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李光耀逼台灣投降中國‧‧‧

By | 2015-03-24

前言:面對著靠台灣建立起第一代空軍和海軍,每一年還靠台灣訓練軍隊的李光耀之「背叛」,竟還幫鄧小平來勸降,蔣經國並沒有勃然大怒下逐客令,他斷然回絕李光耀說:「光耀兄你搞錯了,我還有第三個選擇,走我自己的路!」

===【透視鏡】===

 

小平在葉劍英的支持下,打倒「四人幫」接掌權力,啟動中國的改革開放後,立刻在一九八○年代啟動了對台灣的「和平攻勢」。

首先,鄧小平透過葉劍英在一九八一年十月一日發表了帶有「一國兩制」雛型設計的《葉九條》,又派出密使在香港穿梭,邀請蔣經國到香港或在公海上艦艇相見,想要來一場「鄧蔣會」。

蔣經國知道鄧小平的攻勢就是想要招降蔣經國,雖然共產黨有很多「讓利」,但蔣經國神智清醒,甩都不甩。

李光耀自己提過,那一年,鄧小平百般誘惑都無法打動蔣經國,於是就委請新加坡李光耀到台灣來勸蔣經國,蔣經國還是 No、No、No!

李光耀告訴蔣經國說:「你現在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個路就是接受鄧小平條約跟他和好,另外一條路就是走你老爸的路,就是反共到底。」

當然,曾經惋惜新加坡離中國太遠,恨不得有辦法把新加坡拉到中國海岸邊的李光耀,不認為台灣還能繼續走蔣介石的反共路線,他是幫鄧小平來台灣勸降的。

面對著這個靠台灣建立起第一代空軍和海軍,每一年還靠台灣訓練軍隊的李光耀之「背叛」,蔣經國並沒有勃然大怒下逐客令,他斷然回絕李光耀說:「光耀兄你搞錯了,我還有第三個選擇,走我自己的路!

所以,不要只在憑弔李光耀的新加坡奇蹟,其實,和李光耀相比,蔣經國「台灣的命運絕不讓中國決定」的氣魄和意志,才是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該學習和繼承的最偉大民族資產。

那一年,李光耀代表鄧小平來勸降,吃了蔣經國排頭之後,從此之後,蔣經國更積極強化「革新保台」政策,鼓吹「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己的道路自己開」,中華民國和台灣的前途,北京沒資格指指點點,也不需要新加坡在旁說三道四。

蔣經國更在晚年開放黨禁、開放老兵回去探親,開放報禁,所有的禁忌都開放了,之後,以「贖罪」之姿,放逐思想箝制人民最深的王昇,也展現出對於「美麗島事件」鎮壓不同的態度,對於反對運動有了更多包容。

那一年,李光耀代表鄧小平來勸降,吃了蔣經國排頭之後,從一九八○年代開始,原本充滿「白色恐怖執行者」色彩的蔣經國搖身一變,不但加速推動台灣經濟起飛,厚植國力自立自強,還啟動了自造戰機和國防自主,捍衛中華民國之獨立自主,「革新保台」,開創了台灣「自己的道路自己開」之歷史契機。

蔣經國的功功過過,見仁見智,留待歷史來評說,他斷然回絕李光耀的勸降,堅持「台灣的命運絕不讓中國決定」的氣魄和意志,仍是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該學習和繼承的最偉大民族資產。

事實上,早在接任總統之前,在行政院長時代,蔣經國就已經知道「中國是中國,台灣是台灣」,雖然沒有說出口,為了「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的基本前提,做出重大決策

長期跟隨過孫運璿,曾被馬英九讚譽是「財經總設計師」,後來又當成「神主牌」冰封冷凍、供在神桌的蕭萬長曾經說過一個故事。

那是在一九七○年代初期的故事,台灣被迫退出聯合國,外交風暴席捲而至,邦交國家快速流失。

那個時候,才是台灣生死存亡的關頭‧‧‧

當時,台灣剛剛啟動「十大建設」,推動加工出口區,實施「客廳即工廠」,開始拓展經貿,當時的國民年均所得,僅一年四百美金以下,和現在世界各地的落後國家差不了太多。

退出了聯合國,外交上不被承認,台灣初萌芽的外銷出口馬上受到沉重打擊,因為台灣不能在自居是中國,中國更是和現在一樣千方百計在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R.O.C」不能使用的國家,高達一○九國。

怎麼辦?當時的經濟部長孫運璿和許多財經專家討論了半天,只有一個結論,「放棄R.O.C」,改用「Made in Taiwan」,也就是後來象徵曾經是「四小龍之首」台灣奇蹟的「MIT」。

不稱中國,改稱台灣,在那一個「刑法一百條」還存在,警備總部正囂張的年代,可是殺頭的叛亂罪。

孫運璿和經貿官員與專家談了半天,很掙扎,堅持正統,用R.O.C,可保平安,但台灣經貿死路一條;改用MIT,就是叛國罪,就是台獨意識!

