為蘇格蘭的偉大(the greatness of Scotland)。」

因為有壓力,卡麥隆表示,英國主要政黨已同意前工黨首相布朗(Gordon Brown)提出的權力下放時程表,「11月提出白皮書,2015年1月提出法案草案。」

這是前工黨首相布朗(Gordon Brown)及蘇格蘭工黨居中斡旋下,英國三大主要政黨保守黨、自由民主黨與工黨領導人,聯合簽訂了一份由蘇格蘭《每日紀事報》(Daily Record)代表蘇格蘭人民提出的聯合文件。內容確保蘇格蘭政府將在選擇不獨立後,獲得不受西敏寺挾持的更大權力,與NHS預算的完整決策權。

蘇格蘭獨立公投即將揭曉,獨或統?全球關注,但不論結果如何,蘇格蘭給全世界飽受欺凌的民族一個啟示:自己的道路自己開!

這就是「獨立」當籌碼的妙用,如果一切都在看人眼色,期待他人的「讓利」與「善意」,「蘇格蘭」早就變成另一個「烏克蘭」

這種智慧,並不新鮮,早在一千八百年前,三國時代的魯肅和孫權,已經看透小國「坐擁江東、靜觀天下之釁」從中取利的道理。

東漢末年,孫策剛死,弱冠接位的孫權在周瑜引薦下,和魯肅首次見面在柴桑的江船,一見面,魯肅觀天下大勢如觀掌紋,告訴孫權:「漢室不可復興,操賊不可卒除」,漢朝已名存實亡,不可能再復興了,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根基穩固,也不可能馬上將曹操除掉。

魯肅建議孫權,鼎足江東六郡,相機佔領荊州,以長江流域為基地,以觀天下之變。也就是在兩大之中折衝運籌,靈活運用彼此利害關係,在兩大之間找到最佳利益。果然讓小小東吳也能形成「鼎足」之勢。

在一千八百年以來的史書中,魯肅的「柴桑對策」和諸葛亮的「隆中對」都被共譽為絕世見解,兩個三國時代的奇人。

全世界都知道,不論是經濟爭霸、還是政治勢力以及軍事競爭,美國與中國都是針鋒相對的對手,台灣如果有智慧的話,不必「一面倒」,反而可以當成兩大抗衡的神奇支點。

台灣,不需要「梭哈」,當下籌碼不足,不論「統一」或是「台獨」,都只是一場沒有利益的必敗賭局!

「逢中必跪」?完全臣服式的統一,台灣連香港都不如,只會變成烏克蘭!

「立刻台獨」?台灣不但沒有籌碼,經濟、軍事、國際支持都還沒準備好,更還沒有全民誓死不退的意志。

「務實」才是最上策!就是延續蔣經國傳承之「若即若離、亦獨亦統」,在「維持現狀」旗幟下,厚植國力,「獨台」才能效法蘇格蘭取得最大利益

一九八○年代開始,原本充滿「白色恐怖執行者」色彩的蔣經國搖身一變,不但加速推動台灣經濟起飛,厚植國力自立自強,還啟動了自造戰機和國防自主,捍衛中華民國之獨立自主,「革新保台」,開創了「獨台」之歷史契機。

因為鄧小平在葉劍英的支持下,打倒「四人幫」接掌權力,啟動中國的改革開放後,立刻在一九八○年代啟動了對台灣的「和平攻勢」。

首先,鄧小平透過葉劍英在一九八一年十月一日發表了帶有「一國兩制雛形」的《葉九條》,又派出密使在香港穿梭,邀請蔣經國到香港或在公海上艦艇相見,想要來一場「鄧蔣會」。

和自稱蔣經國傳人,卻一心一意只想和習近平見面的馬英九完全不一樣,蔣經國知道鄧小平的攻勢就是一直想要招降蔣經國,雖然共產黨有很多「讓利」,但蔣經國神智清晰,甩都不甩。

李光耀自己提過,鄧小平百般誘惑都無法打動蔣經國,於是就委請新加坡李光耀到台灣來勸蔣經國,蔣經國還是 No、No、No!

李光耀於是告訴蔣經國:「你現在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個路就是接受鄧小平條約跟他和好,另外一條路就是走你老爸的路,就是反共到底。」

沒想到,蔣經國斷然回絕說:「光耀兄你搞錯了,我還有第三個選擇,走我自己的路!」

蔣經國「台灣的命運絕不讓中國決定」的氣魄和意志,正是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該學習和繼承的最偉大民族資產

從此之後,蔣經國更強化「革新保台」政策,鼓吹「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己的道路自己開」,中華民國和台灣的前途,北京沒資格指指點點。

蔣經國的功功過過,見仁見智,留待歷史來評說,「台灣的命運絕不讓中國決定」的氣魄和意志,看看烏克蘭,想想蘇格蘭就知道,「自己國家自己救、自己道路自己開」,獨台,正是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該學習和繼承的最偉大民族資產。

蘇獨為何大輸:不想當阿扁!!

