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4

腦中塗鴉-向海靠近

1356142549-3886061083

文/郭彥麟醫師   

問診時,我習慣關心病人最近遭遇了哪些壓力,或者,我會用比較委婉的方式問他們,最近有什麼比較在意,或比較困擾的事情?

還在念大學的女孩眼神閃爍地噘起了嘴,遲疑了一會,勉強擠出答案。

“還是比較在意成績的事情吧!稍微退步了一點……"

我反射性地擺出了說教的面孔,有所克制地嘮叨了幾句:"其實,大學還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我想你也很有收穫,怎麼不跟我分享那些呢?"

表面上是善意的提醒,實際上是自私的控制欲又在撒野。我下意識設了陷阱,沒捕到獵物,不禁有些急躁。

女孩還是噘著嘴,刻意瞥了我幾眼。

“醫生,你現在應該準備到人生的下一階段了吧?"

 

我把獵物追丟了,趕緊停下腳步。

這段時間我正準備轉換工作,看診時一一向病患道別,因此很自然地,我以為她又用一貫的防禦方式,將話題轉移,並丟回我身上。

我消極地準備結束這場狩獵,殊不知,我已迷了路。

“是啊!接下來,似乎又是段新的旅程了。"

女孩眼神中閃過一絲困惑,接著就真的將話題轉移了。

其實,真正困惑的是我,我不僅沒聽懂她的問題,也沒真正去聽見問題背後的的嘆息。我專注於尋找獵物,卻沒察覺她早在我身邊試著邀請我。

人生的階段,過站了,就此遺忘了嗎?

 

不知為何,我會將一些困惑放在口袋裡孵著,幾天之後,禮物意外地從困惑的殼中孵出。

這是她無意間送給我的禮物。

我終於明白,她沒有逃開,她只是更早繞到我身後,看我迷路的背影。

她跟我談論的,是生命階段的問題 

精神醫學大師 Erik Erikson最有名的理論,便是他關於人生發展階段的見解。

他認為,人的一生,從子宮到墳墓(註一),會經歷八個階段。而在每個階段中,都會有兩股相對的力量,在內在與社會環境間拉扯。我們必須去平衡,去協調,並從衝突的火花中窺見智慧,才能獲得力量往下一個階段邁進。

這樣的拉扯,Erikson稱之為危機(crisis)。對他來說,危機,"並不一定帶有災難臨頭的威脅之意,而是一個轉捩點,一個脆弱益增與潛力顯露的關鍵時刻

 

成長需要掙扎,而掙扎,也會留下傷痕。

就如同,我們在每一站打包行囊,被時間載往下一站,有時遺漏了重要的東西,有時卻多留了沉重的負荷。

第一階段:信任(Trust)與不信任(Mistrust),約0~2歲

第二階段:自主(Autonomy)與羞愧(Shame),約2~3歲

第三階段:主動(Initiation)與罪惡(Guilt),約3~6歲

第四階段:勤勉(Industry)與自卑(Inferiority),約7~12歲

第五階段:認同(Identity)與角色混淆(Role confusion),約12~20歲

第六階段:親密(Intimacy)與孤立(Isolation),約20~40歲

第七階段:生產(Generativity)與停滯(Stagnation),約40~65歲

第八階段:自我整合(Ego integrity)與絕望(Despair),約65歲之後

出生後,我們依靠著母親的乳房,滋養著信任。兩歲後,練習控制大小便,自主的驕傲開始萌芽。接著,對於性器官與世界的好奇探索,罪惡感隱隱作祟。

上學後,讀書,賽跑,開始競爭。在荷爾蒙的風暴中,進入青春期,我們尋找方向,懵懂徬徨。

二十歲了,我們認同了自我,才開始與他人靠近,擁抱,而不被吞噬。結婚之後,生育小孩,傳授技藝,我們繼續前進,留下足跡讓人跟隨。

黃昏,我們走近海,河流越流越低,越流越緩,匯入夕陽獻上的花束裡,我們平靜地感謝,因而不在死亡面前感到絕望。

然而,在這個鼓吹哺育母乳卻缺乏信任的年代,階段之間的軌跡扭曲了。有些提早,有些延遲,而有些被遺棄了。

生命延長,列車卻無法靠站,認同遙遙無期,而絕望宛如冬夜,悄悄靠近。

 

女孩提醒了我,我曾掙扎過的階段,是她正在掙扎,正在奮力成長的危機。那是她的重要時刻,是她真正在意,真正想與我分享的。

那本課本,就躺在我背包的底層,即使我忘了它的重量,它仍存在著。我重新打開它,看見了潦草的筆記,荒唐的塗鴉,也想起了一些掙扎的苦楚與滿足。

那些深刻的情緒,不安與期待,與我眼前的責任與茫然,又有何不同呢?

