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4

兩岸第四通?台灣可走『新美中共同體』路線

USA-China  

也不知是碰巧,還是已經長期規劃好了,在週日寫完台灣如果要停建核四,不妨考慮與對岸據ECFA後續洽談事項,加入能源的互通協議。這樣,可在三通的第六年後,慢慢實現第四通,也就是能源通。幾天後,國台辦就發布了以下這則新聞。

 封存核四缺電?國台辦:樂見兩岸能源合作

中國國台辦今(30)日舉行例行記者會,除了重申希望持續加強兩岸經濟合作外,針對台灣計畫核四停工封存,引發未來能源是否短缺的爭論,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回應表示,樂見兩岸在能源、資源領域加強合作。

news_7__1799345583

當然,我是可以陰謀論,試圖將這兩年一系列的社運IPO,與大陸及美國掛勾在一起。但這又會是一個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狂想曲。

與其如此,我試著解釋大濕近來觀察到的『新美中共同體』現象,以及台灣第四通應朝何處發展的路徑。

首先,什麼是『新美中共同體』,這就是台灣的現狀,也會是未來將走的路。不管台灣島民如何自視本身的政治意識,但我要大膽的假設,馬英九不是『中國同路人』,他甚至是大陸最不想認領的拖油瓶。

細看幾次自去年來,台灣炒熱的社運IPO,幾乎都是茸兒徹底被打趴。然後必須一逛美國老爸領土,或是從那派金小刀回來,狂血拼軍購案後,美國人才適時干預調停,好讓在野黨不敢繼續撒野,促IPO案先暫時下櫃。

反觀一系列近來赴中探訪的台灣貿訪團,幾乎都是國民黨本土派系政客與民進黨人士,也就是大濕常說的李派(外加連系)勢力。也就是說,老共已經慢慢對茸兒失去信心,想要認養不同的代理人。

D3386ACA62A3CD74D287CC31979AA77D    hqdefault  

所以很有趣的是,一個被罵成中國同路人的過街老鼠,反而是讓台灣不被大陸併吞的擋泥板,而一堆所謂的愛台人士,很多已經卡好位了。

這就來到台灣『新美中共同體』的現況,這是對應美中兩國『新型大國關係』的延伸。也就是台灣,將會是美國與中國的勢力共管區。

比方說能源政策,以前是100%依賴美國,或是其所組的反共同盟。比方說我們的天然氣,只能跟卡達、印尼、馬來西亞購買。

vivi-20060322080221之後呢?很有可能會轉往俄羅斯、中國、獨立國協、以及伊朗等地輸入。也就是說,台灣會慢慢的從冷戰時期的戰略方向,陸續往前共產聯盟靠。不管你喜不喜歡,近來的許多社運IPO,有很大的戰略轉移影子。

比方說反服貿IPO,表面上看似為『反人民幣』,但實際上是本土派正在搶中國代理人的角色,希望架空馬英九的壟斷權。反媒體壟斷也是,台灣媒體如三立、年代、聯邦集團,希望可以搶得大陸專賣權,於是與旺中產生競爭。不然,讀者可Google台灣寬頻通訊背後是哪來的資金。

其他如洪仲丘IPO、反核IPO都有類似的黑手在背後。反而是馬英九被『代理搶親者』惹毛了。動不動就向美國老爸取暖。也就是因為台灣還留著七成美國人的血,最後這招通常會奏效。

這就來到未來台灣的走向,我建議可以採第四通的能源通發展。因為看來這是趨勢,也許民間反中的聲浪非常大,但我要說,在權力的頂層,這些人根本都是近親,不會交惡的。

我也認為是正確的方向,本來一國的經貿政策,就應該適時的分散風險。台灣戰後在依附於美國的西方軍工複合體多年後,已過份僵硬。台灣的外匯存底,美元佔絕大部分的比例,而這個貨幣,在近30年來,已經折損一半的幣值。很多人都在預測何時會崩潰。

反觀人民幣,在2006年與美元逐漸脫鉤後,8年來就上揚25%。同時間,美元指數則下滑11%。想像看,如果我們當時將外匯存底,適時的分散兩國貨幣的佔比。台灣就可以躺著賺36%的匯差。

united-states-currency 

上圖:美元指數,數字越低、越弱勢。美國長期來看,是個隕落的貨幣。下圖:因為是採1美元兌人民幣計價,所以數字越小,代表人民幣越強勢。長期而言,人民幣走強

china-currency 

如果外加人民幣與美元每年約2~3%的定存利率差。8年下來,就是約20%的利差。所以兩相加成,約莫就是56%的投資報酬率,多爽啊!

再來到能源通的部份,也許兩岸可以考慮聯合開啟海底隧道,未來用於高鐵與汽車等交通運輸、海底觀光(水族館、海底飯店)、光纖電纜,以及最重要的能源通道。

其中不限於核電,任何能源皆可接軌。如此將能源政策,外加交通與觀光的綜效,會十分符合經濟效應,而且有國際前例可依循。

不要忘記,德國之所以敢搞非核家園,不僅只是能源科技強,而是整個歐洲都是聯合電網,一國的電力不夠,可立即跟別國購買。所以法國才會大力開發核電技術,準備出口給歐盟鄰國用。也是這個原因,義大利才敢大膽公投廢核。而囿於獨立電網的台灣,擁有的籌碼比德義少很多,所以不能直接比較。

但有些民眾可能會擔憂,如果與對岸通電,是否會被老共牽著鼻子走?

會!也就是這個原因,我不主張斷然廢除以美國規劃為主的核四,除非安檢後發現根本是塊廢鐵,否則就當做抗衡老共的保護費吧,這會是有效的風險分散策略。

如此的規劃,就是大濕一路走來,所提議的台灣未來戰略,也就是『新美中共同體』的概念。因為不管你喜不喜歡,國際局勢的暗流,彷彿慢慢的將我們給推向這個境地。

延伸:

朱立倫打中央、柯文哲跑中國;消失的藍綠板塊

洪仲丘案過半年,請問你有比較不笨了嗎?

李、馬、蘇;台灣新三國

走了洪案與狂犬,又來鮮奶危安!你就是這樣被耍的

服貿抗爭的一場空?一場夢?還是一場Show

洪案的一堂課:沒到台灣,不知文革還在搞!

如果服貿加入能源交易談判,你還反核四嗎? 

