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瑞典筆記

去倫敦看玉蘭花

讀者莫笑我到了歐洲才懂得欣賞玉蘭花。故事寫在我跟南坡居士馬悅然合寫的《我的金魚會唱莫扎特》。南坡生長在瑞典南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