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奇兵」總動員,年輕人有救了?

By | 2015-05-21

前言:王金平把持國會這麼久,台灣立法院早已揚名國際,有口皆悲,這樣的老人家如今怎麼會是台灣的新救世主?只因為王金平老是和馬英九不對盤,所以,國會怠惰沒有錯、密室協商沒問題、派系橫行是優點、是非不分是長處?

===【照妖鏡】===

十一世紀的台灣一籌莫展,有請二十世紀的老人拯救蒼生‧‧‧

「老人家」不出,惟台灣蒼生何?

台灣的政治邏輯很有趣,一方面說要「重視」年輕人,要多給年輕人表現與磨練的機會,鼓吹投票權要提前到十八歲,但另一方面卻又總愛「敬老」,賢不賢已經不重要,只要「老」都會被媒體包裝成救世主‧‧‧

近日,台灣媒體用了一個非常突兀的字眼,施明德要參選了,政壇投下「震撼彈」!

許多人都不解,台灣是民主國家,施明德想參選就參選,哪來的「震撼彈」?

更何況,施明德有志於參選總統,幾十年以來人盡皆知,「震撼彈」之説,太誇張!

許多人大嘆一口氣的重點,也正就在於「幾十年」這個詞!

怎能不嘆息?二十一世紀的歲月都超過了七分之一,到達二○一五年了,總統大選之後,二○一六年之後,二十一世紀的時光都將邁向蹉跎過六分之一了。

最悲哀的正是在此,怎麼這段日子怎麼都還是上個世紀的腦袋,如今都七老八十的人物還不甘寂寞

九十幾高齡還不履行他當年去傳道承諾的李登輝依然趴趴走,八十好幾的黃昆輝也還火氣旺盛,還有那一堆沒打過仗卻坐領高額退休俸的七老八十之黃埔老人家都還忙著往北京去朝拜喝紅酒,然後回台享受健保養生,養精蓄銳繼續跑大陸‧‧‧

這些深藍與深綠的長者們,年雖高,德未必劭,大家已經無可奈何了,哪知,還代代相傳,變本加厲!

先前有連戰和郝伯村攪局九合一大選,前一陣子又是王金平好像變成活菩薩,如今又有施明德,據說,宋楚瑜可能又心猿意馬了‧‧‧

哀‧‧‧王金平把持國會這麼久,講起台灣的立法院早已揚名國際,人人有口皆悲,這樣的老人家如今怎麼會是一堆「資深媒體前輩」鼓吹之台灣的新救世主?

難道,這就是「站在馬對邊,就是站對邊」?

只因為王金平老是和馬英九不對盤,所以,國會怠惰沒有錯、密室協商沒問題、派系橫行是優點、是非不分是長處

更傳奇的是,國會有萬年院長不稀奇,全台灣,還有一個「萬年主席」,他的名字叫做宋楚瑜。

總統選敗,他不辭;副總統敗選,他不辭、台北市長敗選,他不辭、和陳水扁勾勾搭搭,他也不辭!

二○一二年敗選後,他只剩下淒淒涼涼的「人情票」與「同情票」,連參選保證金都領不回,宋楚瑜依然要當「宋主席」,要靠著三席立委繼續掀風弄雨!

更讓人忘不掉的是,這樣的一個翻雲覆雨的政治狼人,忽藍忽綠,也可以對著大陸高幹自稱是「在台灣打工」,又曾被薦當「湖南省長」而不憤怒,還跟李敖一搭一唱拚選舉,甚至「主動」向美國老爸輸誠說自己選台北市長是為了和馬談條件,又「主動」獻媚於大陸,說東風飛彈並不是針對台灣‧‧‧

「政治狼人」是來自日本的一個語言:他們都怕寂寞,總是要在政治森林裡獵食,他們更耽於權謀與權術中,永遠在玩著別人,靠著「玩別人」在壯大著自己

《中山狼》係根據是明代馬中錫的小說《中山狼傳》改編而成,寫趙簡子獵殺中山狼,東郭先生救出中箭的中山狼。中山狼脫險後,忘恩負義,反欲吃掉東郭先生。

《子係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語出《紅樓夢》。已是眾所周知的成語,比喻的是小人一旦得志,便會猖狂如虎似狼。

看起來,就算是選里長,若失利,「宋主席」也依舊在,面對二○一六年,渴望「人生七十,甚至八十才開始,也值得」的宋楚瑜,顯然也無法甘於寂寞!

