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生(中)》

「咪咪」自從不見玩伴「滷蛋」後,竟也出現茶飯不思的毛病。我們不解貓的情感是如何投向狗的?但「咪咪」一週內瘦了兩公斤,原本健美的體型,腰身的肋骨一節一節地顯現,連毛色都黯淡許多,還大量脫毛!

這下,大家覺得非同小可,急得爺爺先帶牠去看獸醫,檢查之下無大礙,但有脫水現象。在醫院吊點滴時,爺爺還問起醫師:貓是不是鬧了相思病?!

獸醫笑答:「該是發情時候了,至於貓愛上狗…,嗯,也許是種奇蹟。」回家後,我們盯著「咪咪」左看右瞧,實在很難想像牠用情至深,一隻公貓會想念一隻公狗以致絕食嗎?不會吧,這要突破的範疇太艱鉅了,還是參考獸醫的建議--紮了吧。

於是,「咪咪」又被帶到醫院去勢。手術後,「咪咪」帶著護罩活動不便,牠常常以埋怨的眼光掃向大家,有陣子變得孤僻,夜裡也不想陪弟弟睡了,不過隨傷口癒合後,牠的食慾大增,半年裡「腫」了四、五公斤,不僅追回原先的體重,還有更勝之姿,行動少了敏捷,奶奶便戲稱:貓毯子成了熱呼呼的肉墊!

雖然「咪咪」不再經常嗷叫,但牠似乎少了些活力,總覺得體型上從健美轉成圓球,連性情也由活潑逐漸變得懶散,是牠受到體內賀爾蒙影響了嗎?我們曾經問過獸醫,也擔心有手術後遺症,但牠除了成為懶貓外,其它生理現象均無異樣,我們也就接受了一隻貓歷經青春期後的德性。

在「咪咪」四歲時,家裡又出現一隻棕色貍貓--「來喜」。「來喜」是跟著奶奶回家的,在門口徘徊了一兩天,奶奶拿著魚肉拌饅頭渣餵著、餵著,餵出感情來,才讓奶奶請進家門。「來喜」一來家中,也和當初「咪咪」一樣親人,爺爺自拿主意起了貓名,奶奶也認為挺適合的,我和弟弟只好跟著喊如此復古的名字。

伶俐的「來喜」,沒幾天便學會家貓的規矩,牠循著「咪咪」的習性,一路照著做;熟悉環境後,便喜歡搶在「咪咪」之前,既不怕前輩的威嚇,也無視貓界倫理,擺明地對「咪咪」的任何舉動充滿興趣,這教沉寂了許多年的「咪咪」,偶爾會露出不耐煩的表情。有幾次,兩隻貓約在後陽台打擂臺,據爺爺說:明明是「咪咪」先到便盆前,但「來喜」從旁擠開「咪咪」,於是兩隻貓互閃耳光還嫌不夠,「咪咪」憑著體型優勢翻身壓倒「來喜」,「來喜」慘叫一聲,很快地便四腳連環飛踢,「咪咪」走避不及著了道,硬是啃了「來喜」幾口,兩隻貓才分開。

家裡好久沒這麼熱鬧了,經爺爺轉述,聽來像是貓的江湖情事。連奶奶為了勸架,也曾挨過幾次貓爪,可是她不介意,反倒有些寵溺地告訴我們:讓「咪咪」多運動是好事,太胖了…毛病多。確實,有「來喜」的刺激,「咪咪」很快地減重下來,不到兩個月,牠的蠻腰又重現江湖了。

自從「咪咪」還原肌肉男之後,心肺功能也大大改善,與「來喜」扭打一塊兒不見喘噓噓的窘樣,但畢竟「來喜」青春得意,「咪咪」體能不及後輩,便改以氣勢鎮壓,兩隻公貓往往從門裡飛跳至人前,又從人眼下消失無蹤,這樣打打鬧鬧的局,也逗得老人家的注意力從電視螢幕移開,就怕少看了一幕跟不上。

我在家時,心血來潮也會扔個小紙團什麼的,製造一些「糾紛」,看著「咪咪」與「來喜」爭著玩,心裡便開心的很。其實每隻貓的性格略有不同,「來喜」像是頑皮的孩子,任性又隨意,總能挑起略帶驕矜的「咪咪」一絲衝動,教牠的日子也奔放起來。