軌道向前蜿蜒,我背起行囊,緩緩向海靠近。 

但願,我有足夠的智慧,領略夕陽的美麗。

 

陪失智長輩過一個「懷舊」的新年

在那經經濟拮据的年代、許多母親總是自己買糯米來做酒釀、年糕等年節食品。
在那經經濟拮据的年代、許多母親總是自己買糯米來做酒釀、年糕等年節食品。
明天就是除夕,有幾位照護失智症長輩的朋友,利用這過年的機會,分別為長輩進行溫馨的懷舊療法,讓家庭的親情更濃郁與文化能傳承,失智症的長輩也能在回憶中,得到安心與溫暖的自我肯定。

有位朋友為了學做幾道福州菜,幾個月前,花了10萬向一位老師傅拜師學藝,就希望能在除夕下午時,「陪同」高齡91歲的父親在廚房中做年夜飯,讓已經罹患失智症的父親能經由做菜的過程,及菜肴的味道能讓父親記起往事點滴,減緩失智症帶來的記憶退化。

雖然他父親已記不得:糖醋魷魚腰花海蜇、糖醋排骨、冰糖芋泥等每一道福州菜的過程,但他在旁「陪同」父親作,讓父親能開心地「順利」完成這幾道福州菜。

舌尖下  過年的回憶

到了年夜飯,當他父親品嚐「自己做」的福州菜,從他父親的舌尖下,可喚起父親過去許多過年的回憶,開心地訴說陳年往事。

另外一位朋友的86歲失智症母親,手腳還是很利落,他就記得小時候,因做軍人的父親薪資有限,過年前,母親總是自己買糯米做酒釀、年糕等年節食品,尤其在做酒釀的糯米蒸熟後,大家搶著請母親用這蒸熟的糯米來包糯米飯糰吃,在那物資缺乏的年代,這是一大享受。

他為著能讓母親重拾信心,要太太及小孩一起「陪同」母親做酒釀、年糕,剛開始他母親還不願做,推說沒時間,但失智症患者就是時間最多,所以朋友瞭解是母親沒信心,他就先與全家大小講好,一起以溫情攻勢去遊說母親來做一次,因為孫子與孫女想學。

母親熬不過大家,在半推半就下,開始「帶」大家去市場買糯米、酒麴等,還找出蒸籠等多年未曾用的道具,「教」大家洗糯米、蒸糯米等,雖然她老人家不全記得,但在子孫「陪同」下,讓她慢慢想起過去做酒釀、年糕的日子,一邊做,一邊說許多過去的事情。

味覺、情境喚起深層記憶

有人說味覺、情境可以喚起深藏於心底的記憶,而失智症患者最能保存的記憶正是深層記憶,也就是早期或小時候的事,所以在失智症非藥物療法中有所謂「懷舊療法」(Reminiscence Therapy)

這些是屬於正向的回憶稱之為確認懷舊(Validating reminiscence是確認他的過去是擁有豐富的人生

「懷舊療法」的運用最初是在精神方面的疾病,後來,失智症的非藥物療法也藉由「懷舊療法」來幫助失智症患者轉移注意、穩定情緒、願意表達、與他人互動、增進自信與自我肯定、進而達到降低失智症精神行為的症狀(BPSD)、減緩失智症的退化。

懷舊與思鄉

1688年發明「懷舊」(Nostalgia)的瑞士醫生約翰森·賀佛爾(Dr. Johannes Hoffer),將它定義為「可導致器質惡性疾病的神經系統疾病」。軍隊醫生們猜測,派駐外國的瑞士傭兵中流行的懷舊病,是因為他們的耳膜與腦細胞有過早期損傷。受傷的來源則是阿爾卑斯山上永不停息的聲聲牛鈴叮噹。

1920世紀時,懷舊曾被歸於「移民精神疾病」、「抑鬱症中的一種」、「腦部壓抑強迫症」等各種疾病裡。但當英國南安普頓大學的康斯坦丁·斯蒂基特博士(Constantine Sedikides)、提姆‧維爾德舒特(Tim Wildschut)與其他心理學家開始研究懷舊後,他們發現這在世界範圍內是一個很正常的現象,甚至年幼如7歲的孩子們,就已經有懷舊現象,他們會愉快地懷念生日與假期。

當人們無限依戀地談論著過往時,通常會對未來更加樂觀與富有信心。從研究結果看來,懷舊可以減少孤獨、無聊與焦慮。它讓人們對陌生人更加慷慨,對外人更加容忍。當夫妻們擁有共同的懷舊記憶,他們會感覺更親密快樂。在寒冷的房間裡,懷舊會使人們感覺溫暖。

懷舊確實有所作用:他們會感覺並不那麼抑鬱與孤單了。

懷舊激發正面能量

在懷舊過程中相互瞭解及同理感覺會被強化,大腦中緊鄰主宰情緒的邊緣系統將出現正面能量,互相加油打氣,腦部的腦皮質將產生相互勉勵的正向思考力量。

大腦中,因鏡像神經元與負責情緒的邊緣系統連結在一起,隔壁位置又是掌管思考的腦皮質,亦即反應、情緒、思考密切相關,將出現一連串效應。

同樣是要準備過年,這些失智症患者的家庭卻用懷舊的方式,讓今年的農曆新年有一個具有文化傳承、非藥物治療、家庭親情的溫馨的新年。

誰說失智症非藥物治療一定要由醫護人員才能進行?