只有這一句老話,才能形容這樣一群人:「怎麼會這樣的不乾不脆,酒店早打烊,鐵門也拉下,卻還在哪兒留戀徘徊,賴著不走?」

悲哀啊!

不分藍綠,政客們永遠只想要趁機偷吃,他們已沒有真正的本領,只會期待古墓裡的「政治僵屍」又爬出來、這些政治禿鷹們又在台灣上空盤旋飛翔、奪權土狼群又在寶島大地巧取豪奪了。

這樣的真實版「政治陰屍路」又蠢蠢欲動了,眼看馬英九政府的顛顛簸簸,一大堆早該掃到歷史灰燼中的沒落政客們,紛紛「藉勢藉端」找石器時代的老話題當藉口,讓他們陰暗的「墓園」中爬出來了,老牌政客、政壇舊人,就在藍綠同樂的石器時代戀屍狂當中,竟又蓄勢待發,想復出江湖,擺出一付「安定天下,舍我其誰」的嘴臉。

放眼天下,盡是「金馬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場景‧‧‧

在這些從墓地中爬出來的「僵屍」與「禿鷹」眼中,馬英九政權已好似大肥羊,大家等著朋比分食了。

說穿了,僵屍爬出地洞、禿鷹滿天飛,土狼四處奔,就是為了準備「分贓」!

更何況,他們這些「古墓奇兵」都不是「政治素人」,各個都在台灣政壇縱橫數十年,翻雲覆雨幾十載,從二十世紀走到二十一世紀,今日台灣淪落如此慘況,他們都「曾經有所貢獻」過

二十一世紀的台灣為什麼這麼慘?不正是這些「古墓奇兵」聯手演出的「台灣悲劇三部曲」所致嗎?

看看這些「古墓奇兵」縱橫政壇數十年的「成果發表」吧:

黑金,下台了;貪腐,登場了!貪腐,垮台入獄了,接下來,粉墨登場的果然是「無能」!

多少年了,惡質的台灣政治,讓「黑金、貪腐、無能」成了台灣人民耳熟能詳的語彙。

悲哀的是,台灣的政治發展,竟仍然照著這樣的「三部曲」繼續在進展著‧‧‧

年輕後輩敦厚不追究已屬萬幸,就請「老人家們」進入太廟當神主牌,放過台灣蒼生吧

 

《本文部分內容已刊於 20150520Yahoo奇摩》

9 thoughts on “「古墓奇兵」總動員,年輕人有救了?

  1. nqm

    要知道,有些人一直以為,政治是個好玩又能從中得利的遊戲,不是已經嚐過甜頭,或就是認為要嚐甜頭就在眼前,要不然誰會幾十年來都樂此不疲地追逐、或是只要拿到手就巴著不想放?

    就說了,祭壇可不是放著光燒香的地方。有些人已經了解了,有些人還並不懂。當然啦,願意一直待在台上在必要時當當祭品也是允許滴。畢竟什麼都是等價交換,當沒有實際作為時卻仍然要拼曝光,能犧牲的當然就是自己,不是嗎?

    其實,執政七年只能找來百來人作樣板,是一件可悲的事。以前地方官離職時要作樣板,至少還能湊上萬人作萬民傘。有的人還收到不只一個,或甚至為怕擾民出文禁止。而中華民國總統在未離職前一年就搞幾百人的功德演說,到底是可以用來驚動萬教,還是給自己壯膽?不管是演說中稱讚誰的目的都不是真在讚許他人,而是在表揚自己,不然這個記者會的名稱就不會搭上"七年奮鬥"了,是不是?這些演說中的"老朋友",説不定也不只努力七年而已,其成就便在一個自吹自擂的記者會被別人收割了。更不要説,所提到的五楊高架也曾經歷爭議不斷、延後完成的命運,而升級六都更是使地方財務更加吃緊的原因之一,更何況拿六都當政績的人所屬之政黨在選舉中竟只拿下一都,又到底有什麼臉上有光的地方?

