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生(上)》

有些事,塵封在記憶裡,久遠的,彷彿像是模糊的影子,但那些影子曾經紮紮實實地帶給我快樂,至今捨不得遺忘……

許多年前,重考大學的我賦閒在家,弟弟於國中就讀,父母因發展事業而遠走他鄉,將我與弟弟暫時託給爺爺、奶奶照顧。有一日,弟弟的同學送給他一隻小小貓,黑背白肚的,花色非常有趣,牠右眼眶是黑呼呼的一圈,左眼眶則是全白色,猛然一看,像極被揍了一拳。小小貓剛帶回家時,爺爺千百個不願意,而弟弟哭喪著臉轉向奶奶求情,還不忘抬頭朝我討救兵,也許,爺爺不喜歡貓,卻疼孫子,在我與奶奶的柔情攻勢下,也未置可否了。

當下,弟弟歡喜地鬆了一口氣,摟著小小貓想名字,反反覆覆地問這好不好?那好不好?直到把我惹煩了,隨口丟下一句「咪咪」,如此貓界的菜市場名便又多了些愛用者。

「咪咪」就這樣在我們家住下來,牠好像與生俱來就懂事般,知道爺爺是當家之主,卻不怎麼理會牠,於是總會主動親近,以致於在很長時間裡,我們都認為牠是有靈性的。只要爺爺每次出門回家時,牠一定會到門口迎接,方式奇特,牠會順著爺爺的雙腳繞圈,起先爺爺總是嫌棄,想伸腳驅趕,但「咪咪」不放棄,竭盡熱情地蹭,後來演變成在爺爺腳底下繞「8」字,逗得爺爺莫可奈何,最後只好彎下腰把牠抱開。漸漸地,這樣迎接的儀式,從抱開到兩手舉著,最後終於讓「咪咪」躦進老人家的懷裡…。我們這才明白,爺爺的鐵石心腸敵不過「咪咪」的「繞腳柔」,小小貓打心眼底就是要全家人愛牠,一個也不放過。

至於牠對弟弟也有一套,從小弟弟的睡相就不好,甚至已經十三、四歲的小大人了,夜裡還讓奶奶操心,常常要起身幫他蓋被子。自有了「咪咪」陪睡後,他倆橫七豎八地倒在床上,連大熱天也讓「咪咪」趴在肚子上,說也奇怪,原本嫌熱會踢被的弟弟,寧可滿頭大汗也乖乖地任「咪咪」酣睡卻不敢翻身,奶奶就笑過:「我制不了你,一隻貓熱得你起痱子,還樂得很!」不過最高興的是奶奶,有了「咪咪牌」貓毛被,她可以一覺到天明。

為了獎勵「咪咪」的睡功,奶奶一直很捨得準備大餐犒賞,每天都去市場找新鮮的漁獲,也養成「咪咪」的刁嘴,細數牠愛吃的魚種,也是奶奶的樂趣之一;有回爺爺好意上菜市場,當他提魚回家後,奶奶馬上撇嘴說:「這個,『咪咪』不愛。」爺爺不信,有魚吃,怎麼可能還會有挑剔的貓?!結果,難得爺爺掌杓,「咪咪」竟然拒絕捧場,白白犧牲一條魚,「咪咪」連聞都不聞,寧可餓一餐,可見貓的堅持。

「咪咪」對食物的固執,只有奶奶最清楚,牠雖然挑嘴,但也被養得身強體壯,鮮少生病。記得牠初進家門時,是剛斷奶的年紀,奶奶便用牛肉精、雞精熬小魚給牠當替換食品,等級之高是參考我與弟弟的待遇,所以,沒多久,一隻小小貓就已經有虎背熊腰的樣子了,還會趁著體形的優勢爬上我與弟弟的頭頂,難怪牠在家號稱「小三」,因為老大與老二的地位逐漸被貓篡謀而去。

平日,弟弟上學後,接著就是輪我到補習班苦讀了,兩位老人家居家的事不多,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節目是例行消遣。「咪咪」每到此刻便會先跳上專屬位置,等著爺爺、奶奶一左一右就定位;當人盯著螢幕,牠便瞇起眼睛打盹兒;有人發言時,牠會虛應幾聲,一邊享受著爺爺、奶奶的撫摸,一邊掃著尾巴,擺幅之大,左右兩邊都動盪,「咪咪」的尾力也就此練出名堂。

有一晚,我們一家老小吃過晚飯,正在客廳裡休息,突然聽見奶奶驚叫一聲!接著我們看到「咪咪」由後陽台黑暗處跳出,追著一隻灰濛濛地小東西,仔細看,才發現是隻小老鼠,我們正納悶哪來的老鼠時,「咪咪」已經飛快叼住,又被老鼠掙扎落下,在瞬間,「咪咪」尾巴掃了老鼠一把,老鼠像球般滾到牆角,動也不動……死了。過程之快,不過就在我們起心動念前,還沒付諸任何行動啊,就被「咪咪」的大尾巴給活生生結束了。事後,小老鼠被爺爺厚葬於垃圾桶中,而「咪咪」硬是被奶奶拖去浴室洗「戰鬥澡」!