家人是失智症長輩最重要非藥物治療的「醫護人員」。

那種「愛」與「關懷」配合這懷舊的方法,是最佳的良藥。

腦中塗鴉~美麗人生

la-vita-e-bella-original

文/郭彥麟醫師

若看過1998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美麗人生",或許會對片中猶太父親死前與兒子互動的那段場景難以忘懷。

電影描述二戰時,一對猶太血統的父子被送入納粹集中營。在殘酷的現實面前,父親戴上了小丑面具,用父愛與想像力,將集中營絕望的生活,偽裝成一場遊戲。為了保護五歲的兒子,他設計了躲藏的遊戲,讓兒子以為,不斷贏得比賽,累積分數之後,就可以得到夢寐以求的坦克車。

這偉大的父親,隻身擋在黑暗之前,讓自己發光,照亮兒子的笑容。他保護的,不僅僅是兒子的生命,也是兒子的天真,與對生命的期待。

父親在被德軍槍決之前,對躲在門後的兒子眨了眨眼,他露出安心的微笑,跨著誇張戲謔的步伐,邁向死亡。他知道兒子乖乖地躲在門後,將贏得比賽。

他看見了兒子的微笑,而沒有什麼,能比這更讓人滿足,比這更美麗了。

    你的生命,美麗嗎? 

 

一位憂鬱症患者告訴我,每天早上起床,她都覺得這世界不再美麗。我看著美麗但憔悴的她,明白這種憂傷。

Anhedonia,是指一個人再也無法感受到喜悅,也是憂鬱症主要的核心症狀。 

就如同憂鬱症患者所說的,這世界不再美麗。在他們眼中,一切蒙上陰影,都變的索然無味。春天變寂靜,陽光變黯淡,而問候都變得多餘。就像是調色盤裡沒有了顏料,廚房裡沒有了香料。生命只剩難熬的緩慢,與冗長,如深邃無光的隧道,看不見盡頭。

在冰冷的房間裡,看無聲的電視,妳願意待多久呢?

 

 杏仁核(Amygdala)是大腦恐懼的中樞,也是許多負向情緒的來源。研究發現,憂鬱症患者的杏仁核功能有明顯失調,對於負向的刺激,如悲傷的字眼或表情,會過度活化。相反地,杏仁核對快樂表情的反應卻變得遲鈍。

因此,憂鬱症患者的大腦會選擇性地接收負向刺激,做出負面詮釋,並只喚醒悲傷的記憶。就像一個黑色的漩渦,吸取更多的負向情緒,越攪越濃。

這就是憂鬱症患者在認知上的負向偏差(negative bias)

 

然而,最近的研究,有了不同的發現。研究者認為,或許憂鬱症患者最大的問題,不是只看見悲傷,而是看不見快樂。 

實驗中,研究者提供兩個選擇給受試的猴子,一個選擇會伴隨獎賞,另一個則無。在連續的測試中,隱含了一個固定的規則,隨著試誤學習,猴子做出正確選擇的機率會漸漸提高。

研究者做了一些設計,故意讓猴子做出獲得獎賞的選擇。結果發現,隨著正確選擇的次數增加,猴子學習的成效也加大。

但在另一群猴子身上,卻不是這樣。

 前額葉功能失調與許多憂鬱症的認知功能障礙有關,包含注意力下降,固著的思想,以及情緒調節能力的喪失等等。研究者發現,前額葉損傷的猴子,並不會因為獲得獎賞的選擇增加,而提升學習的成效。這些猴子,彷彿對於獎賞麻木,你給再多的糖果鼓勵牠,都食之無味。 

 

Andrea Bocelli在2006年杜林(Torino)冬季奧運的閉幕典禮上,用生命的熱情唱著他自己創作的我們相信(because we believe):"看!太陽已照亮大地。"他眼盲,但心不盲,他能用心體會,並讚詠生命的美麗。

而深陷憂鬱症的患者,眼睛張著卻空洞,心,早已盲了。在他的世界裡,歌聲啞了,花失去芬芳,蝴蝶不再飛舞,彷彿一切都停滯了。

生命一片漆黑,沒有溫度,只剩長度。

然而,美麗,沒有消失,只是沒有被看見。如果你可以在漆黑之中,點燃一丁點星火,你會發現,美麗就在你身邊,依然存在。

意義治療之父維克多。法蘭克(Victor E. Frankl),是一位在真實世界中,經歷集中營煉獄的精神科醫師。他在描寫集中營經歷的書中談到,他們這群一無所有的囚犯,在某次轉運的途中,透過鐵窗看見了橙紅的暮色披掛在山巒的美景,不禁沉醉在其中,露出滿足喜悅的表情。

他們無論多麼疲憊,總是期待著瑰麗的晚霞。黃昏時分,他們停下工作,從灰色的營區裡遠望夕陽,屏息的沉默後,有人感嘆道:“這世界竟然可以如此美麗!" 

