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柯文哲在乎的只是錢?

By | 2015-05-11

前言:別忘了,當年,陳水扁和馬英九,也都是媒體寵兒,扁迷、馬迷氣焰更囂張,「啦啦隊媒體」真要排隊可能可以排上一公里,太多人爭相要當扁、馬之「自己人」‧‧‧如今,安在哉?

===【照妖鏡】===

 

平誠可貴,正義價更高,只要肯出錢,兩者都擺平?

敲鑼打鼓好幾個月,圖窮匕見,原來,柯文哲新市府猛打所謂的「五大弊案」,真正的關鍵就只是「錢」,只要財團肯吐一點利益出來,沒有什麼不能談,有錢什麼都可以談

松菸文創是剝削、大巨蛋是掠奪‧‧‧這幾個月以來,台灣人民看到過去馬英九與郝龍斌市府BOT的光怪陸離,血脈賁張、義憤填膺,沒想到最後的解決方案竟是,只要肯出錢,柯P就好談‧‧‧

松菸文創爭議,報載誠品說願意多出錢,事情好像就可以擺平,請問:那些無財無勢的文創青年,繼續被剝削,繼續付出高額的租金給富邦和誠品,而柯文哲市府加入抽成分紅的剝削之列?

關於大巨蛋更是不可思議,民主國家政府施政的第一原則就是「依法行政」,柯文哲私下委託的「廉委會」指斥馬英九在議約過程並未完全依法行政,但是,指控弊端卻又拿不出馬英九市府的「對價關係」,貪污舞弊可以喊得很爽,證據在哪?

更離譜的是,沒有法源依據的「廉委會」當然可以受柯文哲「委託研究」,但是,真正被人民授權的公權力機關,還是柯文哲市政府,所謂的「廉委會」把「委託研究」交給柯文哲無可厚非,要如何作為?就該照步來,柯文哲市政府依法行政!

依法行政準則下,「照步來」是柯文哲市政府的權責,哪有「廉委」可以說三道四,猶如法官、裁判官‧‧‧

更扯的是,這些「廉委」說來說去還是「錢」,談的都是「權利金」,還創造出「合法不合理」的天方夜譚,大巨蛋的安全問題、交通衝擊、疏散動線‧‧‧好像在「權利金」之下,都不是真正的重點

公平誠可貴,正義價更高,只要肯出錢,兩者都擺平?

此時此刻,看到紛擾的話題與新聞,我只會再度想起了曾經風靡英倫後來又落寞的英國前首相布萊爾。

布萊爾有個親信叫阿拉斯特‧甘特(Alaistair Campbell),曾被英國公論封為「英國第二有權力之人」、「扭轉沙皇」(Czar of Spin),他建議布萊爾在首次內閣會議上要求閣員叫他「東尼」,而不稱他「首相先生」,成功替布萊爾創造了「人民的首相」親民形象。

「扭轉」的妙處就是不斷操弄政治修辭學,用最淺顯又帶有感染性的字眼,搶佔媒體頭版話題,操控議題設定權。

布萊爾和甘特能夠大搞「扭轉」媒體政治,是他們也是絕頂聰明,看透了當代媒體之膚淺與「媒體政治」的竅門。

這個訣竅就是他們根本不信任民主卻依賴民粹,他們懂得運用民主機制得到權力,卻更相信「老百姓的水準就是這樣‧‧‧」看透了只要不斷操作話題,「餵養」記者和媒體老闆,就不需要辛苦靠紮實的政策來維繫權位

這些人、這些事、這些年,看多了‧‧‧

擔任過政治公關顧問的古達(J.Kyle Goddard)曾在《紐約時報》撰文說:「對記者來說,用調羹餵食比讓他們如清道夫般,在政府或企業中搜尋下一條新聞要輕鬆許多。」

理由很簡單,媒體在資源相對有限的弱勢情境,與資訊不對稱的不對等之下,為了有稿子能寫,有獨家話題可以搶到版面,或是爭取到些微薄的「置入性行銷」,自覺或不自覺地會去接受政客的「調羹餵食」,給了政治部門操弄的可趁之機。