這兩隻貓湊在一起,也影響了爺爺、奶奶的步調,牠們雖不致於天翻地覆,但也能造成一些小災小難。以往只有「咪咪」的存在,牠收斂起性子幾乎是慢條斯理地坐臥,與爺爺、奶奶的起居極為相似,悠閒、安靜。自從「來喜」出現後,兩隻貓動靜之間是瞬息萬變,爬櫃子、跳沙發、撲擊、翻滾,難免會損傷一些擺設,不過老人家非常願意配合變化,家裡的玻璃杯越來越少,換上的都是摔不破的壓克力杯,連櫃子上的瓶瓶罐罐都沾了固定膠,一切更動都是專門對付兩隻玩瘋的貓!

有一回,「來喜」趁著奶奶午間倒垃圾偷跑出門,等爺爺發現後到處找不著,兩位老人家擔心一整個下午,沒想到,天一黑牠隨著下課的弟弟回家了。弟弟意外見到「來喜」坐在門口,還以為這是牠的新把戲,進門正要炫耀時,爺爺、奶奶尚未開口,「咪咪」先衝上前賞「來喜」兩拳,可能是自知有錯吧,「來喜」不像往常回擊,乖乖地讓前輩教訓;連著幾日,牠出奇地守份,接受「咪咪」對牠的冷戰,並尾隨在「咪咪」身後戰戰兢兢地,大氣不吭一聲。想不到貓板起臉…也能收服小輩呀,「來喜」為了討好老大哥,寧願挨揍,也要低頭蹭著「咪咪」,讓我們看見貓執行家法時的另一套。

此後,「咪咪」的氣場始終駕凌在「來喜」之上,不管是玩鬧、休息、吃飯的時候,一大一小放肆中帶著規矩,套句弟弟說過的話:這貓不簡單,平時老神在在,一有事,出手絕對又快又準。哈!不知「咪咪」聽見如此評價,會不會更加自負呢?

轉眼又過了數年,「咪咪」足七歲了,「來喜」也有四歲多。我和弟弟陪牠們的時間越來越少,倒是爺爺、奶奶少牠們一刻也不行!那時候,我已經大學畢業並順利退伍,是個新入社會的青年,爸媽希望我能協助他們的事業,而準備唸碩士班的弟弟也不斷鼓吹,我便離開台灣與爸媽會合…。只是萬萬沒料到,這人生才剛開始,就接到爺爺傳來的惡耗,他因為突發性的心臟病,送醫不久後便過世!我與爸媽趕回來料理後事,頭七的晚上見奶奶沉默地坐在沙發上,手裡還揣著「咪咪」的腳,景象彷彿是她牽著爺爺的手一般,這一刻的「咪咪」偎著老人家,一條粗粗的尾巴左右搖擺,每拍到奶奶身上就像是一次安慰,我心裡幽幽地想:未來,這專屬的空位還要多靠貓來填補了。

「咪咪」似乎也這麼想,在爺爺過世前,牠可以任「來喜」到處撒野,就是不准上沙發的專屬區,特別是陪爺爺、奶奶看電視節目時,牠認定的位置絕不讓給「來喜」半邊,只要「來喜」一動歪腦筋,必定被閃幾巴掌!但自從奶奶獨自一人時,那空出來的大位依舊留著,「咪咪」卻默許「來喜」上沙發來回走動了,有時一左一右夾著奶奶,好像護法一樣。

另外,我還記得一件事--那是隔年爺爺忌日的一晚,我們全家齊聚,深夜睡前時,「咪咪」忽然跑到陽台門前繞呀繞,牠輕輕走著「8」字步,就好像以往纏著爺爺的獨特方式,這麼熟悉的舉動,令奶奶忍不住哽咽了…,她喃喃地說:「一定是你們爺爺回來了。」當下,我真的認為「咪咪」很靈,有人說貓是健忘的,可是牠卻記著這麼多事,牠記得第一個四腳玩伴,也記得疼愛牠的主人,那怕是不在人間的爺爺,都存在牠的小腦袋裡,誰說貓無情呢,我們家的貓比人還念舊!