當我對你有欲望,你才擁有宰制我的權力。

權力,來自於欲望。
當我對你有欲望,你才擁有宰制我的權力。
不管你是君權神授、偉大的黨中央、或一票一票投出來的民主政府。

這不是公義,只是等價交換。

權力有三種:

一.君王的權力
跟從你,就能打勝仗,成就事功,分配戰利品。
於是我對你有現實與物質上的欲望,你取得讓我依隨的權力。

二.先知的權力
聽從你,就知道明天是晴是雨,此去是吉是兇。
於是我對你有未知與資訊上的欲望,你取得讓我信仰的權力。

三.族長的權力
依附你,就能在族群中得到角色,讓我變得有價值。
於是我對你有位階與穩定的欲望,你取得讓我順服的權力。

————————–

「甲午春鬥」以來,島國連續性的爆發「反核」(國土安全 v.s 代工經濟),「護樹」(環境保護 v.s 財團圈地)衝突。

憂國者擔心島國既有的體系崩潰在即,又看不到新的體系能繼而穩之,遂警之:
「民主是一種原則與妥協相互辯證的制度,只有原則,沒有妥協,將使多元社會成為分裂社會,進而危及得來不易的民主憲政。」

妥協來自交換。交換,正是我們小生意人的專長。

但從權力與欲望的關係來看,這個執政體系,能與抗爭者交換的籌碼,可能不多了…

一.君王的,成就事功的權力
當政府主導的,國家戰略投資連續失敗,經濟成長支票也一再跳票;
就不會有人願意跟隨一個只會打敗仗,沒有戰利品可分配的君王。

二.先知的,指引方向的權力
當官僚連自已產出的數據都會引用失誤,而取用國外的案例,又被身處各地的旅外工作者傳回事證與打臉文;就不會有人願意相信一個只記得昨日光榮,看著後照鏡往前開車的先知。

三.族長的,分配價值的權力
即便是黨國時期,專制者都知道權力的基礎得建立在本土的認同上。
當主政者在經濟的靠攏與意識的認同下,逐漸向另一邊傾斜時,卻不覺站到新興本土族群的對立面。

當主政者希望複製戰後五十年賴以成功的「依附政治,代工經濟」時
(所以前瞻性的需要比現在更多更便宜的電力,要扶植更大更有力量更好溝通,願意幫政府做事的企業),新興族群只是說:

「我們想要自已開一家小咖啡店,過自已想要的日子。」

—————————————

當執政體系失去人民對它的欲望時,也就同時失去控制的權力,與交換的籌碼。

這與政府的合法性或民主與否無關,只是生意做得成、做不成而已。

當失去「欲望」,而執政體系又想控制時,最壞的選項,就是「恐懼」。

只是,當「恐懼」一被啟動,就不是「權力」,而是「暴力」了。 反抗者

反抗者

http://ibabel.tw/fair/product/1018

金錢與權力

http://ibabel.tw/fair/product/1019

誰說經濟一定要成長?:獻給地球的經濟學

http://ibabel.tw/fair/product/1020

文明的代價:追求繁榮、效率、正義、永續,沒有白吃午餐

http://ibabel.tw/fair/product/1021

神的演化

http://ibabel.tw/fair/product/1022

斯賓諾莎問題

http://ibabel.tw/fair/product/1023

學校不敢教的小說

http://ibabel.tw/fair/product/1024

暫緩繳稅、國庫封存、政府停工!

前言:台灣這些年什麼都缺,最不缺的就是「全國XX會議」早就開了千、百種,卻永遠沒有產生有意義之結論,更不要說去落實!納稅人總該有資格問一問:「我們每年辛辛苦苦,卻去養這樣只會開會空談的政府有甚麼用?」

===【照妖鏡】===

 

要開會?繼「全國經貿會議」後,又要開「全國能源會議」、加上先前《看見台灣》熱潮時,還曾說要開「全國國土會議」‧‧‧

台灣這些年什麼都缺,最不缺的就是「全國XX會議」早就開了千、百種,卻永遠沒有產生有意義之結論,更不要說去落實!

原來,我們這些台灣最倒楣與可憐的勞工階級、中產階級、受薪階級,微薄收入要承擔台灣主要稅收的租稅不正義體制之外,還要看那些領我們血汗錢,而且是我們好幾倍薪資的高官、民代和公務員,尸位素餐、以會養會?

會而不議、議而不決、決而不行、行而不果‧‧‧尸位素餐,以會養會,倒楣的納稅人總該有資格問一問:「我們每年辛辛苦苦,卻去養這樣只會開會空談的政府有甚麼用?

中華民國哪一個工作最好?

別懷疑,答案就是總統,因為只要光說不練,就可以前呼後擁,出入風光,月領四十幾萬元,快樂的不得了!

還有政務官,每天好像只是個「學者」,引經據典、考據又考據,講一講空話,就是月入二、三十萬元,還出入有車,吃吃喝喝都有專人在打點!

那些立委也很爽,月入幾十萬元,還可以藉事藉端處插花,「業外收入」金光閃閃,然後,每一個會期都可以空轉一百多天,等到休會那一天,亂打出手就過點法案交代,難怪國會殿堂被佔領了「才二十四天」,立委諸公諸婆一點而影響都沒有。

不論朝野、不分藍綠,光說不做?只會像一個「路人甲」說一堆廢話,滿朝都是「路人甲」,說來說去全廢話!

廢話平常說不過癮,還要一開再開「全國XX會議」,台灣這些年什麼都缺,最不缺的就是「全國XX會議」早就開了千、百種,卻永遠沒有產生有意義之結論,更不要說去落實!

那麼,負責「奉養」他們的納稅人是否可以有一個卑微的請求:「暫緩繳稅、國庫封存、政府停工」,止付這些高高在上的「米蟲」薪水,政府暫時停工﹝反正本來就沒用﹞。等到開完所有的「全國XX會議」,真的知道該幹些什麼事的時候,再啟動國庫付薪水

還有更扯的,這些年許多政府高階文官都敢怒不敢言,每每有建言,決策高層都是「意見真好,你們趕緊去和立院黨團爭取」,渾然忘卻誰是國民黨黨主席?和立院黨團爭取?黨主席只是「路人甲」,大立委哪會理小小文官?

馬朝都是「路人甲」,只有內鬥向前衝!

該作的都是別人該作,但該鬥的時候,老臉都可以拋諸腦後!

「路人甲、不沾鍋,這是時代精神、國家政策!」

這話,是馬英九上任之後,這六年流傳在文官群的一句自我解嘲,自掃門前雪、消極保平安的心態,一覽無遺。

這六年,所有的政策紛亂,總吵了許多天,甚至好幾個月,但是誰決策的?是誰處理的?從沒有一個人負責,也沒有一個人承認,上自總統,下至小科員,大家說不清楚、講不明白,所有的決斷,竟全是從石頭中蹦出來的?