    法蘭克說,誰也不會相信,這些臉龐,是來自一群已經沒有未來的人。 

 

有一位學妹,在結束一整天忙碌的工作,踏出醫院大門時,總不忘仰望早已布置好的星空,彷彿,是為她準備的。

的確,生命為我們準備了許多苦難,但也替我們妝點了更多美麗。崎嶇的路上有花朵,寒冷的冬夜有月光,分離之後有思念,而遺憾之中有回憶。

或許,我們忘卻憂愁的方法,不是避開痛苦,而是尋找更多的快樂。不斷品嚐生命的美麗,才能蓋過那必然的苦澀。

納粹押著父親走到牆後,槍聲響起,觀眾的眼淚也落下。強烈的哀傷在胸口無法克制地翻騰,那生命的苦楚太重,太難放下。

但,你能看見父親的快樂嗎?美麗人生的義大利片名是"La vita è bella",意思是"人生是美好的"。父親看見的,是美麗,不是苦楚。

你,是否願意看看,那父親眼中,美麗的風景呢?

 

MR.JAMIE – 改變世界,不要被世界改變

Change

2009 年,我搬到紐約的第五年。老婆與小孩都已經是公民,我再過一年也將取得美國護照,本來的計畫是就這樣住下來,從此變成美國人。

我這年代的小孩多是聽 ICRT、看飛越比佛利、六人行長大,從小就很嚮往美國文化的。在紐約期間我如魚得水,結交了很多新朋友。但 08、09 年,當我親眼目睹 Facebook、Twitter、iPhone、Android 等新平台相繼崛起,正在徹底改寫美國社會的運作時,我發現我離那個震央非常遙遠。

我熱愛網路,以及網路背後代表的自由主義,因此我很喜歡這些改變。但我不只想擁抱這些改變,還想去影響這些改變。

第一個衝動是搬去矽谷,嘗試著在震央找到可以發揮長才的地方。但仔細想想,那裡人才濟濟,哪差一個 Jamie Lin。我去頂多是錦上添花,不要幫倒忙就不錯了。但另一方面,回頭看我的故鄉台灣,那個時候幾乎還沒有人注意到這些新網路平台正在蠶食全世界的事實。

我決定要成為台灣改變的力量,除了開始寫網誌,把這些新知帶給大家以外,我飛回台灣好幾趟,拜訪了很多創投與網路業的先進,跟他們請益這件事情該如何推動。

幾乎所有人都告訴我,台灣沒有人在用 Facebook、iPhone 太貴沒人會買、去台積聯發上班太好賺沒有人要創網路公司,你還是去矽谷或是中國吧,那裡才有網路業的舞台。

那時只差一點點,我就被他們的冷水澆熄,放棄回來的念頭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共同創辦人 IC 出現。雖然不確定這件事能不能成功,但他認同推動網路產業對台灣的重要,決定捲起袖子來加入我。他的支持給了我非常多的信心,繼續堅持推動這件事情。最後我們一起創辦了 AppWorks,四年來育成了 150 個網路新創團隊、350 個創業者。2012 年我們又與四大法人聯手成立了本善基金,目前為止投入了 20 家新創網路公司,帶動了超過 10 億台幣的資金進駐網路產業。

當然離徹底改變台灣,或是我們建造她為世界一流網路之都的理想還有些距離。但我想說的是,當初如果不是 IC,以及 AppWorks 團隊大家的陸續加入,這件事情絕對無法走這麼遠,甚至可能直接胎死腹中。

所以,或許當 Apple 終功成名就,我們看到的是 Steve Jobs 的帶頭。但事實是他的共同創辦人 Steve Wozniak,以及千千萬萬的 Apple 成員,可能都在關鍵時刻做出了關鍵的貢獻。

因此,如果你想要看到這個社會進步,如果你正在工作的企業並沒有在創造你想看到的改變,或許你該想想,在 2014,你要繼續被同化,還是加入一個你能認同,真正需要你的貢獻,並且正在嘗試改變這個社會的新創企業。

如果那是你想做的事情,目前有 27 支 AppWorks Startups 正在進行聯合徵才,總共有 64 個機會正在等待你。

給機會一個機會,說不定 2014,就是你開始改變世界的那年。

(Photo via brandoncwarren, CC License)

《出走溫哥華》帶7萬美金移民

IMG_0861

移民的前一個月,我辭掉中國時報的工作,一方面忙著打包行囊,一方面則是晨昏趕工幫人代筆寫一本書。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此去前途未卜,能多帶點錢就多帶點錢。所以,我不放棄任何可以多攢錢的機會。

「為什麼移民?」「你們準備了多少錢?」向周遭親朋好友辭行時,差不多每個人都會問這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千頭萬緒,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第二個問題則只有一個答案,「7萬美金,我們帶了7萬美金。」。其中大部分是中國時報給的離職金,如果報社沒給這筆錢,我們大概走不了。

「怎麼可能?我以為你們一定有一、二百萬美金在身邊,否則怎麼敢移民,膽子太大了。」長輩親戚知道我的壯舉,幾乎都搖頭,還有人勸我打消移民念頭,「台灣好好的不住,幹嘛出去吃苦。」