 

Category: 未分類

About 財團法人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

三十多年前,因台灣社會普遍缺乏尊重生命的觀念,許多可憐的動物遭惡意遺棄,使得滿街都是流浪狗,造成嚴重的污染、噪音、車禍等環保問題。面對此問題,當時的權責單位以垃圾及廢棄物方式處理流浪狗,用鐵絲等非人道方式大量捕捉,後以活埋、水淹、電擊等酷刑致死。其殘忍、無辜,讓人心痛不平。 正也因觀念、方向、方法的不正確,及缺乏完善政策,使得流浪狗數量不減反增。為了推廣尊重生命的觀念,以人道的方式解決流浪動物及其造成的環保問題,我們於民國76年播下第一顆尊重生命的種子,在77年萌芽,成立了台灣第一個「流浪動物之家」。在多位原發起人及社會知名人士支持下,85年由以往的流浪動物之家脫胎壯大成現今的「財團法人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 「直到街上沒有流浪動物為止」是基金會的最終使命,我們並從教育、宣導、絕育、立法、收送養等實際層面著手,解決台灣流浪動物問題。 1. 宣導愛護動物及正確飼養方式,杜絕遺棄、殘殺及虐待動物,以提昇我國國際形象。 2. 以人道精神推動絕育,使國內「狗口」不致膨脹,減少環境污染。 3. 研擬防止虐待動物法,督促政府立法並落實保障動物基本生權 (動物保護法在本會及動保人士大力推動下,已於87年11月4日完成立法實施)。 4. 增加保育場設備及收容量,使更多流浪動物得到照顧。 5. 定期舉辦收送養活動。 公司概覽 民國七十六年,汪麗玲小姐(第二屆中國小姐)和一群愛護動物的朋友們見到貓狗遭主人遺棄後成為街頭的流浪動物,在乏人關懷照顧下受盡苦難,更因影響環境衛生而遭到捕殺的命運,卻始終解決不了流浪動物的問題;因為如此,發心立願成立了臺灣第一所流浪動物之家。 這一路艱困奮鬥,篳路藍縷之下也感召了在臺各地許多關心流浪動物的組織紛紛成立,大家不約而同地為生命請命。多年來,街上仍有許多流浪犬貓被遺棄,牠們受虐的消息仍時有所聞,為了宣導人與動物和諧相處的生命宏觀,為了繼續推動諸多尚未圓滿落實的工作,我們集結更多人力智慧,正式成立「財團法人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進行新一階段關懷的終極使命。 近年在大家共同努力下,臺灣「動物保護法」逐一通過並實施;然而基金會最終的目標是—「直到街頭看不到流浪動物為止」,這不僅僅是一個夢想而已,惟同心協力,才得以完成神聖的祈願! 我們積極將急難救援、治療節育、保育收養、中途再生教養、愛心認養聯合成為一線,並透過各界協助,使令犬貓覓得新家人。然基金會之保育場位於新北市貢寮區的山上,目前收容犬貓七百多隻,令人焦心奔波的是…保育場經費始終不足,導致收養至認養的工作無法順利進行,僅能供應現有犬貓,而無能再納入新受難者。我們來自全臺兩百多位服務義工捉襟見肘,眼前皆是可貴的生命體,卻憂慮流浪犬貓的援救有所中斷疏漏,無以為繼…。 有犬貓錦衣玉食,也有犬貓終日餐風露宿,還橫遭殘忍傷害。流浪無依的牠們需要的就是一個生存機會,我們能給的不必多,許牠們一份同理尊重便好。是故,位於新北市中和區的基金會辦公室,正奮力著手的工作計有關懷教育宣導(如絕育、植入晶片、定期施打預防針、正確飼養方法等等);另有校園演講以及固定每週日舉辦義賣、領養等相關愛心活動,並透過各媒界改善大眾對流浪動物的困擾印象,由正確的認知進而成為友好的相處,還原生命彼此共生共榮的真、善、美。更希望藉由舉辦各類型活動(如狗狗節、音樂會勸募),令大眾有更多機會接觸流浪動物可愛的真面貌,讓牠們此生能夠擁有一個真正的家,亦令你我牠的「愛」無遠弗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