政府永遠都是「路人甲」,誰也不用負起責任來,這樣的「時代精神、國家政策」,當官實在很好當,問題是,付錢的納稅人看得下去嗎?更嚴重的問題是,納稅人會有多倒霉

路人甲的第一個弊病就是:不關我的事。更沾沾自喜說自己是「不干預」,把「不負責」當成是榮耀!

另一種「路人甲」就是「不承認」,私底下指令,公開統統不認帳,任憑風暴演變。

最後,就是拿出絕招,召開「全國XX會議」,以拖待變、以會養會,「不沾鍋、不負責」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不沾鍋的時代精神,也許是一種深宮政治的高明手法。人民百姓何辜呢?

當下,每個官員不分大小都「馬首是瞻」,依循著「路人甲」新時代精神:「你們應該這樣做,責任不在我!」

所以是老百姓的「錯」囉,不該有這麼多的期待、不該有這麼多的要求?

馬英九的時代已經六年多了,卻老是上演著「有官無政府,有權不負責」的戲碼,社會瀰漫著一種無奈感。

數十萬大小官員似乎都忘了,老百姓哪管那麼多,既然交了稅、投了票,就只有一個卑微的願望,當有事情發生時,能夠有一個官出來說:「就是我,我來解決!」

在馬英九與他帶出來的「新時代精神」上,台灣人民看到了一個新的「全民政府」的後現代意義:「全民政府就是全民每個人都必需自己扛起政府的責任,自己顧性命啦!

馬朝都是「路人甲」,說來說去全廢話!

會而不議、議而不決、決而不行、行而不果‧‧‧尸位素餐,以會養會,倒楣的納稅人總該有資格問一問:「我們每年辛辛苦苦,卻去養這樣只會開會空談的政府有甚麼用?」

負責「奉養」他們的納稅人更應該有這樣的權利要求:「暫緩繳稅、國庫封存、政府停工」!

止付這些高高在上的「米蟲」薪水止付,政府暫時停工,等到它們開完所有的「全國XX會議」,真的知道他們該幹些什麼事的時候,再開始繳稅、啟動國庫,付「米蟲」薪水

醫師不是算命仙

醫師不是算命仙,家屬帶長者就醫需要有周全的準備。

醫師不是算命仙,家屬帶長者就醫需要有周全的準備。

家中有罹患慢性病的(失智症)長者,定期就醫是必要的功課,如果是一門功課,那就需要做好事前準備,以達到為長者就醫的目的。

醫師不是算命仙,必須根據患者或家屬所提供有關患者的身體狀況(從上次看診到現在每天的體溫、血壓、脈搏、呼吸次數等生命徵象數據)、近期身體的異常狀況、提出希望醫師能協助解決的問題、這段期間所服用的藥物名單等。

有時,醫師會希望患者進一步作驗血、驗尿及必要的影像檢驗,唯有這些客觀的檢驗報告出來,醫師才能根據他的專業知識與經驗來進行診斷,俗話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醫師診斷患者的病情必須靠患者與家屬提供周全的資訊,才有利於醫師在短時間內做出正確的判斷,患者及家屬不做好準備就醫的功課,增加醫師診斷上花費的時間,要經過不斷的測試與調整才能對症下藥,對患者與家屬並無益處。

家屬準備長者病史、照護日誌

失智症長者因認知與記憶功能受損,有時無法清楚說明自己身體狀況,及最近情形,更有賴家屬在平常照護時,做好照護日誌,在就診時,將這些資訊提供醫師參考。藥物是否正常服用及還服用那些其他藥物,家屬逐一紀錄下來,會有助於醫師判斷,也可避免重覆用藥,或發生藥物交互作用的機率。如顧慮長者的顏面,家屬還可先與護理人員說明,請她們協助照護一下長者,由家屬單獨向醫師說明長者狀況。

為何需要如此?有的失智症長者沒有病識感,會在醫師問診過程,否認家屬所陳述的事實,甚至提供醫師不正確的狀況,誤導醫師的判斷。為何需要護理人員或醫院志工協助照護一下長者?當家屬進診間與醫師溝通,有時,長者在診間外等候,因喪失即時記憶,會忘記家人剛剛才告訴他坐好別走開,因看不到熟悉的家人,會以為家人已離開,他們會自己離開門診區或醫院,就曾發生家人帶失智症長者到醫院就醫,結果在醫院中,長者走失了。

先建立病史

53歲的國安辭去美國的工作返回台北,開始照護87歲輕度失智症的母親,一開始就先著手建立母親的病史,一方面可經由檢視母親過去的病史,來瞭解這些病史對母親現在健康的影響,可做為照護母親生活上該注意的要點,譬如:母親有高血壓的病史,這是不可逆的慢性病,除須按時服藥,也必須有良好的生活習慣及清淡的飲食。

另一方面,透過母親病史的建立,在就診時,可主動提供醫護人員參考,這包括:母親過去曾患過的病症、曾有那些重大病因住院、曾接受過的手術、曾使用及現在服用的藥物、曾對那些藥物、食物有過敏史、母親家族中有那些重大疾病等資訊,國安瞭解,由於長者的病歷隨著其年齡不斷增加,醫師並無法在短時間內全部閱讀完,如果家屬能先整理出長者病史,對醫師的診斷大有幫助。

再建立照護日誌

建立好母親病史後,國安開始建立母親的照護日誌,內容包括:母親每天兩次的生命徵象紀錄(早上及下午)、每天三餐飲食狀況(包括:各種營養的攝取量、水份攝取量)、每天服藥紀錄及藥物清單、每天睡眠時間及狀況、每天排泄狀況、洗澡頻率及狀況、每天運動與活動量與狀況、每天在失智症方面精神行為症狀(BPSD)的表現及出現頻率、在失智症精神行為症狀出現前後的各種生理、心理及情境等因素、目前在工具性基本生活功能(IADL)及基本生活功能(ADL)的表現與評估等資訊。