如果中國時報一直好好的,不會裁員換老闆。如果我的身體一直好好的,不必開刀割一顆瘤。也許,我會好好的待在台灣。就在等待和信治癌中心的切片報告的一個半小時裡,我想到了「五年存活率」,我問自己:若生命只剩下五年,你要做什麼?結果一個影像蹦出來,我要帶孩子到國外住住。也許辦移民需要花二、三年時間,起碼也還有二年多可以住。

既然動心起念,我就開始蒐尋資料,發現只有加拿大接受編輯與記者技術移民。於是,我馬上遞件申請,竟然通過了。所以,並不是我選擇加拿大作為移民國家,而是只有加拿大這個國家接受我這種條件的人移民。現在,這扇門也關了,記者編輯不能作為移民申請資格,我剛好趕上小門半開的那幾年。

由於一開始的念頭就是要到國外住住,所以,我的如意算盤是,先用7萬美金撐個二、三年,看老公能不能有從聯合報優退的機會,那就是另一筆錢,接著還有山上的房子可以賣,還掉貸款後還剩一些錢,四年後我還可以領勞保退休給付…。反正山不轉路轉,總是可以活下去的。

就因為「不怕」,我前面兩年可以說完全放鬆,每天就是上課、煮飯與散步。雖然帶來的錢愈來愈少,心情卻是亢奮的。既然擺脫了五年存活率的夢魘,未來不管怎麼活,都是賺到的。我不但不可以自怨自艾,還要珍惜每一時每一刻,深刻體驗「住在國外」的樂趣。只要不是病倒,我相信自己絕對可以在異鄉生存。

就這樣,我的移民日子已邁入第十個年頭,從來沒有過山窮水盡的時候。誰說7 萬美金不能移民?只要膽子夠大,加上有神助,一點問題也沒有。

作者:蘇嫻雅( YA YA SU)
曾任中國時報、溫哥華世界日報記者
現為專業地產經紀人
2013年獲大溫哥華地產頒給 Top 10%經紀人的大獎
The Medallion Club Award

MR.JAMIE – Apple 季報:抵抗地心引力是科技的宿命

Apple iPhone 5s - Forward Thinking

台灣時間今天凌晨,Apple 公布了最新一季的季報,國內外各大媒體都有詳盡報導,還沒讀到的人我重點整理如下:

總體表現

  • 營業額:576 億美金 (+5.7% YoY)
  • 淨利:131 億 (+0%)
  • EPS: 14.5 元 (+5%)

主要產品線

  • iPhone 銷量:5,100 萬支 (+6.7%)
  • iPhone 營業額:325 億 (+5.9%)
  • iPad 銷量:2,600 萬台 (+13.5%)
  • iPad 營業額:115 億美金 (+7.5%)

依市場區分

  • 美洲市場營業額:201 億 (-1%)
  • 歐洲市場營業額:131 億 (+5%)
  • 中國市場營業額:88 億 (+29%)
  • 直營店營業額:70 億 (+9%)
  • 日本市場營業額:49 億 (+11%)
  • 亞洲其他市場營業額:36 億 (-9%)

總體來看,本季成績算是差強人意,營業額小幅成長,獲利總算擺脫下滑。但考量過去的這一季不但是傳統年底消費旺季,Apple 也推出非常有競爭力的新一代產品線搶市,無論是擁有劃時代 Touch ID、True Tone Flash 等功能的 iPhone 5s,糖果包裝低入手價的 iPhone 5c,超輕薄的 iPad Air,以及首次搭載視網膜螢幕的 iPad Mini 等等,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商品。如果最終的銷售表現是如此,那是相當令人失望的。果不其然,華爾街在盤後交易也以大跌 8% 表達不滿。

價格的地心引力

要了解 Apple 面對的狀況,我們得先看看分析師 Ben Evans 的這張圖:

Apple iPhone iPad ASP over time

這是 iPhone 與 iPad 平均售價在過去 5 年的表現。從圖中可以看到,iPhone 的平均售價從 2012 年開始就面對頗大的向下壓力,一路從 642 元將至 577 元的低檔,直到 iPhone 5s 推出後才好不容易拉回到 637 元。相對的 iPad 狀況更糟,從一推出就開始不斷下探,最新一季已經來到 442 元的位置。

當然過程中蘋果推出的 iPhone 5c、iPad Mini 等平價版產品也加速了 ASP 的下滑,但如果不是要反應市場對價格的期待,蘋果不會有這樣的產品線設計。這個價格地心引力的主要來源是競爭,當小米、Google 不斷推出高 CP 值手機,當 ASUS、Amazon 主打低價平板,消費者對這些商品的價格期望會不斷被拉低,因此即使是高端定位蘋果也會感受到這個 G 力。

所以 Apple 未來還是會繼續想辦法創新,但他們的很多努力仍舊會被這個價格地心引力所抵消,這是無可避免的。

銷量的地心引力

iPod Shipments over time

另一方面,隨著時間的位移,單一產品線的銷量也面對著另一個地心引力。這點從 iPod 過去 10 年的銷售線圖就可以清楚看出,這個 MP3 隨身聽之王在 2008 年達到頂峰,接著由於市場飽和以及智慧手機這個替代性商品的普及,即使 Apple 持續更新 iPod,仍無法阻止銷售量的不斷下滑。

iPod, iPhone, iPad Shipments over time

把 iPod 的線圖拿來與 iPhone、iPad 做比較,可以發現後兩者雖然還在起飛期期,但離高點似乎不遠。對照 Apple 在北美、歐洲等成熟市場分別衰退 1% 與僅成長 5% 的表現,我預期最快兩年後 iPhone 將會碰到天險,不僅 ASP,連銷售量都會開始被地心引力牽引下來。

