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習近平,朱立倫判死刑‧‧‧

By | 2015-04-16

前言:對北京而言,朱立倫卻是比蔡英文更不可信賴的人物,因為在《維基解密》接露美國情報之後,朱立倫是全台灣被CIA列名「保護」的唯一政治人物,美中正在爭霸,北京早就給朱立倫定調是「CIA在台灣的暗樁」。

===【透視鏡】===

無意外,民進黨推出了蔡英文參選二○一六年總統,雖然許多泛藍人士依然以四年前我所發明的「空心菜」在譏諷蔡英文,不斷質問蔡英文的「兩岸定位」,蔡英文成為「第一位女總統」的勝算依舊。

蔡英文的勝算,並不是蔡英文經過這三年有所努力,改進許多,而是,放眼整國民黨與泛藍體系,根本沒有可以在二○一六年和蔡英文匹敵的對手!

吳敦義?別逗了!

吳敦義堪稱是台灣當今政壇的「奇蹟」,馬英九應該已經是全台灣最不被信任、最不受歡迎的政治人物了,偏偏還有一個吳敦義,硬生生可以聲望比馬英九還要低,國民黨真推出吳敦義挑戰蔡英文,肉包子打狗‧‧‧

郝龍斌?更逗了!

光是面對柯文哲的積極查弊,所謂的「五大弊案」雖然很多證據指向馬英九,但所謂「弊端」貫徹落實和執行,甚至還「變本加厲」,都是在郝龍斌的八年台北市長主政期間,郝龍斌與馬英九已是「命運共同體」,由郝龍斌挑戰蔡英文,結局,和吳敦義差不了太多‧‧‧

王金平?別騙了!

最近積極拱王金平的「造勢」活動很多,放話也多,很有趣的是,除了那些地方派系色彩濃厚,國人普遍痛恨的「利委」和一些夢想當「國王製造者」的所謂「超級名嘴」外,民進黨支持者和泛綠人士也很積極。

這現象很有趣,據瞭解,蔡英文已經在鋪陳「執政之路」,若是當選總統之後更不許國會扯後腿,在主導立法院前提下,泛綠陣營中當然不容許「萬年總召」柯建銘變成「下一個王金平」,民進黨內盛傳,葉宜津和陳其邁將是蔡英文心許的國會代理人,前途岌岌可危下,拱王聲浪中,柯建銘的動作和角色,耐人尋味‧‧‧

最重要的是,王金平有票嗎?一個立委參選出身的政治人物,現在連回鄉參選都不敢,一定要拿到「不分區」保障的人物,他是老謀深算,心知肚明,選票早就離他越來越遠,惺惺作態,是在坐地喊價,等待「交易」‧‧‧

那就宋楚瑜吧?這簡直是天方夜譚了!

過去二十年,宋楚瑜無役不與,除了「選里長」之外,市長、總統、副總統選了好幾回,酒店關門仍不走,鐵門拉下還想賴,終於只剩下五萬多票,如今七十好幾還想戰?吳敦義和郝龍斌一定非常不服氣!

說到底,國民黨已經被「金馬指揮部」玩殘了、搞垮了,土崩瓦解,還有連勝文的精采政治自殺,整個國民黨內,上上下下就只剩下最後一個「獨生子」朱立倫了,歷史不會重演卻常雷同,「崇禎」亡國後,就只剩下「朱三太子」的民間傳說‧‧‧

那麼,二○一六年,會再重演「英倫大戰第二集」嗎?許多人也正在蓄勢待發想演一場「拱朱大戲」,可是,五月初,朱立倫就要上演一幕「政治自殺」!

國民黨的政客到現在都還搞不清楚,真正的「死亡之握」並不是馬英九而是習近平

二○一四年初,連勝文和習近平一握,不但政治前途後來全毀,和中國關係深厚的連戰、吳伯雄家族都在選舉慘遭「滅門」,就是因為國人不信任國民黨壟斷兩岸和平紅利。

等待「拱朱大戲」的朱立倫在這種氛圍當中,真的和習近平一握必是「死亡之握」,「取得習近平的認可參選資格」大帽子一下,連勝文的悲劇,保證在朱立倫身上重演。

最尷尬的卻是,朱立倫不得不見習近平,因為兩岸和平還是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所樂見,人民痛恨的是國民黨系統與紅頂商人不但壟斷「和平紅利」,還「鯊魚返鄉」荼毒台灣人民!