國安理解,由於醫師無法24小時陪伴在失智症長者身邊,只有依賴家屬或照護者提供完整的照護日誌,幫助醫師診斷病情及相關藥物上的調整。

老年人多重共病及多重用藥

國安的一位研究老人醫學及失智症照護的高中同學曾告訴他,老人大都有多重共病(Co-Morbidity)隨著年齡的增加,老人罹病的機率與種類也隨之增加,據統計:台灣地區有56%的老人罹患慢性疾病,其中,80%的老人有一種以上的疾病,40%的老人有兩種以上的疾病,每位老人平均罹患1.4種疾病。因為罹病的種類多,所以用藥的機率與種類也隨之增加,發生藥物交互作用的機率也隨之增加。

國安的母親就有3種慢性病,包括高血壓、腎臟病及失智症,所以照護日誌就非常重要,可讓醫師問診時,瞭解母親平日情形、藥物使用情形、是否有多重用藥狀況,失智症的藥物服用後,必須觀察長者的精神行為症狀是否有所不同,供醫師調整藥物或劑量的參考

除此之外,國安每次陪母親去就醫,都會將希望給醫師瞭解的要點及希望請教醫師的問題分別紀錄下,以節省醫師看診的時間

善用高齡醫學中心的整合照護門診

國安也學會以高齡醫學中心的一位以神經內科為專長的醫師作為母親的主要醫師,類似美國家庭醫師的角色高齡醫學中心的醫師都受過老人醫學專科訓練,能對老年患者提供整合性醫學診斷,必要時在配合母親所需,再去看心臟科(高血壓)、腎臟科(腎臟病)、神經內科(失智症)的專科醫師

通常高齡醫學中心的醫師覺得長者身體狀況有需要時也會主動安排專科醫師的會診,所以整合性門診的好處,就是可避免帶的長者跑好幾個不同的診間,穿梭在不同的大樓中,長者會十分辛苦,也增加家屬帶著失智症長者就醫時走失的風險。

請志工協助避免在醫院走失

國安如果無法有另一位家人一起陪同就醫時,他會先向醫院志工說明,請志工協助幫忙,避免母親走失的風險,這是失智症家庭帶長者就醫時值得參考的模式

此外,往往在診間外,等待就診會有一段時間,避免母親不耐煩,國安會準備母親平常看的書或小點心,陪母親聊聊天,以分散母親等候時的注意力看診前,等母親休息一陣子後,先為母親量血壓、心跳及脈搏,主動提供護理人員要求提供的資訊

就醫絕不是帶長者給醫師「看」就好,要能成功有效的就醫,家屬是有許多功課要做的,因為醫師不是算命仙,看面相或命盤,就可看好病,醫師需要家屬提供充分而完整的資訊,才能發揮醫師的專業幫助長者的健康。

胖狗過生活—紅地毯上的富士山

L1050632

今年的富士芝櫻祭開始了!同樣是紅色,浮世繪名家葛飾北齋筆下的「赤富士」,是晚夏到初秋間,清晨的陽光所創造的綺麗色彩,但那是旅人可遇不可求的吉兆;富士芝櫻祭,滿地的紅,則是可以計劃親近的目標。

曾經在河口湖「天下茶屋」待了一段時間的作家太宰治,在他的小說《富岳百景》裡有一句話:「月見草與富士山最為相配」(富士には月見草がよく似合ふ)

月見草黃色的花朵固然清麗,但是傍晚開花,陽光出來花就謝了,顯得有些嬌貴,不若芝櫻耐寒耐熱,不論土地貧瘠與否,總是開一大片。盛開的芝櫻,雖然花朵狀似櫻花,但是莖如矮草般匍匐於地,日文「芝」,即草地的意思,所以日本人稱這種多年草本夾竹桃屬的植物為「芝櫻」。

2014年的「富士芝櫻祭」已訂為4/19到6/1舉行,但並不是這段期間隨時造訪都能看到滿地的芝櫻,芝櫻祭的官網,每隔幾天就會po出開花狀況的實況照片,以四月底的現在來說,芝櫻只開了一分,想要看像紅地毯般的芝櫻,要等到五月中旬,所以想去的人,現在下手訂機票,還來得及。

已列為世界遺產的富士山,鄰近的河口湖、西湖、本栖湖、山中湖、精進湖,被稱為富士五湖,芝櫻祭的會場,就在本栖湖附近,有一年到日本旅行時,曾經在日本的火車上看到一張照片,那是滿地的芝櫻,把富士山妝點得如夢似幻,差點以為那是張合成照片!雖然富士山的景色春天有櫻花,夏天有薰衣草,秋天有紅葉,冬天有白雪,但是如此夢幻的富士山,則非芝櫻季莫屬。

L1050624

芝櫻非櫻,以狀似櫻花而得名

去年我終於一償所願,在五月中旬拜訪了芝櫻祭。進入會場,首先看到的是「龍神池」,相傳很久以前,有一條龍住在這裡,富士山爆發時,龍提前警示了村民,讓大家得以遠離災難,救了不少人,村民為了感念這條龍,所以將這個池子命名為「龍神池」。

繞過龍神池,許多人在木造的展望台前排隊,回頭一望,富士山就在眼前,展望台登高望遠,果然是拍攝「紅地毯上的富士山」最佳的角度;為了避免遊客蜂湧而上,壓垮了展望台,展望台一次只讓五十個人上台,等我好不容易登上展望台時….

咦~富士山怎麼不見了?

這….不是開玩笑嗎?明明是睛朗的好天氣,只不過雲多了一點,富士山就淘氣地躲進雲層中,直到閉園都沒有再出來「見客」。

人算不如天算,出發前再多的「算計」,還是得多燒幾柱香,有點運氣才行。

還好芝櫻會場裡,設有展望足湯,看著滿地的芝櫻泡足湯,也是不錯的啦!

L1050645

芝櫻會場的足湯也很受遊客喜愛

*交通資訊:

從新宿坐巴士直接去芝櫻會場的人,千萬別自作聰明在「本栖湖」下車,那絕對會欲哭無淚,因為芝櫻祭會場是在國道139號,本栖湖再往富士宮的方向約3公里處,所以要認明是「富士芝櫻會場」才能下車。

從河口湖駅,每半小時就有直達車可到芝櫻會場,芝櫻祭會場沒有行李置放處,如果有行李,建議把行李放在河口湖車站,再坐直達車到會場比較適宜,從河口湖到芝櫻會場的直達車,車資+門票,1800 日圓。

富士芝櫻祭官網:http://www.shibazakura.jp/

*作者簡介:

吳燕玲,小名「胖狗」。二十年的新聞採訪生涯,曾任職於《自由時報》、《新新聞》、《蘋果日報》等媒體,擔任黨政記者、主編等職務,2007年開始,對政治的「感動」逐漸減少之後,驟然發現,人生應以吃喝玩樂為目的,在吃喝玩樂的同時,還是充滿好奇心,走訪各國名山大川、自己動手作料理、嚐盡天下美味,是此刻的生活重心。著有《愛日本,此生必遊的十條微奢華路線》。

「胖狗過生活」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fatdoglife

「胖狗過生活」部落格:http://fatdoglife.blogspot.tw/

總有人,得從邪惡中創造善良。

對於眼前的事物,給予立即而廉價的評述,可讓評述者得到一種安適而高超的心理位置。

「沒有用啦。」「都一樣啦。」:暗示了世事的必然性,與人為的無謂浪費。

「活該啦。」「以後就知道了…」:提醒了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但,這是兩個非此即彼,不能放在一起的二律背反。

如果「沒有用啦」,那人只是命運的工具,為何要為行為負責?何來「活該」?