美國華盛頓大學教授班尼特(Bennett)在他所著,討論政治新聞性質之《新聞:政治的幻象》中,更指出當代政治在新聞甘於「調羹餵食」自殘下,其實是「務虛凌駕於實質」(Style over substance),一切,都可以被扭轉與操弄,在政治幻象中凌駕了真實政治該有的理性判斷、折衝平衡、價值選擇‧‧‧

媒體為什麼甘於自殘?因為他們知道能夠得到更多的「調羹餵食」,在資訊不平等的現況中,他們可以超越對手,表現的更權威,更能唬住閱聽眾,以及更多的「收視率」。

遠在1961年,在美國歷史與傳播學者丹尼爾‧柏斯汀所著的《形象》(The Image)就提出了社會將會面對的困境:柏斯汀創造出一個「假事件」(pesudoevent)概念,指出在傳播權框架中的「照鏡子效應」,因為社會已深陷入一個事事經過規畫的世界。

柏斯汀說:「管它是事實或幻想,印象變成是重心,它的目地就是籠罩住真實,美國人的生活變成印象櫥窗,只展示出一些凍結的假事件。」

持續創造「假事件」熱鬧騰騰?不也正是台灣當下所有政治喧鬧的本質

公平誠可貴,正義價更高,只要肯出錢,兩者都擺平?

但是,成也扭轉,敗也扭轉,甘特和布萊爾搞到最後,終於被看破手腳,因為扭轉只是手段,不能是施政的目的,過度扭轉的結果,布萊爾最後被譏為是「只有扭轉,沒有政策」、「花太多時間在追逐明日之頭條新聞」、「施政被扭轉機制所控制」、「利用扭轉來掩飾施政的失敗」。

英國媒體更創造了一句形容詞叫作「一匹找不到跑道的賽馬」,不知道自己是什麼;也不曉得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甚至連自己該走什麼路,該往哪個方向都搞不清楚。

問題是,找不到跑道的賽馬即使跑得精疲力盡,最後也跑不到終點,只會找來更多的麻煩,製造更多的問題。更嚴峻的事實是,賽馬亂竄,當然是騎師的責任,柯文哲如今正是坐在馬背上之那一位責無旁貸的騎師,怎麼能不因此焦頭爛額呢?

不要太迷戀於上任五個月,媒體頭條有幾次、「軍機處」高掛「一堂和氣」、「你給我試看看」‧‧‧這些「放煙火式」話題操作,柯文哲靜下心來仔細想未來市政的主軸與方向,更重要!

不然,恐怕很快就會有那麼一天,柯文哲也會像布萊爾一樣,從媒體寵兒一夕變成「找不到跑道的憤怒馬」,過去,陳水扁曾經如此、馬英九也曾經如此,但願,柯文哲真的可以不一樣,千萬別複製過去的教訓‧‧‧

別忘了,當年,陳水扁和馬英九,也都是媒體寵兒,扁迷、馬迷氣焰更囂張,「啦啦隊媒體」真要排隊可能可以排上一公里,太多人爭相要當扁、馬之「自己人」‧‧‧如今,安在哉

2 thoughts on “原來,柯文哲在乎的只是錢?

  1. nqm

    現在富邦和誠品都出來說他們沒賺錢。奇怪了,到底BOT的目的在作公共事業,還是替業者賺錢?

    密會不密會這件事,當然應該在乎滴。不在乎怎麼捅得出來馬和趙藤雄眾目睽睽(他們自己說有十餘人與會)之下同意一大堆市府讓利的東西?這十幾人難道不都應是調查中該替自己說明一下的人士?怎麼可以只給馬英九和李述德說他們自己話的機會?搞不好他倆可以說,都是這其它十幾人逼他們同意的,不是嗎?