但是,對北京而言,朱立倫卻是比蔡英文更不可信賴的人物,因為在《維基解密》接露美國情報之後,朱立倫是全台灣三個被中情局CIA列名「保護」的唯一政治人物,美中正在爭霸,CIA對於朱立倫的青眼有加,北京早就給朱立倫定調是「CIA在台灣的暗樁」。

朱立倫的難題就在於此:如果不化解北京對朱立倫的不信任,朱立倫若主台灣大政,習近平對國民黨的不信賴絕對不輸於李登輝和陳水扁,兩岸局勢又將是陰霾深重,甚至戰雲密布,會比蔡英文當選還更詭譎

但和習近平握手,朱立倫也承受不了「習近平死亡之握」恐怖殺傷力‧‧‧

哀‧‧‧台灣無人,蔡英文勢必將檢了大便宜,「空心菜」當政,國民黨卻別怨,也沒資格抱怨,這就是國民黨執政多年不長進,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報應了。

至於台灣,就當作是老天給台灣的磨練吧,災難尚未過去,撐著點,等到二○二○那一年,看看有沒有新的政治人物成長和茁壯,再說吧‧‧‧

天佑台灣人民、天佑中華民國!

10 thoughts on “見到習近平,朱立倫判死刑‧‧‧

  1. nqm

    小朱既然已經說不選了,證明他確是知道祭壇是個多可怕的地方滴。在沒把握之前他才不上去,不是嗎?

    就像有人說怕食安問題給小孩對化學的壞印象,就到各鄉鎮去用化學品變魔術給孩子看。事實上,娛樂是一回事,應用又是一回事;帶小孩去看馬戲班卻不告訴他們花衣吹笛人的故事,並沒有正確教導孩子對世界的認知。當孩子看見花花綠綠的顏色變化還以為化學就是那樣,而看見家附近的化學工廠爆炸燃燒時也一片紅紫黄綠卻不知道要躲,就是沒認知生命健康高於一切的重要性。當只有一知半解時,當然不如全不知道,還是以本能的警覺和常識為重,是不是?所謂劑量是給搞化學知道的,而之前煉丹士(就是古代化學家)死掉的也不少,現在化學家難道就真的敢宣稱掌握所有正確劑量?一般人對所謂劑量還是聽聽就好,可以嗎?

    大馬桶蓋事件又何嘗不是如此?遠雄號稱人家的模擬不專業,那遠雄自己的假設難道就對?要避難時高密度人潮中人和人之間的爭道、推擠,可以成為一秒跑1.5公尺的前提嗎?也許打倒前面所有人就可以達得到,但那就是暴動了,難道不是嗎?在沒有暴動下如果沒辦法一秒跑那麼快,那就還是比遠雄自己極限下的模擬疏散時間還要久。這些常識都必須是建立模型的準則,沒有常識,怎麼可能跑出貼近現實的模擬,不是嗎?還有,大馬桶蓋設計師號稱它燒不起來,那地下整片連通道如果因爆炸坍塌呢?不用遍地火起也是可以死人滴;這不是常識,什麼才是常識?

    大馬桶蓋設計如果不想是超現實設計,還是自己拿回去好好反省。建不起來的大馬桶蓋就連馬桶刷也不是,不但遠雄不可能由超現實的東西拿到錢,不一定連替遠雄打官司的人也一樣。當然啦,如果有人願為遠雄超現實的正義打免費官司,那自然是自己的選擇了,好嗎?