    再說,會高擧一邊工作一邊上研究所以增進專業的範例的人,又為什麼之前只會拚命宣揚只為著有錢拿的度假打工、以至於搞到年輕人在國外被霸凌都上了國際媒體才來後知後覺出面處理?明明在國內有工作才是年輕人前途的上選不是嗎?要是騙人去國外打工賺錢以變相降低國內失業率,又算哪一門子的政績?

    其他說什麼育嬰補助啦、出生率多少啦,在一般有常識的年輕人不敢生育、而沒節育手段的貧窮家庭拼命生、製造單親和相關的遺棄、虐童事件的頻繁發生下,這些數據根本對增進社會大環境是毫無意義、無法作為政策指標的,難道不是嗎?

    更為可笑的是所謂提倡農業,若是碰到如苗栗大埔的地方政府主導徵地,農業大概就被放一邊去涼快了,是不是?那一千六百多個租地耕種的人,和某些抗爭到死的地主,是碰上了雙面人嗎?要不然如果在同一個國家之內,遵循同一個政策方向,為什麼居然有人仍在鐵門檻內,有人卻去了世外當神仙?還是當那一千六百多個去租地的人若碰上政府徵地,也得和地主一樣去死?

    ECFA?護漁?有人居然還在口齒纏綿拿完全無關、甚至互相衝突的理由來替自己臉上貼金,難道還搞不懂就是人家覺得臺灣太傾中,連無害通過都不想算給你?這不就因為馬政府標榜的幾十年來和大陸最最要好的兩岸關係?人家在南海、東海與大陸間可都在有史以來的最惡劣關係之下,中華民國外交部又是哪隻眼睛沒看到這一點?

    咳,就不必談油電雙漲了。臺電中油的內帳透明了沒有?油價幾年來跌了多少?臺灣人民不是不會算,這些國營事業就等著2016慢慢滴算,好嗎?

    環太平洋如果要軍演,中華民國國防部提著褲子和口袋和別人一齊上場的機會有多少,有人自己該踮踮份量。那不只是可以看誠意而已,募兵到底成不成,也是一個能夠看實力的指標,可以嗎?

    Reply
  2. nqm

    菲律賓又扣下一次臺灣漁船了。想當年,愛國商人弦高是把自己的肥牛送上來襲之秦軍前面,以犒軍方式喑示鄭國已有線報且有戰爭準備,又加急請鄭君提昇作戰情勢讓秦軍見到,因而使鄭國成功脫離戰爭狀態。如果當年弦高反其道而行,跑到秦軍前面說牛都送給你,請你別打鄭國,同時又送信給鄭君說,我的牛都給秦軍了,別派軍隊過來以免打起來,那恐怕鄭國早早便消失在春秋歷史當中,不是嗎?秦國若看到如此愚蠢的行事竟能影響國家大計,不拿下這種國家才是逆天,好嗎?

    第三次講和平倡議有什麼用?人家都在家門口搶人了猶然袖手清議老莊之無為而治,別人可不會認為這種天性叫做和平滴,是不是?搶你一次得手,再搶幾次也不過費點口水(反正你只會動口,又綁死自己說絕不動手),這種人不去搶,難道去搶旁邊那個一直在往外擴院子的?你又愛說和他很麻吉,打你給他看剛剛好,難道不是嗎?

    而那個常被自己宣傳很要好的鄰居,又是怎樣想的?在62號文出現前,臺商之前也差點被取消超國民待遇,因為人家當初對你好是有條件滴:就算不敲鑼打鼓,一頂小轎從側門抬進去你就要自認是他家的人;既然已是他家的人又怎麼可以特別對待?還不知道差點做了小三、小四、•••小N的某些臺商還挺喜孜孜,仍舊不懂大家族的飯碗小妾最難捧,是不是?

    看看,都還不是正經親家,到你家門內站站就指名你家還沒動工的錦鯉池千萬不可放水,要不然他以後都不進來。其實說不定他私心以為你家院子離馬路較近,以後訪客經過都先停留在你家附近對錦鯉池照相打卡,他家的就沒人看,在網路上的點閱率就要一落千丈。畢竟他家

    Reply
  3. nqm

    前次上傳失敗未完整,故重傳一次。請見諒。
    ——————————————————
    菲律賓又扣下一次臺灣漁船了。想當年,愛國商人弦高是把自己的肥牛送上來襲之秦軍前面,以犒軍方式喑示鄭國已有線報且有戰爭準備,又加急請鄭君提昇作戰情勢讓秦軍見到,因而使鄭國成功脫離戰爭狀態。如果當年弦高反其道而行,跑到秦軍前面說牛都送給你,請你別打鄭國,同時又送信給鄭君說,我的牛都給秦軍了,別派軍隊過來以免打起來,那恐怕鄭國早早便消失在春秋歷史當中,不是嗎?秦國若看到如此愚蠢的行事竟能影響國家大計,不拿下這種國家才是逆天,好嗎?