那時蘋果必須要有新的成長動能,當然 iPad 必須頂住,但 iTV 或是 iWatch 可能也需要適時的成功。

這就是我們處在的科技行業,抵抗地心引力是永無止境奮鬥,即使強大如 Apple 也是一樣。

___

2014 冬季 AppWorks Startups 聯合大徵才,27 家新創企業 64 個機會等你加入

歡迎在 Facebook 上追蹤我

(Graphs via Ben Evans)

降中媚共?馬英九的算盤‧‧‧

120000000

前言:馬英九一再主動自我矮化,中華人民共和國聽了一定是「龍心大悅」,必然會考慮「恩准」在北京舉辦的APEC會議上,讓馬英九「入京朝貢」,繼「王﹝郁琦﹞張﹝志軍﹞會」後,再來一場「習馬會」。
===【照妖鏡】===

繁榮誠可貴,
國格價更高,
為了習馬會,
兩者皆可拋

和平、和平,多少罪惡假汝之名!

所以,北京的清華大學國際研究院長閻學通早就譏諷過馬英九:「在什麼情況下馬英九願意(會習),就是說(馬聲望)得低到不得不借助兩岸關係,幫助他提升支持率才會做(馬習會)。」

「中華民國」依舊在,不是只有「東方紅」!

「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不是「國際關係」難道是「從屬關係」嗎?

馬英九一再說兩岸之間是「行政權」拒絕讓國會監督,不願意承認「締約」必須是民意監督與認可的憲政規範,馬英九想要宣示的難道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華民國」的「宗主國」嗎?

就算是「大英國協」,澳洲、加拿大、紐西蘭‧‧‧等等國家,和英國都還是「國際關係」,馬英九自我矮化,消滅中華民國,難道是真的把台灣比成香港、澳門,都只是「特區」?

當然,馬英九一再主動自我矮化,中華人民共和國聽了一定是「龍心大悅」,必然會考慮「恩准」在北京舉辦的APEC會議上,讓馬英九「入京朝貢」,繼「王﹝郁琦﹞張﹝志軍﹞會」後,再來一場「習馬會」。

如果,這就是馬英九要的「歷史定位」,以「消滅中華民國」換取「諾貝爾和平獎」,這種定位只有是「罪人」,哪有榮耀!

這種心態,其實連大陸都看不起!

再引述一次:北京的清華大學國際研究院長閻學通早就譏諷過馬英九:「在什麼情況下馬英九願意(會習),就是說(馬聲望)得低到不得不借助兩岸關係,幫助他提升支持率才會做(馬習會)。」

馬英九須知:如果連「中華民國」都模糊,馬英九之「總統」,豈不是變成一塌糊塗?

如今因為馬英九治理失敗、提前跛腳,為了權力,「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無所不為,毀憲亂政在所不惜中,只想在藍綠對壘中苟延殘揣的心理下,「認同危機」更嚴竣了!

「為誰而戰、為何而戰」在兩岸和緩中被擴大了,這些年已經太多許多「紅頂政商媒」當道、政府官員中最糟糕的是軍方,連少將都當共諜了。

許多泛藍人士,也錯把「褲帶」當「腦袋」,只因血統與文化傳承的幻覺,他們的心中只剩「東方紅」。

他們,不敢說出「中華民國是台灣」,只敢說「中華民國在台灣」!

沒錯,「中華民國在大陸」,已於一九四九年灰飛煙滅了,「中華民國就是台灣、繼續存在已一百多年」,卻無法大聲說、自信說!

泛藍與「紅頂政商媒」的認同危機,已經讓「創造性的模糊」需要重新檢視了。

創造性的模糊,曾是二十年前「辜汪會談」時的核心精神。坦白說:不論九二共識、九二默契、九二認知、九二理解、九二諒解都可以。兩岸互動中,在一九九二年時,曾經創造過一個極好的模式,就是「一個中國」各說各話,各取所需,模糊以待。

當時,台灣喊出了「創造性模糊」,當時參與兩岸互動的人士都宣稱:理性的人都知道,恐怕這是唯一解套的方法。

這是種明白政治現實,突破零和僵局,採取的模糊對待,本是高度負責任又務實之政治妥協智慧。

如今,「創造性模糊」這樣的妥協智慧已變成是反作用頻生,因為馬英九的私心,還將會進一步消滅中華民國。

馬英九已經忘了,原本他參選時自己設立過兩岸的標竿:

這標竿就是在「不統、不獨、不武」上,更進一步確立「中華民國」依舊在,如果不願意承認中華民國,兩岸就不可能真正尊重,「不否認」中華民國,兩岸才有進一步政治接觸與「和平協議」的可能‧‧‧

「中華民國」依舊在,不該只有「東方紅」!