    Reply
  2. nqm

    對了,沒穿衣的國王還是得端著架子在遊行中走到最後滴,要不然更是難看,不是嗎?所以現在所有辯稱沒有圖利、依舊跳針說東海很和平卻不看日本軍機的起飛架次是如何升高等的回應其實聽聽就好。有沒有圖利本來就只須從結果來看遠雄事實上在當年市政府決策上有沒有實質被讓利,難道不是嗎?工程會又不管錢,誰能管錢多錢少不就是誰要負責?至於東海和不和平,老實說,現在臺灣買的哪架飛機是用來巡弋東海?誰還真能把這種口惠不實的和平當真?

    當初的市府團隊要硬撐,是因為某些人還要擺現在的架子;遠雄若選擇撐下去,難道還以為自己可以去接亞投行的生意嗎?真那麼有雄圖決心,早就可以像大陸中建一樣,去自己做泰國、埃及、阿爾及利亞、美國的大生意,人家當初也沒有亞投行的管道,是不是?如果是只能靠政府給的特許過活、因為政府支持成功排擠國際企業的廠商,自己又憑什麼可以覺得能代表臺灣去在國際競爭下打敗所有國際企業丶接到亞投行的生意?

    要是老覺得認識誰是做大生意的前提,最好要清楚,這種好用的人際管道人家不會留著自己用,何必留給一個沒實力的二楞子?說過了,有些人對事物品質的觀點大概只能停留在某個程度而已。即使臺灣參與亞投行,上億的門票錢又豈能花在沒有自覺的廠商身上?外面可不只是叢林而已,若有人以為能以走偏鋒方式養大某些球隊好去打大聯盟,恐怕這種夢話想想就好,可以嗎?

    Reply
  3. nqm

    就說了,所謂九二共識到底在對方是怎樣想的,臺灣人民可不能不淸楚。果然圖窮匕現,亞投行所拼出的地圖總算帶出對方真正的視角:臺灣不會是創始會員,因為大陸不認為臺灣具有主權。執政黨從以前自欺欺人的所謂主權各自表述的說法,人家根本不放在心上;這當然等於在大陸看來,完全沒各自表述這回事的空間,難道不是嗎?

    在這種情況下,陸委會居然還要談夏張會,就更別提還有國共會了。執政黨長年對內與對外的兩種說法,顯然只是製造假性和平的策略而已,就如同不斷宣傳東海和平的狀況一模一樣:以不彰顯自己的主權換得表面上的平靜,但卻變相地將臺灣推向愈來愈苟延殘喘的道路。國際間本就是大聲有糖吃的地方,看看伊朗,就因為把握住週圍反恐的企機,拿撤核武也能換到俄國的飛彈,是不是?人家可不只甘為政治卒子而已,想要的可多了,好嗎?

    在外交國防上的大方向既是如此兩面為人,那馬在市長任內主談出來的大馬桶蓋呢?讓利讓到頂了天,但又有什麼真正監督的措施作為確立執行的手段呢?遠雄不停變更團隊及設計、展延完工是鐵打的事實;即使是外包廠商,如此明確為増進其單方商業利益的大動干戈以增加商業面積,以致造成今天的安全性爭議,還要說自己都沒錯,那難道錯的是要求安全的消費者?遠雄還真別以為找它麻煩的是臺北市政府,可以嗎?現在它要面對的,可是未來的消費者冷眼觀望。現在硬賴硬撐著以為只要蓋完就能開始收錢,金流就能沒問題嗎?那還真和馬政府處理亞投行的模式一樣樣,在沒用的地方想太多,不是嗎?

    對大馬桶蓋,遠雄要是真的一根鋼纜都改不了,就表示在現有設計上遠雄已經把空間都利用浄盡,毫不能轉圜;這可不是個好設計的徵象。就連製作微小的IC設計,設計者都必須留下功能性調整和可供製程轉換容許度的空間,才能達到良率最大化,那一個動也不能動的大馬桶蓋若是堅持它作為有爭議的大馬桶蓋命運,那末,恐怕當日後沒有消費者願在遠雄的商場花超過一個馬桶刷的錢,可別說沒人提醒過遠雄,行嗎?

    Reply
  4. nqm

    夏主委到如今終究承認兩岸對「一個中國」含意認知不一樣,是個問題,但他說出的「對我來講不是問題,因為我堅持我的中華民國」之言,如果不是阿Q,什麼才是阿Q?