    第三次講和平倡議有什麼用?人家都在家門口搶人了猶然袖手清議老莊之無為而治,別人可不會認為這種天性叫做和平滴,是不是?搶你一次得手,再搶幾次也不過費點口水(反正你只會動口,又綁死自己說絕不動手),這種人不去搶,難道去搶旁邊那個一直在往外擴院子的?你又愛說和他很麻吉,打你給他看剛剛好,難道不是嗎?

    而那個常被自己宣傳很要好的鄰居,又是怎樣想的?在62號文出現前,臺商之前也差點被取消超國民待遇,因為人家當初對你好是有條件滴:就算不敲鑼打鼓,一頂小轎從側門抬進去你就要自認是他家的人;既然已是他家的人又怎麼可以特別對待?還不知道差點做了小三、小四、•••小N的某些臺商還挺喜孜孜,仍舊不懂大家族的飯碗小妾最難捧,是不是?

    看看,都還不是正經親家,到你家門內站站就指名你家還沒動工的錦鯉池千萬不可放水,要不然他以後都不進來。其實說不定他私心以為你家院子離馬路較近,以後訪客經過都先停留在你家附近對錦鯉池照相打卡,他家的就沒人看,在網路上的點閱率就要一落千丈。畢竟他家

    Reply
  4. nqm

    要點閱率,又怎麼不希望獨享粉絲的關注?

    Reply
  5. nqm

    對了,假如有人老想指使你家的人,又有人老想覬覦你家的錢,到底是你的問題還是別人的問題?如果覺得問題在自己,努力不給人看扁當然就是唯一的解決方式。若要老覺得問題都在別人身上,都是別人不和平才造成一切動亂,但卻只要大家口頭宣稱愛好和平之後便無事不可解決,那恐怕問題才剛方興未艾,可以嗎? 

    Reply
  6. nqm

    廢死不廢死,成了這幾天的爭議。小女孩兒是無辜的,家屬也是無辜的。若是剜去了愛錢如命者的心頭肉,照莎士比亞的"威尼斯商人"來說,也是得從最靠近心臟的地方切下相當一塊,方才合法滴,不是嗎?

    法律的規範是否合乎正義,在於執法人的高度。法匠是一定會動手把心臟挖掉滴,但不是法匠難道就不能判死?以借錢試圖害命的人因為沒辦法切人家身上的肉而不流一滴血,就得以放棄債權、入獄的方式交換意圖殺人的罪名,要不然沒命的機會也是有滴。一言以蔽之,以莎翁的案例而言,正義完全在於法官的裁量權以及律師反映現實指出盲點的能力,難道不是嗎?

    所以不是判死刑就是正義當然沒錯,但是沒有死刑作為人類惡行的底線,並不合宜。這當然就是因為人類的惡意沒有底線,誰能說不是呢?換句話說,以有限的手段處理惡性的無限創新,作為正義的一方老早處在劣勢之中。說要廢死,恐怕針對犯意及惡性的懲治如果沒有能力相對客製化,例如若使人失血過多至死,就要此人身上帶個永不復元、不斷流血的傷口之類,恐怕不但正義沒了,連理性也將沒有立場,是不是?

    在北投殺童案中,犯人的哥哥在受訪時請執法者不要輕判。顯然連有血緣關係者在面對惡行時也是無法作為惡行的支持者滴。這種事本就放諸四海皆準,不管親疏遠近,若犯了眾目所指之罪,絕對不要指望血胤能有什麼幫助。這在社會案件上是這樣,在國際社會中難道不是如此?沒有錯,南海和東海和平倡議果然是個空殼,但是若在南海或東海上因為長久的怨恨而非要割下別人身上的一磅肉,千萬不要以為一滴血都不流是可能滴,可以嗎?

    Rep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