如果有「活該」,有「報應」,那人就是有自由意志可選擇的,那又怎麼可能「都一樣啦」?

如果我們想讓自己得到立即而簡單的心安,一杯順口而讓我們閉嘴的龍舌蘭,也許會更容易些?…且無害於靈魂。

如果我們直視「政治」這位梅杜莎女妖時,思維都不免僵化成石,對立如像。

那何妨低下頭來,閱讀小說如鏡,從小說的鏡像中看見邪惡的真貌,不再驚恐。

總有人,得從邪惡中創造善良。

國王的人馬

 

國王的人馬

http://ibabel.tw/fair/product/917

阿特拉斯聳聳肩:55周年經典紀念版 (套書)

http://ibabel.tw/fair/product/390

源泉

http://ibabel.tw/fair/product/918

梅岡城故事(50週年紀念版)

http://ibabel.tw/fair/product/919

人鼠之間

http://ibabel.tw/fair/product/920

大亨小傳【全新中譯本‧獨家收錄村上春樹專文】

http://ibabel.tw/fair/product/720

官僚之夏

http://ibabel.tw/fair/product/872

【iCheers愛酒窩】核電與葡萄酒

文 / 劉學涵@iCheers

服貿之後,下一個全民議題輪到核四,因此想在這裡分享一個與葡萄酒相關的核電趣聞。

近年來,全球葡萄酒業興盛(尤其亞太地區葡萄酒的需求量成長特別驚人),已蔓延至迫使葡萄酒狂熱者,向「極地」拓展釀酒用葡萄的種植版圖。

何謂「極地」?理論上來說,適合種植釀酒用葡萄的氣候範圍非常狹窄,僅介於南、北緯30~40度,太熱,則葡萄成長速度太快,時常糖度已達標準,風味熟成度*卻始終不盡人意,釀不出風味細緻且複雜的美酒;太冷呢,則葡萄根本難以成熟。

在過熱的極地,葡萄農需要開墾高海拔的冷涼山區,以種植並釀造足以被認可為品質優秀的葡萄酒,譬如佔台灣進口量前三大的智利葡萄酒,就有許多經典的例子。

shutterstock_70829344

至於過冷的極地,可有趣了!撇開因全球暖化而受益的英國氣泡葡萄酒不談,在芬蘭有個非常特別、前所未有的「核電葡萄酒」。

shutterstock_70488175 (1)

2005年起,芬蘭西邊的Olkiluoto核電廠(1979年啟用至今持續擴充,預計第三個反應爐將於2015年完成)的擁有者Teollisuuden Voima Oy,為永續利用核反應之後的冷卻水,除了用以養殖水產之外,也將此冷卻水導引至近郊的葡萄園做灌溉之用。

此計畫的執行負責人,環境保護經理Olli-Pekka Luhta表示,北島冰冷的海水經過核反應爐之後,平均會升溫至13℃左右,用此水灌溉葡萄,能喚醒葡萄的生長,將整體生長期提前三個月之久,對於在此極地生長的葡萄大有助益。

嚐過的人普遍覺得「滿香的」、「很順」,目前產量約只有400瓶,短期並無銷售的打算。

雖然,站在品酒專業的角度上來評斷,這樣的試驗確實過於大膽,且對其是否具有商業價值亦非常存疑,但是Olkiluoto核電廠對於核安問題,以及興建核電廠所造成的環境問題,予以正視、積極應對的態度,是值得我們反思的。

註:「風味熟成度」,葡萄採收前,判斷葡萄是否已達最佳熟成度的兩項依據為:1)糖分足夠(alcoholic ripeness) 2)風味足夠(phenolic ripeness),若只有糖份到達,風味卻不足的葡萄,所釀之酒會只有酒精,卻淡而無味。

 

推薦酒款:極熱的高海拔美味智利酒

經典品種卡門內里(Carmenère) / Viña Quasar,Quasar Gran Reserva Carmenere

熱門名莊 / Viña Concha y Toro, Terrunyo Carmenère, Chile

智力酒王 / Almaviva

 

作者簡介

出生時,算命宣布命中缺火缺土,因得小名「灶灶」。長大後竟也深受飲食奴役,在廚房度日是人生一大樂事,旅行景點中八成都有葡萄園環繞,22歲確立人生志向必不離開葡萄酒產業,總之與葡萄酒有某種不可解的宿命。

iCheers愛酒窩簡介

結合知識、品味、便利,數千款知名品牌優質葡萄酒可供選購,完整度市場第一,窩在家裡即可享受美酒。由專業團隊組成,揭開葡萄酒神秘面紗,詳盡介紹全球各大產區與品種特色,人人都可以輕鬆享受品酒樂趣。提供品酒會諮詢、代客尋酒、更多葡萄酒話題新知。找葡萄酒,就到iCheers愛酒窩

iCheers-LOGO(s)

「反核就可以獨斷」的墮落!

前言:民主時代的決斷就是回到民主的規矩,沒有一個人的「票值」比別人大,意見非要照做不可!絕不會「唯我獨尊」,只有自己的意見!如果,只要「反」就甚麼都可以,「民主」少了一點「自我節制」,就會變成是「民王」!

 ===【透視鏡】===

 

「反核就是反獨裁」!這句話在二十幾年前讓許多學子感動!