    要避免阿Q的命運,當然必須思慮早於行事多矣,而且不能人家隨便指個空白自己就誠惶誠恐或高高興興地畫押。要是連問都不問一聲就主動畫押,恐怕不是自我感覺太過良好,不然就是嚇到連個吱聲也沒了。馬自己說兩岸之間只互相承認治權這碼事,人家白紙黑字寫下來了嗎?自己說得挺高興,但是人家眼中把臺灣政府的治權真需要當一回事嗎?馬自己開放教育交流,人家來臺灣全不管,卻把自己小孩從小就送去思想會受管制的地方給人洗腦,難道沒這回事?要是大陸真看得起馬政府的治權,又何必打臉馬政府的亞投行申請打得這樣重?面子既不必做給你,自然什麼權都沒放在心上,不是嗎?自己自說自話得再高興也沒用,好嗎?

    就說了,國際就是個大聲才有回應的地方,這對人治的社會尤其如此,而大陸更是在人治國度中的人治化程度是排名前列數一數二滴。自己頗喜做小服低的小樣,人家又為何要讓?除此之外,人家也看準某人的阿Q個性,即使吃大虧也只會向臺灣人民另外搬演一套說法,好遮掩不濟事的各項作為,是不是?到現在,國內各項施政的敗象顯現,高鐵、大巨蛋、美河市、核四⋯等等,哪一項不是超大手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里程碑?就像如今的苗栗縣長,就認認份份地做他的縣長,說出"不能乞丐穿西裝"的感言,上任先砍二十七億,免得縣民身上背的債務愈來愈多。這不是心中有縣民的縣長,什麼才是?這怎麼不會比他的前任不自量力濫搞音樂會、燒大錢放煙火好得多?

    好罷,王院長的官司也沒了。但有人不依不饒,為了未來可能的釋憲或修憲,難道現在又想藉提名自己屬意的大法官,以鞏固萬年不變、已經跟不上時代的中華民國憲法?事實上,現在兩岸之間,唯獨中國大陸並未實行這套憲法,而且根本因無視中華民國主權而將此憲法當作中止,停留在民國三十八年的階段。如果身為領導人只認為依法行政比與時俱進重要,那其實不必臺灣人民把他的內閣看作看守內閣,此人老早把自己看作政權與治權的看門人,心中早沒有臺灣人民這個主人,只等著新主子到來好把鑰匙交回去,不是嗎?

    第一次世界大戰可是發生在歐洲火藥庫,起因正是塞爾維亞的被併吞,以及其年輕人的反抗作為。誰能說,歷史不會重覆自己?戰爭一向並不走向以戰求和之人,而是喜趨不擇手段以求歷史虛名者。更應該說,人應該明白,戰爭從來不是人的自由選項,人會走上戰爭之路,必有被戰爭選擇的原因。想要避免戰爭?那就讓戰爭自己避開,而不要自己逃躲戰爭,可以嗎?

    Reply
  5. nqm

    再說一次,弄明白所謂"九二共識"到底對方是怎樣認為滴,是能替臺灣向外溝通成功的惟一方法。如果馬政府到現在還在著重一再用同樣方式打算洗臺灣人民的腦,恐怕這種對根本問題缺乏認知的症狀,才是馬政府至今所有作為都建築在沙灘上,只要洪水一旦捲過就一事無成的核心原因,不是嗎?

    將李總統當年在國統會的結論當作"九二共識"的基礎?最好是啦,好嗎?人家中共見縫插針、見文生義的政治本領本來就一等一,要不然在當年國共一致抗日的名義下怎麼大部份死傷的只有國民黨的軍隊?中共願意同意一個在當年自己都不去多解釋的名詞,當然是為了日後在更佳狀態下可以另用合適自己利益的方式詮釋這個名詞,難道不是嗎?會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的狀況的,除了不斷拿已經被洪水沖刷到面目全非的沙堡來安慰自己的阿Q,還會有誰?陸客和陸生政策,已經證明對實質面上的本地遊覽業營利和私立大學的延續沒有正向幫助,而在其它什麼口旁風所提的交流面向都只是夸夸其談而已,甚至過多未管理出入境的陸客也只會增加更大國安壓力。最近海關不檢縱放未過的食品入關銷售的案例,政府自己都說是人的問題,那如果該出臺灣的陸客沒出去,豈不也定是人的問題,是不是?