    不但這大巨蛋的十幾人該出來重述一下現場,松菸的富邦和誠品既然已經出來說話,也該把自己合約給大家曬一下,為什麼有辦法賺錢賺到可以買下聞名世界蠟像館的富邦以及不必簽什麼服貿就能在香港、蘇州、上海不斷展店、搞商場、賣人文住宅的誠品,在臺灣兩者一起弄的BOT就會不賺錢、搞到沒辦法交錢給臺北市政府?一加一就算不能大於二,也不准小於二不是嗎?不然簽下這樣一個處處漏洞、還給人口實說地上權不交給我依法就不能交錢給你的BOT合約,當年的臺北市政府是覺得自己很厲害嗎?法治給這種人追殺到只替業者守住錢包,哪個人有臉出來說,松菸的BOT是大家都能贏的案例?

    說到大家都能贏,馬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地秉持同樣追殺臺灣主權法理空間的方式,又在提南海資源共享、大家都不要管主權這件事,同時間假裝沒看見日菲針對大陸所作的軍演。明知沒人理,還要對華爾街日報洗腦,無怪乎人家不禁要問,貴國是覺得在南海是很自由嗎?在軍備競逐的地域還嘴硬沒什麼事,顯然對自由不受外力威脅的定義是毫無認知滴,可以嗎?

    所以可知,有人口中的大家都能贏,其實只有自己贏而已。而到底臺北市有沒有贏、會不會贏,再說一次,就看柯P要做到什麼程度。協調這件事,不是只有個人去作而已。當年大巨蛋都可以有十幾人與會去給人當墊背,今天要談松菸又怎麼不該把所有市府相關部門拖下水,是不是?

    Reply
  2. nqm

    馬顯然在朱執意不選、馬本人又無法替吳直接拉抬聲勢的狀況下,只好不斷一再出來賣老臉,藉抗戰週年啦、就職週年啦種種理由拼命開記者會,執意一招闖江湖地拿"九二共識"當神功護體。可是就像金庸筆下的絕情谷主一般,功夫一旦練錯方向,所謂護體神功一沾葷腥便馬上破功,數十年苦詣化為流水如同不值錢的笑話,不是嗎?

    就說了,沒正式簽過合約在國際上就是啥都沒有,就像結了婚沒登記,誰有依據認可這兩人是一家子、可以互通金錢、彼此授權?難道就憑二道曖昧書信正式關係就要成立?這種濫交才是對婚姻關係的不尊重,可以嗎?居然將兩岸關係中的主權部份建築在模棱兩可的語言(還不是文字,據說只能各自去口述)之上,這不是輕浮,什麼才叫輕浮?這不叫拿兩岸關係中的中華民國主權開玩笑,什麼才是?

    一廂情願才是鏩傷兩岸關係的最佳方式。過度傾中已然造成國民黨低信賴度的執政現狀,是滴,就是臺灣人民希望保持的、在去年大選之後底定的否定傾中政策的現狀,馬政府到底是那一點不解?現在執政黨就連想推個2016總統大選眾望所歸的候選人都如斯困難,不是嗎?對臺灣人民來說沒有不解,只有令人解high的執政黨,是不是?

    如果沒有太陽花,馬什麼時候才會交出黨主席、國共會什麼時候才會把中小企業、臺灣青年的未來當作主軸?本來沒有那一天滴,好嗎?大家都很清楚,創造這段歷史的人究竟不會是馬英九。而小朱能不能創造沒有九二共識還能生存的執政黨,端看他自己要不要讓執政黨在臺灣生根茁壯。浮萍本輕浮無根,而臺灣是絕不可能將自己托負於輕浮之人、無根之黨滴,可以嗎?

    大陸經濟到什麼狀況老習自己也很清楚,現在也並非可以裝大爺給臺商多少利多的時候,要不然為啥也老是鼓勵臺商轉作高端產業?大陸自己地方政府債多了去,還能管上臺商的補貼?臺灣人民看看現在的苗栗就一清二楚,何必拿"九二共識"作幌子?就說了,有些人口中的合則兩利其實只有利己而已。把開記者會當宣傳大聲公開到稀鬆平常、令人見笑的政府,就是從來沒把溝通當一回事才會淪落至此,而代表這種政府出去談兩岸、搞夏張會的陸委會究竟能代表多少臺灣人民的心聲,豈不更加令人存疑,是不是?

    Rep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