台灣經濟雖然將因此有活路與出路,孫運璿與汪彝中、汪彝定等,卻要準備到綠島和柏楊與施明德等政治犯為伴,註定下半生是死路一條。

孫運璿與汪彝中、汪彝定等參與過台灣奇蹟締造者並不驚慌,他們知道,在他們的背後,有一個更寬、更厚實、讓人可以信賴與依靠的「肩牓」在,這個肩膀就是蔣經國。

孫運璿於是帶著幾位國貿局官員求見蔣經國,詳細解說「R.O.C」無法用,必須改稱MIT的原由,蔣經國只問了一句話:「這是專家開過會討論過的專業結論嗎?」

孫運璿回答不但開過會,而且很多次,答案就是「MIT」!

蔣經國點點頭,只裁示了一句話:「為了國家好,專業問題,你們放手做;政治問題,我來解決!

別小看蔣經國的這句「就是MIT,我來解決」的「自己的責任自己扛」風險!

當時蔣介石雖還在,卻不健,神智已不清,對外都是宋美齡與孔宋家族在把持。

那時更有許許多多「漢賊不兩立」自居是「中國法統」的蔣經國之叔叔伯伯等老臣依然把持高位,加上蔣宋美齡等等「夫人派」虎視眈眈,蔣經國還只是準備接班的太子,才擔任行政院長。

「太子搞台獨?」蔣經國的壓力,恐怕難為外人道。

事實上,當時蔣宋美齡還和蔣介石鬧脾氣,要讓孔令侃當行政院長而阻斷蔣經國接班之路,兩個七、八十歲的老人都還賭氣離家出走過。

那種壓力,隨時就會有宮廷政變,更何況蔣介石已經神智不清,蔣宋美齡掌控一切蔣介石的對外聯絡,蔣經國隨時可能就變成「廢太子」,箇中恐怖,非一般人可以理解。

矮個子的蔣經國,辦到了,他選擇了「台灣」之實質,放棄了「中國」之虛妄,在全台灣拉起了「莊敬自強、處變不驚」的號召!

那些年,李光耀代表鄧小平來勸降,吃了蔣經國排頭之後,蔣經國用他的肩膀給孫運璿、李國鼎、趙耀東、王昭明‧‧‧那些台灣奇蹟領航者當依靠,只要是對的就幹到底。

他們,永遠沒有後顧之憂,才有放手「今天不做,明天就後悔」之「十年眼光,五年計畫」的氣魄。

也許有人會說,時代不同了,但是,領袖的肩膀就該更寬、更厚、更讓人能夠信賴與依靠的原則,應該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回想這台灣這二十幾年以來的失落,還有哪一個領袖有這樣的肩膀?

更重要的是,哪還有蔣經國「自己國家自己救、自己道路自己開」的氣魄!

雖然蔣經國還是一個「統派」,但他的決策很清晰:「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統一的主動權操之在己,而不是自居下風,主動向北京低頭稱臣。

更具體地說,蔣經國才是「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己的道路自己開」的祖師爺!

那一年,雖然蔣經國的老友李光耀代表鄧小平來勸降,蔣經國反而更堅信,只有台灣自己站得住、有實力,不仰人鼻息,更不需要「逢中必跪」,也不必為了想去上海開個「雙城論壇」,就諂媚中共說「兩岸一家親」‧‧‧

將經國深知只有厚植國力才能生存,他不許中國併吞台灣,蔣經國堅信只能由台灣來統一中國。

或許,有很多人會覺得台灣統一中國是幻夢,也對,但台灣獨立自主,以實力反制併吞,卻是蔣經國所留下最珍貴之歷史遺產。

彈丸之地也能創造奇蹟,台灣自己就是典範,何必羨慕新加坡與吹捧李光耀?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己的道路自己開」,那一年,當李光耀代表鄧小平來勸降時,蔣經國早就給李光耀上了一堂民主與繁榮可以並行的道路,只可惜,李光耀終究只是一個獨裁者,新加坡到如今還是「開明專制」‧‧‧

One thought on “那一年,李光耀逼台灣投降中國‧‧‧

  1. nqm

    馬英九是李光耀哪一門子的好朋友?作為應該堅持民主的中華民國總統,和崇尚一人執政(也不必美化為開明專制)的獨夫,可以有什麼話好說?

    如果馬自己指定的外交人員沒有曾經被耍,這個人家密一下就巴巴趕去出任務的行為臺灣人民還可以解釋成馬的情報員癮犯了,如今誰都不可信任,所以得自己花大錢(其實花錢就是招搖,看007片看太多,當情報員根本不及格)出門。既然被人家耍過手段,現在還去俯耳貼首,那這不是有傷國格,什麼才是?要以朋友身份致意,不遠的一年後就可以自己去了,還不必花人力金錢出動國家保護,同時愛公開說什麼都可以說,還不必受限別人的限口令,不是嗎?

    薑果然是老的辣。趁自己過世時叫某人過來就過來,順便證明自己標榜的亞洲價值。這種想測試小白給大陸看的大絕,臺灣人民確實收到了。不過經過去年一整年的各種歷練,其實臺灣人民也不怎麼會意外滴,可以嗎?

    Rep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