    至於ECFA還在提這種二十幾億美元的免稅額,卻不提上兆資金流入大陸的現況,更是阿Q心態的具體表現。而二岸共同打擊犯罪,又怎麼只聽聞臺灣遞解來臺旅遊的大陸一房二賣經濟犯回大陸,像陳由豪或類似捲款逃去大陸者,什麼時候聽說大陸連人帶錢還給臺灣過?自己朝自己臉上貼金不手軟,豈非阿Q者乎?更不要說美日剛剛修改過的安保條約,日本才從美國的被保護者升格為美國的同盟者,這種意義,和只是出嘴巴的東海和平倡議豈可同日而語?這種事情,美國知道、日本知道、顯然中國也知道,但大概只有從沒和他國參與聯防演習的阿Q不知道而已。就說了,維護海峽的和平不是只靠出一張嘴自己說說就算數,當戰爭的企機掌握在別人手上,幾乎就等同潛在的戰爭受害者,哪還能侈言和平的貢獻,可以嗎?

    至於所有到現在的經濟多邊與雙邊協定,沒有簽成的原因其實大家心知肚明。一句老話,名不正而言不順矣。當大陸四處用"九二共識"嚷嚷,以前暗示如今明示臺灣就是一個沒主權的地方,大陸隨時可以伸手搞一夕翻盤,那誰要和臺灣認真簽什麼大協定?沒要緊的旅遊協定簽一堆也只是增進別人遊覽業而已。亞投行申請,就是一個對大陸來說時機成熟的藉經濟轉政治的對外主權宣示,不是嗎?這就是臺灣人民必須明白,如果在"九二共識"上對方認定臺灣沒有主權,那臺灣談什麼的權力都沒有。這不只是一個名詞解釋的問題。沒有主權認定的"九二共識"版本註定臺灣的末路,遲或早而已,好嗎?

    從以前到現在,臺灣人民沒有放棄過自己的主權,也會為此而作最強悍的努力。有辦法為臺灣在對方面前堂而皇之悍衞這種主張的人,才有資格承天之命、實至名歸。要不然,任誰在祭壇之上,也只是祭品而已。沒有主祭者的祭壇,除了不斷上演祭品秀,又哪會有什麼好期待,難道不是嗎?

    Reply
  6. nqm

    小朱至少努力過了,是不是?但是在學之前下台的陸委會主委自顧自提民國三十八年前後的中華民國之時,老習是該微笑還是大笑?人家至少裝了聽不見像之前一樣維持禮貎,不是嗎?

    要提中華民國,怎麼不提現在的中華民國?是很難啟口嗎?在生理和某種心理意義上,女人創造世界,男人卻要面對世界。對於已經存在的世界現實如果連面對的勇氣也沒有,又要如何維護這世界的延續?說到女人,董大娘這回可著實創造了自己的火紅歷史定位,在國共會的記錄上可要大書一筆。但只可惜,董大娘不但不理睬"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了扁擔抱著走"的中華傳統,連沒有定居臺灣就沒有投票權的臺灣民主制度也搞不清楚,那末提定居大陸的臺商三十多萬個家庭的投票部隊,到底能有啥實際用途,其實很難教人相信滴,好嗎?

    說實在,陸配肯替臺灣人創造家庭和小孩,自然是好事。如果陸配有本事把老公全家都賺去大陸定居,逼孩子考試考到快發瘋來全力掙上全大陸前幾名大學的名額,或有辦法考上大陸重要都市的律師(人家可是靠排名來分發地點滴),臺灣也與有榮焉。但若是只打算享受臺灣的民主卻不作維持的貢獻,例如生病時就回來用用健保、在臺灣只要不爽就拼命上網罵在野黨或第三勢力,那作為一個臺灣媳婦實在有虧職守。作人媳婦不是只要會生小孩就可以。如果夫家開明,不能好好替夫家維持一貫家風,或者覺得夫家太開明,其實隨時可離婚或一開始就可以不用嫁,去捧會教媳婦跪下來擦地板的家庭飯碗就可以,不是嗎?