更不該為了習馬會,馬英九竟要去消滅中華民國,歷史罪人的封號,馬英九可要當心了!

所以,如果王郁琦不能是在中共的各種公開文件與新聞報導中,被註明是「中華民國陸委會主委」的法定身分,只是像個小鱉三般去大陸,為見面而見面,那麼,就是降中媚共的前奏曲,人人都當擊鼓而攻之!

MR.JAMIE – 創業 CEO:專注在餐盤,而不是樓盤

The Alleys of Kyoto

歡迎來到每週一刊出的「創業 CEO」系列,在這裡,我們討論創業者如何教會自己成為偉大的 CEO,因為歷史上最偉大的科技公司,往往是由這樣的人在領導

念 MBA 的時候,美國麥當勞總公司出錢買店面、交給加盟主經營,再穩定收入房租的商業模式,是令商學生們都相當嚮往的經典案例。搬回台灣後,家裡附近從小開到大,生意非常好的三層樓麥當勞,剛好就因為與房東續約談不攏而必須關閉,更加深了我對餐廳就該擁有自己店面的印象,如此經營者永遠不會被房東關係困擾,還有機會賺到房地產增值收入。

但上週讀了王品創辦人戴勝益先生的一篇「專心開店不買店面」,點醒了我夢中人。

誘惑

3M是靠賣一張張貼紙賺錢的公司,如果讓員工知道公司買土地,一賺就好幾億元,不知道會不會手軟腳軟做不下去,公司核心價值也就消失了

當公司帳面上有多餘的現金,拿來投資所使用的房產,的確可以大幅降低營運成本,還有機會賺到增值。但試想,要是王品在 90 年代中後期這種時間點買店面,十多年後都已經漲了好幾倍,再加上貸款的 Leverage,算算可能淨賺好幾億、甚至好幾十億。相形之下餐廳一年才獲利數億,這時經理人怎麼有辦法靜下心來?一旦老闆受不了誘惑,公司裡厲害的高手也都跟著跑去搞房產,那麼本業就沒人看守,失去競爭力也只是遲早的事情。

成本劣勢

即便是房地產本身不賺錢,當營運上少了 5-10% 的房租成本,也是短多長空。短期在餐飲價格不變之下,公司的確會多賺一些錢。但這些多賺來的錢不會閒著,一般會被拿去展店、轉投資。當錢來得容易,花得也會跟著隨便。當展店與轉投資的評估變得草率,很多錢最後又會賠回去給市場。而且既然獲利能力不錯,公司上下也不會努力去追求效率的極致,最後雖然省下了房租,但管理與營運的能力又會輸給同業,造成長期的隱憂。

風險

此外,即使是房地產,也不是穩賺不賠的生意。就連專業的房地產基金也有賠錢的時候,更何況是非本業的投資客。當公司有過多資金曝險在房產,一旦經濟轉為蕭條,財務馬上就會面臨本業、房產雙重向下壓力,大大增加週轉不靈的風險。

王品或是麥當勞

也就是說,隔行如隔山,事實上沒有一行是比較容易賺錢的。當你的本業是餐飲,則專注把客人服務好,才是長期穩健獲利的關鍵。如果某項關鍵原物料,包括土地,有價格波動的風險,則適度的財務性避險或許可以。然而一旦超越了避險而跨入投資的領域,則輕則讓團隊分心,重則為組織帶來巨大的長期風險。

你或許會問,麥當勞怎麼說?

事實上,麥當勞的核心並不是一家餐廳,而是一家用餐飲品牌吸引加盟主的土地投資、租賃公司 (註),他們非常專注在這個領域,因此達到全球一流的地位。而另一方面,王品是一家中高端餐飲連鎖,因此他們專注在提供給消費者物超所值的用餐體驗,並且靠不斷優化營運效率來維持獲利能力,而只把房地產當做避險工具,也因此能夠長期在競爭激烈的餐飲界維持龍頭的地位。

要經營好一個事業已經夠難,要同時做兩個 DNA 相左的事業更是無比的挑戰。因此,至少在企業成長到一定規模前,專注是必要的。戴先生的提醒相當實際,如果大如王品都不敢輕易離開本業,我們這些小小創業 CEO 更該有所警惕。

與大家共勉。

___

(Photo via stuckincustoms, CC License)

Mandy’s View–聰明的,別去考公務員!!

201007081715167104178

大學課堂上,同學們,
曾經覺得政府是英明的請舉手?–沒人
相信政府以後會變聰明的請舉手?–沒人
認為公務員很難考的請舉手?–七八成
所以能進公務體系的都是很會考試、很厲害的人吧?–大家點頭如搗蒜
你覺得公務員辦事很厲害嗎?–沒人。然後大家都笑了(很漿糊、很芭樂…..同學們七嘴八舌補充)

那麼,要考公務員的人?–兩三成
父母希望你考公務員的?–至少一半(EMBA班上問希望自己子女報考公務員的,比例也接近)

不管面對公私立大學學士班、研究所或是EMBA學生,這些問題得到的反應幾乎一致。

不錯亂嗎?能夠考進公務體系的,從來是這個社會上最會考試的一群人,資質也都是PR95以上,算是菁英吧!為什麼進了這體系之後,最後的下場都是成為芭樂、漿糊之人,這體系太神奇了,儼然是個「庸才製造工廠」,無一例外地把高手養成無能公務員,有哪個民間公司可以有這麼高的準確度?那為什麼,年輕人還要爭相進入這一個必然埋葬才華的地方?