民主時代沒有「至高無上的權威」,不論是「科技」、「官僚」和「政治」上,都不能有「我說了就算的威權」。

所以,就算是現在真有愛因斯坦再世,也不能再因他寫一封信就啟動「曼哈頓計畫」,打開核武與核能的「潘朵拉盒子」。

同樣的,就算擁有七百六十五萬票或六百八十九萬票,也不能像是擁有「權力的空白支票」,為所欲為。

科技宗師、政治頭目,都不該獨斷。

民主時代的決斷就是回到民主的規矩,沒有一個人的「票值」比別人大,意見非要照做不可

他們絕不會「唯我獨尊」,只有自己的意見,不容他人的抨擊,各種主義、各種論辯,百家爭鳴還相待以理,更不會「肉搜」、「灌爆」,甚至聚眾逞威!

如果,只要「反」就甚麼都可以,「民主」少了一點「自我節制」,就會變成是「民王」!

「民王」當道,那麼「台灣的命運由兩千三百萬人共同決定」這種台灣最基本的共識,豈不是變成是屁話

同樣的,道德的權威、身分的權威、就可以有了「我說了就算的威權」嗎?

只要有一點不滿意,就無限擴大影響層次,只要我不爽,什麼都可以!

支持廢除死刑的公民,可否去佔領教育部?

還我土地運動的原住民,可否去佔領台中港?

各領域的同胞都出來吧,愛佔哪就佔哪,哪管合不合理、對象是否相關,「只要我不爽,什麼都可以」?

凡事都該要有界限,只要有一點不滿意,就無限擴大影響層次,不管是否是「濫殺無辜」?

「你好大,我好怕!」絕不能因為要「反威權」就自居自己是「權威」

《紐約時報》思想評論家吉特林教授的《整個世界都在注視》指出:近代群眾運動很容易就「被媒體所收買,又被媒體所背叛」,媒體在報導運動的同時,需要讓名人加入,並製造出更多名人。媒體可以讓運動快速成長,但媒體更想要讓運動成為「要被別人看」的運動,成為一種看的「流行」﹝Fads﹞。

如今,是「流行」還是「議題」?請深思!

「不負責任、自我膨脹、唯我獨尊」的紛擾,曝露「打著民主反民主」的邪惡:

民主思潮在歐洲啟蒙的初期,當時的法國,有一位思想家就提醒世人,民主進化和社會進步過程中,打倒特權之後,未必就會讓社會與政治更清明,特權行徑因此變少。

這位思想家分析,在推動「改革」的過程中,那些反對而挺身而出的人,可以分為兩種心態:

第一種人,他們是真的基於理想和價值的原因,對於特權和不平等深惡痛絕。

第二種人,卻是基於羨慕和忌妒與覬覦之心,反特權的原因是因為他們不甘心自己享受不到,他們也想去追求那種「唯我獨尊」之快感。

沒有拿到權力之前,這兩種人反特權的語言往往一模一樣,所以難以分辯。但拿到權力和默許縱容之後,很快的會自動現形。

出於忌妒與覬覦之心者,在沒有拿到權力時,他們批評當權者吃鮑魚,拿到權力之後,則非要把全世界的鮑魚吃到絕種才會甘心,才能撫平他們無權無勢時那種失落的心情和委曲。

世界上,太多的改革過程中,終會發現,太多的人喊改革,其實他們都是「第二種人」,權力到手後,或是自以為有「影響力」,馬上會現形,而且還會變本加厲

一九一五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歐洲最重要與號召力的社會活動家、被稱為是「歐洲的良心」羅曼羅蘭有些話,此時此刻回味,更有體會與感傷:

「屬於人民的人為了愛國的理想而死去,他們犧牲了自己。可是派他們去犧牲的人卻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活著。結果利益比理想的壽命更長。」—— 羅曼·羅蘭

「最革命者,也會在不知不覺中成為最古老的傳統的人」—— 羅曼·羅蘭

「你好大,我好怕!」民主憲政的國家,誰都不能逾越憲政主義的界線!

研究「第三波民主」的政治學宗師薩謬爾‧杭廷頓(Saumel P. Huntington)在一九九五年十月來台灣演講「民主的千秋大業」時,就特別點出:建構民主化過程的人,其實更可能搖身一變,成為民主政治的新威脅。

杭廷頓的話,每次重讀,體會都特別深:

「對第三波民主國家的威脅,是來自民主化過程的參與者,而非鄙視民主的軍事將領與鼓吹革命的分子這類非民主化的參與者。換言之,民主的威脅是來自贏得選舉、掌握政權,並藉由操弄民主機制,來削弱或摧毀民主的政治領袖和團體。」—— 杭廷頓

「更嚴重的威脅是行政部門的擅權,這涉及了民選的行政首長會因為自居為最大民意的代理人,積極地將整個權力集中在他一人身上,並刻意地規避立法部門的監督制衡,而習慣以行政命令逕行進行統治。」—— 杭廷頓

面對如今亂局,許多人義憤填膺,沒錯,正是因為馬英九這個當權者逾越了「分際」,凡事茲意而為太霸道所導致!

人民百姓卻不能因此腦中充滿腎上腺素,也和當權者同樣,亂了套,這才是台灣最大的悲哀。

「你好大,我好怕!」絕不能因為要「反威權」就自居自己是「權威」!

民主少了「一點」,就會變成是民「王」,這「一點」就是絕對沒有人可以擁有無限上綱的「權力空白支票」,魔鬼是會自動複製的,請自我克制吧

只要我不爽,什麼都可以!這種現象,讓年輕時曾經讓許多當時學生啟蒙與感動的「反核就是反獨裁!」突然變得充滿反諷‧‧‧

核四:美帝抽血棒

hqdefault  

昨天終於在主流媒體,見到核四與美國來龍去脈的介紹。之前網路上只有大濕一人在那狼來了,一堆人以為我是神經病,患有恐美症。但有了更多的曙光後,就可以證明,大濕還是個神智清醒的人。

既然如此,我就大概介紹一下,萬惡的美國人,是如何在全世界實行其經濟帝國主義的技倆;當然,其中包含台灣。

建議大家不妨可買任何一本伯金斯(John Perkins)的書;當然,最暢銷的還是《一經濟殺手的告白》。這本是我愛不釋手的經典藏書。裡面講到美國是如何運用骯髒手法,到處在開發中國家,綁架財經政策。

他舉了三個步驟的例子。首先,美國為了實行其經濟帝國主義,會派如伯金斯這種經濟學者(或稱經濟殺手),到處去如印尼、薩爾瓦多、埃及等落後國家,憑空『規劃』能源政策。

經濟殺手影片  

當然,這個能源政策根本就是為了要符合美國龐大『軍工複合體』的利益,所強塞的建案。比方說我奇異想在今年獲利200億美元,我就叫這些所謂的『經濟殺手』,在藩屬國憑空捏造一堆能源預測數據。好讓美國企業抽血飽餐。