    就說了,女人創造世界;對於那些已經選擇自己女人的男人,請好好面對自己的世界,而且待在自己的世界就好,臺灣對這些大陸贅婿們只能祝予幸福。但是對臺灣女兒在大陸的,只有一句話:如果不想繼續捧人家飯碗,絕對可以隨時重新創造自己的幸福,是不是?

    Reply
  7. nqm

    對了,到底柯P能不能從松菸案和大巨蛋案中全身而退,其實也和小朱一樣,端看自己要做到什麼程度,是不是?

    如果富邦並沒有從誠品合約中獲益、且誠品又難以溝通是事實且富邦能舉證,那借助市府之力先作協調應該才是枱面上合理的步驟,不是嗎?松菸案的濫漡若是扶助文創,而當誠品本身並沒有需要被扶助,難道亳無官方介入的調整空間?當然,若是富邦都在呼擂擂說白賊話,誠品的獲利事實上經由別的管道圖利了富邦,只單單將文創公司的帳面作成虧損,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以這方面的懷疑,官方要介入又豈無手段,可以嗎?

    除此以外,大巨蛋又哪裡和浮洲合宜宅的狀況不同?一個地震檢驗出豆腐渣般的設計水準和建築品質,又怎會沒辦法拿來作協調?日勝生都面臨全額退訂了,不是嗎?如果連地震都幫不上忙,大巨蛋的人命就沒人救了,好嗎?

    事在人為,祭壇可不是白擺著好看光燒香滴。就說了,坐在上面什麼都動不了、一動就錯或連怎麼動都不知道的只能當祭品。當然啦,新北市巿長和臺北市市長在拼當祭品上面到現在為止都不是沒有機會滴,難道不是嗎?

    Reply
  8. nqm

    果然馬又重蹈覆轍,哪壺不開提哪壺,把李的國統會簽名拿出來現眼。有了這個簽名,馬夸夸其談、說自己超有功勞的兩岸現狀實際貢獻之歷史定位就絕對不是馬滴,而是老李滴,不是嗎?

    馬大概是急過了頭,完全搞不清楚他昨天大提特提的李蔡二人為何絕不居功。一個中華民國國統會的內部共識文件,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真滴承認了它的解釋效力,那難道中華人民共和國等同中華民國嗎?美聯社為何在國共會後先作出朱之一中意指終極統一的解釋,而在朱抗議後再改為朱所提之一中在大陸看來即為終極統一?恐怕此次會面結果朱之失策莫過於此。這表示對外(包含美國和大陸區域)而言,朱以中華民國官方身分(他可是以新北市長身分出國滴)向外溝通是失敗的,並沒有成功帶出中華民國的高度,是不是?小朱實在應該再去抗議一次,說陸方並沒有這麼認為滴。但是得費力抗議的溝通還算是溝通嗎?失敗就是失敗,有什麼好再搽脂抹粉?不過再現一次眼而已,好嗎?

    作為中華民國總統,最好還是搞清楚什麼是存續的現實再來說嘴。國統會已經是不存在的東西,而且也沒有任何其它承續機構。但就因為不存在,正給予對方藉時空凍結見縫插針的機會。一樣滴,這點大陸知道,美國難道不知道?不然終極統一的解釋從何而來?你雖然說你不是,但我看他就認為你是。這若還說不清楚,還要人家怎樣說才清楚?

    人家換了一個對口人物過來,到底是不是有重返亞洲的代表意義,不言可喻。再再提也不厭倦滴,就是"對方"心目中的"九二共識"為何,是臺灣惟一能夠向外溝通成功的方式。看來執政黨一直搞不明白,陸方並不是惟一能對"九二共識"下評論的"對象",是不是?