台灣除了政府正規編制單位,還有一堆外掛程式,學校、政府所屬的基金會、研究單位、國營事業,都是屬於這種性質。將人才變成庸才,是公務體系之必然性,這是制度使然。不用寄望換個人、換個政黨就會改變。因為保障,沒有淘汰機制,沒有競爭,再好的天賦都會被埋沒。

說說保障,以後還是有保障嗎?虛了吧!我大學畢業時,有誰想到台灣省政府會整個被裁掉了?上個世紀末取得教師資格的,有幾人想到了退休金可能沒著落了?甚至學校都要被撤掉了?看看希臘,公務員大裁員,別以為離台灣很遠。

如果相信自己是個人才、心裡有夢想、有抱負,年輕人,別浪費生命了!

不要以為只有在台灣如此,全世界的官僚體系都是該國最僵化、最頑固的所在,而其中的官員,一樣滿佈著名牌大學學歷的官員,結果,每一個國家最優秀的人才,仍然要到民間尋覓。

這兩年在大學演講、上課,不管主題是賺錢、前進中國…什麼跟什麼?都要談談這段,我把它當作自己的社會責任,能救一個算一個。

Mandy’s profile:曾在金融業工作20年,2010年離開了坐辦公桌的工作當個獨行俠,轉換作業系統繼續賺錢、讀書,學新把戲找樂子,努力延緩頭腦和身體老化,追求「隨心所欲不踰矩」境界。
上一張印著世俗認得的title的名片是間百年華爾街跨國金融公司MD+中國區負責人,談賺錢這檔事略有經驗。自認是海耶克信徒,近年主動參與些NGO活動,從單純的捐款者轉為積極學習者,做一個自由市場信徒的實踐者。

「中華民國」獻降書,王郁琦準備好了?

7896
《聯合報》報導:中國已經對王郁琦訪問大陸的「王﹝郁琦﹞張﹝志軍﹞會」已做好規畫,並已向陸委會轉達陸方要求,包括「三不」禁令:

就是有三個禁令,王郁琦都不能提:

●全程不談政治議題!

●不能提中華民國!

●不能提人權、民主、法治和總統!

因為這是中國方面對於「台灣就是中華民國」,還沒有準備好。

不但如此,共產黨對中華民國陸委會主委首次登陸,還有其他限制。

●拜祭中山陵只能以王郁琦自己、不能以「代馬英九致祭」的名義祭拜!

●在南京大學的演講內容、王郁琦對外的新聞稿,大陸都要事先掌握!

更扯的是,共產黨說南京大學因學生已放寒假,與會者與提問者將由大陸安排。與上海涉台學者的座談,與會者也由共產黨方面指派。

如果是這樣,簡直是丟盡「中華民國」的臉,王郁琦就該拒絕前往,不然就乾脆宣布是去「遞交中華民國的獻降書」好了!

請問:大陸國台辦與海協會那麼多人在台灣走動,有限制他們不能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來沒有!

請問:大陸國台辦與海協會那麼多人在台灣走動,有限制他們不能說是「代表胡錦濤或習近平」嗎?從來沒有!

請問:大陸國台辦與海協會那麼多人在台灣走動,有限制他們不能說「一個中國、九二共識」嗎?從來沒有!

請問:大陸國台辦與海協會那麼多人在台灣走動,有限制他們不能自由演說,演講大綱要先審查,聽眾要先考劾嗎?從來沒有!

結果,王郁琦竟要像個小鱉三的方式去登陸?這不是羞辱了王郁琦,這是徹徹底底看不起中華民國!

王郁琦需知,陸委會主委的身分就是代表國家,不能被踐踏到如此輕蔑!

也要奉勸中國共產黨的傲慢人士與台灣一堆投降主義者:

人類的文明有許多模式,有的追求征服,有的力求宰制,有的唯恐天下不亂,但最優秀的,乃是追求新的進步價值,讓自己和別人都能超越昇華。

許多人都在說,客隨主便,要體諒張志軍與中國的習近平,口中說不出「總統」兩字。這樣的說法,簡直是「媚共投匪」!

這些似是而非的人士們,都忽略掉一點,在中國,並沒有「總統」這一職稱。既然沒有「總統」稱謂,也沒有對「總統」職權的定義。

稱馬英九「總統」又何妨?這不正是「相互尊重、互不否認」最具體的展現嗎!

如果連「中華民國」都模糊,王郁琦之登陸,豈不是讓馬英九之「總統」更加變成一塌糊塗?

「中華民國」依舊在,不是只有「東方紅」!

請泛藍與「紅頂政商媒」大聲說出:「廢話,中華民國當然就是台灣」!

而不是只敢說中華民國還苟存「在」台灣之曖昧與駝鳥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