通常這些國家根本用不到那麼多的能源,但美國為了強勢銷售產品,就會捏造數據,好讓當地政客『行銷』給人民。通常這些政客,最初也是美國透過金錢、軍事政變、或麥迪遜大道廣告商,給拱到大位上,所以都會很聽話。這些強塞的政策,也會輕易的在國內通過。

但三不五時,這些經濟殺手還是會碰到有風骨的政治家,這些有良心的人,會不服從美國的淫威。這時美國的軍工複合體,就會啟動第二道防線,也就是豺狼(Jackal,先行威脅這些有風骨的政治家就範。如果不從,後果就會發生『突然』墜機、『突然』罹癌、秘密暗殺、車內爆炸等『意外』。

這點,看看1950年代後的中東與南美國家,案例比比皆是。伊朗、薩爾瓦多、委內瑞拉、智利、尼加拉瓜、南韓、菲律賓,常常會有左傾,或是不聽話的元首,突然被暗殺、被政變、被墜機、被滅門,一直到前幾年,南美洲五個左傾的元首,還都『突然』罹癌

但不知怎的,不久後,這些左派達人們,又突然一一右傾,或是辭職不幹。而他們的癌症病情,就又都不藥而癒。除了一個最左傾的查維斯打死不從;當然,他是唯一因為『癌症』而逝世的南美左派強人,巧合嗎?我只知道委內瑞拉的新總統修正左傾路線,甚至引進美元為主要貨幣。當然,他目前健康就蠻不錯的。

如果豺狼的藥效還不夠,這時美國的軍工複合體,就會使出殺手鐧,直接用戰爭手段,入侵你國家。比方說50年代的北韓、60年代的越南、70~80年代的中南美、90年代的伊拉克、柯索伏,以及2000年之後的伊拉克part two、阿富汗、利比亞、與烏克蘭。

台灣的核四建案剛好就符合這模式。也就是美國的軍工複合體如奇異、貝泰、西屋、波音等公司,派一堆經濟策劃師,也就是經濟殺手,來我們寶島做預測。聽說核能發電,早在1980年代,就一口氣幫我們規劃好6座電廠。而當時台灣的備載容量是驚人的50%,為何要蓋那麼多核電廠呢?

廢話,啊不就是美國老爸要抽我們的血。而且我們還不能一次付清,要跟美國的銀行家,也就是當時的進出口銀行借款,一綁就是幾十年的約。這樣一點、一滴的用利息,抽光台灣的財政。

這還只是核電,還有其他各式能源產業、國防武器、疫苗、醫療技術、高科技產品、智慧財產權,全都是照同樣一個戲碼,『幫』我們規劃未來需求,好讓軍工復合體、國際製藥廠、高科技公司抽血茁壯。

之後,再派國際銀行家給我們貸款,綁個30年約抽利息,剝第二層皮。然後我們輸出給美國的產品,所換來的收入,被強迫一定要買美國國債累積外匯存底,好鞏固美元霸權,而且還不能賣掉!這就是台灣在1980年代會有破天荒外匯存底的原因。

484925_552430408122851_1596388703_n

我們政府當時還在那笨笨的說:『台灣錢淹腳目!耶~~』,但這些呆子不知道的是,以美元計價的外匯,我們根本不可能賣掉,而且美元的幣值,從1983年的巔峰期後,就一路暴跌至今。買這些資產的冤大頭,財富也跟著縮水。

美元指數從1980年代的165點,一直跳水到如今的80出頭,約莫縮水一半。台幣兌美元以也從之前的1美元兌40元新台幣,一度飆漲至1美元兌25元新台幣(代表美元狂貶)。我們真要高興有高外匯存底嗎?根本是在自掘墳墓。

800px-U.S._Dollar_Index 

 taiwan-currency  

你看看歐洲,有哪一個已開發國家,會大量買進美國國債當外匯存底?法國、瑞士、德國、荷蘭、英國、義大利,這些國家精的很,知道美元氣數不久,早已拋售換成黃金。只有像日本、中國、韓國、新加坡、台灣等出口導向的亞洲國家,或是需要美國軍工複合體『保護』的藩屬國,才會大量買美債當外匯存底。

但中國慢慢學乖了,已經不再買入美債,改囤黃金。但台灣敢嗎?我們敢拋售美債嗎?之前的央行總裁許遠東想在亞洲金融危機時賣美債應急,就被叫到美國去拉正,飛機恰巧就在隔年失事。換到彭淮南後,就不敢再賣了。

核四只是這整個架構下的一環而已。如果你想反核四,我尊敬,但奉勸你看到背後的鬼影;否則一天,你反了半天,政府『突然』宣佈核四很安全,且可以立即商轉,可不要太驚訝喔。

延伸:

維基解密證實台灣是美國的一郡

美國下一個侵略目標:挪威?

埃及暴動、油金竄升!美國要自家養的王八蛋

國看克里米亞公投:民主太重要,不能給選民決定!

可口可樂看食管法:市場太重要,不能讓消費者決定!

誰來演老萊子?

「自己吃飯的能力」是長者身為人類最後的尊嚴,家人或照護者應予以尊重與維持,用一條圍兜兜再加一條餐巾都沒關係。

「自己吃飯的能力」是長者身為人類最後的尊嚴,家人或照護者應予以尊重與維持,用一條圍兜兜再加一條餐巾都沒關係。

世原每天早上6點去叫84歲的父親起床,總是先拿一張A4的紙,上面印有今天的日期,「今天是中華民國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星期六」,他一邊喊著,爸爸早!同時也唸出那張紙上的字,並希望父親能一起唸,如果父親不想唸,他也不勉強父親去唸,他會主動走到父親床尾,指著牆壁上所掛著一天撕一頁的日曆,上面也印有今天的日期,他再請父親看一下,是否這日期是一致的。

父親心情好的時候,會跟著世原唸一遍,有的時候父親還會說,「神經病,我又不是小孩子!」也有的時候,會不理人,也沒反應,世原則會從父親這些不同的行為反應上,來判斷父親是否睡好、心情是否穩定等,再決定接下來對父親的言語表達要用何種方式。

如果父親跟著唸今天的日期,他就說,「爸爸今天好棒,一百分!」,如果沒跟著唸,一臉表情是嚴肅的,或不理人,此刻,他則會開始扮演老萊子,去逗父親笑,有時,他會說「來,親一下,笑一下,我們趕快起床去吃你最喜歡的早餐!」。

全家一起來當「非藥物治療師」

週末,或平日看誰有空,世原則會帶著的兒女,一起來請父親起床,讓他們也學著如何與已經罹患中度失智症的祖父溝通與互動。當然,他們也私下問世原,為什麼要多此一舉,去列印每天的日期?為什麼要唸給祖父聽?為什麼希望祖父能一起唸?甚至於為什麼要將84歲的祖父當小孩子來照護?