    Reply
  9. nqm

    看來小英已經要開始去作自己的溝通了。至於她的溝通對象所提出的臺灣關係法,在戰略架構上也是可大可小滴。人家就不會犯馬的錯誤,拿死文章框活人,最後大概不只惹得一身腥,好嗎?

    臺灣關係法純粹是斷交下的產物,不涉主權,是在沒有外交關係下但仍要對臺灣提供保護的白紙黑字合法條文。而"九二共識"這種在當年根本沒有雙方正式簽署的半吊子又怎能和臺灣關係法相比?就說了,國統會文件僅僅是中華民國內部文件而已,只要當年大陸仍舊沒有承認中華民國為合法組織、兩岸沒有同時正式公告簽署任何東西,就等於什麼也沒有。當年誰去和大陸代表一起簽名了?找得出來才有鬼,不是嗎?

    那現在老提"九二共識"就沒問題嗎?其實並不盡然滴。馬政府最好謹記中華民國刑法一百條:

    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以強
    暴或脅迫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謀者,處無期徒刑。
    預備犯前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就說了,如果一直洗腦中華人民共和國可以不經簽訂正式合約就逕行同意中華民國國統會結論,將置中華民國憲法於何地?中華民國憲法中任何國內事務沒有被其它國家或"非法組織"同意的空間,除非簽定正式協定。若是一再強調、製造不存在的合約意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效力,不用說,就是明明白白的內亂罪,可以嗎?

    可見馬不如李蔡久矣。人家碰都不想碰的東西,亳無敏感度的馬還要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這兩天美國基於臺灣關係法,提醒馬政府國防預算不到GDP的3%,顯然別人的分寸都一直拿揑得非常好。該說的都說了,還要別人怎麼幫?除非自己並不想被幫,是不是?

    要知道,因見獵心喜而見縫插針並不是一直可行滴。若兩軍交仗,亂軍之中突見一缺口無人把守,因而欣喜若狂地衝入此缺囗的下場,通常是成為袋中之鼠。"九二共識"議題顯然並不是什麼突圍的缺口,看有人一直沒頭沒腦地衝得頭破血流就知道了,難道不是嗎?

    Reply
  10. nqm

    路透社發表,俄國總理說,現在的中俄關係在中國參訪帶來諸多利多、兩國又共同舉行軍演之下,是有史以來最好的狀況,而和大陸如此麻吉的俄國又同時發了聲明,說反對臺灣加入任何僅有主權國家可以加入的組織,又說俄國絕對不會和臺灣締結外交關係。所以當華爾街日報問馬為何亞投行創始會員申請不被允准,馬只吞吞吐吐回答的政治因素,豈不被大陸借俄國之口直接說破?如今大約沒人受得了馬這種老愛往自己臉上貼金、刀切豆腐希望兩面生光的行為了,好嗎?

    不過大陸實在應該再忍耐一下滴,畢竟馬這種行為模式臺灣已經忍很久了。小不忍則亂大謀,這種時候爆出大陸想公告周知的真心話,真真對馬才是雪上加霜滴,是不是?不過臺灣人民還真感念久違的馬之豬隊友。沒有這種豬隊友的存在,又怎會締造去年年底的翻盤呢?

    只不過,不是中華民國國民可能不知道,中華民國刑法還有104條:

    通謀外國或其派遣之人,意圖使中華民國領域屬於該國或他國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預備或陰謀犯第一項之罪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用白話文解釋一下,以上條文的意思就是說,不管馬內心怎麼想,只要中華民國之外有誰大喇喇說中華民國沒有主權、而且存在另一個不叫中華民國的宗主國有權擁有中華民國領域、且馬竟膽敢應和或合作以達成此主張者,馬即犯此不折不扣的外患罪,可以嗎?

    也許大陸覺得馬已經是個沒必要的政治卒子了。沒關係,臺灣人民也老早以選舉表明對他的看法,但是臺灣人民也還正在很有風度地等待他下台的那一天。畢竟要是沒有民主風範,無論什麼國家也只是強梁團體而已,是吧?

    Rep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