Scottish-independence-sup-014    

明天英國公佈『了』蘇格蘭脫英公投,結果不出所料,蘇獨得票率大失所望,比之前的民調少了8個百分點,整體得票率來到蘇獨比英統的45%對55%。選擇繼續統一的蘇格蘭居民大勝!

我是如何猜中明天已經公佈的結論,很簡單,不知有誰聽過任何民主老國,有發生國內區域贏得獨立的案例?答案是零。

魁北克不成功、德州不成功、巴斯克自治區不成功、台灣國不成功、北愛爾蘭歷經悲慘的歷史後,也不能成功。所有自稱自己為民主大國的,全都沒有獨立成功案例,為什麼?因為民主制度,是最獨裁的政權!

什麼,大濕,你又在鬧了,明明民主是最尊重人權的制度,你怎麼可以說民主是獨裁?那我問你嗎,二戰後,全球有哪些成功的獨立案例?

_58015548_braveheart最成功的,莫過於前蘇聯國家,這些新成立的民主國家,甚至叫自己為『獨立國協』,當然,一旦實施『民主』制度後,就變得超級獨裁。比方說俄羅斯與烏克蘭;一個總統位子,可以輪流當N次,比方說:普丁。或是新總統靠美國扶持的團體搞政變而來。

國際間還有什麼成功的獨立例子,其實很多,但全都是在未開發或前共產國家中,且這些國家多半是被西方國家教唆獨立,比方說東帝汶、巴爾幹半島的前南斯拉夫國、以及南蘇丹。

為什麼能夠贏得獨立的國家,都是獨裁政權呢?答案很簡單,一個國家越獨裁、越落後,人民就越獨立。因為他們的思考是活著的、是鮮明的、是充滿希望的,以及最重要的,是不被操控的,因為他們沒有電視

反觀民主大國,人民的腦袋瓜,早被CNN與好萊塢調配的莒光園地,以及Smartphone給徹底洗腦,以為自己所居住的《美麗新世界》,就是真正的民主、貨真價實的自由。

但瞭解政治操作的人都很明瞭,選舉結果是非常好操作的。不只結果而已,整個選舉生產鏈,都是被精心規劃好的環節,從民調、候選人、媒體呈現、好壞定義、突發事件、選舉規劃、到投票制度,都是被幾個大資本家設計好的遊戲。

這些財富階級,只是透過選舉拜拜合理化統治行為,順便利用選盤投資獲利,比方說最近因蘇獨案作空英鎊、英股、英債的人有福了。因為背後的操刀手,已經有非常精準的工具,來掌握、預測、操控選舉結果,不然你以為臉書、谷歌、Apple Watch是拿來幹麼的?給你娛樂?別傻了。這些都是免費的情資。

100798446如果有些選情過於激烈,沒問題,資本家會派全球性的操盤手喊話,這些操盤手,就是所謂的『公正第三方』。在民主國家中,擁有最後喊話權的,就是美國人。還記得2011年的包道格嗎?一句『我只是代表自己』的廢話,選前挺茸兒,就穩上總統寶座。

阿扁則靠卜睿哲的堅挺,獲得2004年的大位。當然,如果你一直白目,卜兄就會放話警告,也許就是如此,當卜睿哲說安倍再鬧下去,會成下一個阿扁後,你看現在安倍多乖,還敢拜靖國神社嗎?

來,再來看看明天準備要進行的蘇獨公投,美國人已公然下指令,不準蘇格蘭脫離英國,且派出的陣容堅強:葛林斯潘、索羅斯、克魯曼、白宮發言人,都嚴厲警告蘇格蘭脫英的慘痛代價。

也就是說,這些人警告主導蘇格蘭獨立的首席大臣薩孟德:『請問你是否想當下個阿扁?!』

psychopath_mafia 當各位在思考民主陣營時,請拋下學校中灌輸的那套。比較符合現況的是黑道組織,一旦加入這個『民聯幫』後,大哥會幫你喬好堂口與派系利益。一旦說好,就不可輕易退出,不然後果就是阿扁。

你在位子上時,美國大哥會盡一切力,幫你保住飯碗,不然你以為茸兒政績那麼爛,為何還會有薪水可領?如果你有自己想法,哪怕你多清廉,坐飛機可讓妳摔下、搭火車會讓你出軌、吃飯能讓你噎住、洗澡則讓你通電,什麼問題都沒有,還可以讓一群人神秘罹癌。

因為老大哥知道,如果今天你蘇格蘭可以獨,明天的加泰隆尼亞呢?後天的拿玻里的、大後天的格陵蘭呢?大大後天的德州呢?大大大後天的台灣國呢?大大大……..這些地方的軍購保護費是不用繳囉?

再想想看吧,為何蘇獨明天慘敗了?蘇丹卻獨立了?如果你還在相信民主那神話,建議你問問獄中的阿扁為何蹲在那?

延伸:

英國學費暴動與佛山無影腳

解決統獨之道:UN – China 3.0

不丹的快樂不如丹麥的智慧

諾貝爾和平獎頒給歐盟?不如送給少林寺!

香港要普選?安啦!10年後會實現

英國要脫歐?還不如先脫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