世原會告訴兒女,失智症是一種不逆轉的慢性病,祖父的腦神經會不斷的萎縮,使得認知與記憶功能受損,影響到祖父的現實導向、空間感、定向感、對事物的判斷、記憶力等,所以祖父記不得今天是幾月幾號,記不得衣櫥在那裡,記不得自己的東西擺在那裡,出門後記不得家在那裡、、、,所以我們要幫助他來記這些事物。

要讓失智症長者自己做

但又不能不讓祖父自己還能做點照顧自己的事,譬如:要讓祖父自己穿衣服、自己盥洗、如廁、拿碗筷吃飯、穿鞋襪、唸書、讀今天日期、做運動、走路、寫字、完拼圖等,如果我們不幫助他來記憶今天的日期,他就沒有現實導向,如果我們不讓他自己盥洗、如廁、穿衣、穿鞋等,他就逐漸會忘記這些基本生活功能(ADL)的動作,如果我們不幫助他唸書、寫字、完拼圖、做運動、走路等活動,他的認知與記憶等功能會逐漸退化,整體而言,祖父會退化更快。

世原更進一步提醒自己的兒女,祖父辛苦的將這個家由零到有建立起來,他才能唸台大及出國留學,沒有祖父就沒有這個家,今天祖父年紀大了,得到失智症,家人就應該盡力來照顧與保護他,一方面,可讓他維持現有的能力,能動、能說、能記、能寫、能吃等,就在我們照護下,盡量讓他自己來做,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以非藥物療法融入祖父的日常生活活動中,減緩祖父失智症的退化,另一方面,能維持祖父與家庭能有一定品質的生活,不會因失智症患者的精神行為症候(BPSD)而毀滅。

家庭的愛是非藥物治療的動力

世原還說,更重要的是,我們盡量多陪祖父進行生活中的各種活動,有時還可拿出過去與祖父一起照的旅遊生活相片,讓祖父能回憶過去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能從他嘴中說出來,只要祖父肯看、肯想、肯說都好,今天能記得我們的名字、記得照片中的故事,我們就成功的幫助祖父完成非藥物治療,我們家人都是祖父的「非藥物治療師」。

但到了某一天,當祖父已記不得,我們的名字,叫不出我們的名字,甚至自己可能無法自己盥洗、如廁、穿衣、穿鞋等,有可能無法自己順利完成唸書、寫字、完拼圖、做運動、走路等活動時,我們也不要難過,那表示,我們非藥物治療的努力已經阻擋不住他腦神經的萎縮與退化,我們都盡了力,我們都曾陪伴祖父有一段美好的家庭生活,

在我們記憶中都曾共同擁有那一段美好的日子,祖父雖記不得我們,但我們卻永遠記得他,我們要繼續照護他的生活。

行為科學方法進行非藥物治療

世原的兒女聽懂父親所講的話,他們還拿出學校所學「行為科學」的方法,來紀錄與研究祖父的行為模式,分析可能的因果關係,譬如:他們發現,當祖父不專心拼圖,開始坐立難安,那表示祖父想如廁,經過10次驗證,確然率是百分之九十;另外,當祖父唸書寫字時,如果會不專心開始東看西看,給祖父休息一下喝茶吃點心,再繼續唸書寫字,成功率是百分之八十。

資深失智症照護專家表示,家人是失智症長者最佳的「非藥物治療師」,非藥物治療的基本精神,是要能融入長者既有的生活之中,以長者生命史為基礎,長者的興趣、喜好為特色,融入具有認知、記憶、現實導向、空間感、定向感、對事物的判斷、平衡力、肢體活動力等效果的活動,規劃出長者每天固定的生活作息,讓長者能維持工具性基本生活功能(IADL)及基本生活功能(ADL),更重要的是能有尊嚴過的生活。

非藥物治療是要融入原有生活中

單靠一週兩次,每次兩、三小時的學堂課程,對長者的生活改造及幫助是有限的,是必須靠家人將這些非藥物療法的觀念,有效的融入長者原有的生活中,才能幫助長者減少失智症精神行為症狀(BPSD) ,及減緩失智症的退化。

這位專家進一步解釋,所謂工具性基本生活功能(IADL)是比較高功能的能力,包括:能順利的與他人互動、能照顧他人與寵物、能教養孩童、能使用不同的溝通器具(電話、行動電話、電腦等)、能自行外出在社區活動、能進行財務管理、能獨立進行自我健康管理、能處理家事、能外出購物、能有緊急應變能力等。

他再解說,所謂基本生活功能(ADL)是維持生命的吃喝拉撒睡,包括:進食、咀嚼、移位(身體功能性移動)、穿脫衣服、沐浴、排泄處理、個人器具的照顧維護、個人衛生及盥洗、休息、睡眠、個人廁所衛生及性生活等。

「吃的能力」是人最後的尊嚴

上述兩者是評估失智症患者的自我生活功能,也是觀察與維持失智症長者的能力指標,在輕微認知障礙 (MCI)及部分輕度失智症(MD)長者希望能維持工具性基本生活功能及基本生活功能兩者,隨著長者的退化,逐漸先喪失工具性基本生活功能,慢慢再喪失基本生活功能,但人類出生後所學會第一種的能力是「吃的能力」,人會先喝奶、抓食物吃等,所以人類最後也應維持的能力應是「吃的能力」。

這位資深失智症照護專家特別強調,家人或照護者千萬不要認為,失智症長者自己吃飯會很慢、會吃的一身到處是食物、會弄髒衣服等,就剝削長者自己吃飯的樂趣,以餵食、甚至灌食來取代自行進食,這只會加速失智症長者的退化,與剝奪他身為人類的最後一點尊嚴─「吃的能力」,雖然好的失智症照護是很耗費時間與人力,但能維持失智症長者做為人的基本尊嚴,那唯有家人才有可能去維護長者最後做人的基本尊嚴,如果家人都不願去作,那就不必寄望機構(安養中心、護理之家)的照護者來作,如果機構願意如此作,那真是一個肯以「人的基本尊嚴」為最高價值的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