因為「咪咪」什麼都好,就是不愛碰水,一個月裡總有一兩回要和奶奶拼個你死活!奶奶說:沒給貓天天洗澡,已經夠讓步了,不洗乾淨不能上床睡覺。我們都聽奶奶的話,但「咪咪」卻視此為大忌,總在浴室裡喊得震天響亮,好像哭聲比過孟姜女,看能不能吼碎浴室的門窗,讓牠逃過奶奶的魔掌?!

答案當然是不行囉,縱然「咪咪」自己平時勤快舔毛,在奶奶眼中絕對不如她洗貓的獨家配方--艾草有效,老人家不認為貓帶邪氣,卻愛用天然草藥浴給貓潔毛、驅蟲,這法子挺妙的,所以「咪咪」的毛又光又亮,也很少有跳蚤寄生。

聰明的「咪咪」抓過老鼠後,家裡再也不見鼠輩,可能是牠們知道我們家有個厲害角色坐鎮,紛紛走告。不過「咪咪」第一次捉到老鼠,也是最後一次,後來無老鼠可捉,奶奶才安心,家裡始終沒放老鼠藥。只是老鼠不上門的日子,貓無用武之地,「咪咪」開始盯住廚房的動靜,有時牠會守在排水口邊,屏氣凝神比我還用功,凡是潛進家裡的蟑螂,逮一隻殺一隻,逮兩隻殺一雙,如果沒留神收拾蟲屍,隔天早上還會自動地排列在飯桌下,整整齊齊的,就像爺爺說過:勦匪有力,論功行賞。倒是奶奶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她才不要貓捉蟑螂咧!一想起「咪咪」捉完蟑螂的爪子擱在孫子的肚皮上,再想到碰過蟑螂的貓尾巴……,她心裡就老大不舒服,於是命我買細鐵篩,封住排水口,以防「咪咪」以後還會抓到其他怪物。

其實,在我眼裡看來,「咪咪」的獵人天性,不僅讓家裡更乾淨了,而在牠本能下還有分享的好意,雖然老鼠、蟑螂不可食,但獵人願意交出獵物,足見在牠心裡,我們一家人是有份量的。

我常常好奇「咪咪」的智慧有多高?憑牠一付五公斤重的肉身,卻把我們家老小「伺候」的服服貼貼,四個人對上一隻貓,牠總有辦法與我們個自獨處,白天屬於爺爺、奶奶的,夜裡是弟弟的,晚間吃完飯擠出的那丁點時間也不忘陪我讀書。或許,牠也有偏好吧,喜歡臥在書本上,當我一個人在書桌前難免熬不住,但牠總會靜靜地陪著,身體壓著一本本翻開的參考資料,每每翻頁還熨著牠的體溫,好像書也活了,裡頭的字字句句不再生硬,充滿了希望和感情。

那些年,「咪咪」是我們家不可或缺的一員!待我順利上大學後,弟弟也準備考高中了。大一寒假,我的好同學送來一隻西施犬,他希望我幫忙照顧一個月,這個年,家裡顯得非常熱鬧,爸媽也趕回來了,一家六口搭上一貓一狗,爺爺、奶奶笑容滿面,連「咪咪」也生氣蓬勃,牠不僅要認識爸媽,還要與新來的「滷蛋」應酬。都說貓狗不合了,但「咪咪」深藏不露,人前牠與「滷蛋」相敬如賓,人後卻是魔鬼一個!

起先,我們均未留意,因為貓狗各有活動區域,但偶爾會聽見斯文的「滷蛋」低吠幾聲;後來,是弟弟先發現,半夜裡「咪咪」不待在床上,他起身尋找才瞄見「咪咪」偷偷摸摸地跑到「滷蛋」的睡舖前,一付監視的模樣,教「滷蛋」動也不敢動、睡也不敢睡。有好幾晚都是如此,難怪「滷蛋」整天躲著「咪咪」,草木皆兵啊!

「咪咪」對待「滷蛋」的態度很特別,有點挑釁又帶著默許,常令一隻狗莫名其妙地想叫、想咬卻又動彈不得。牠有時會忽然靠近撥撥「滷蛋」的腳,然後一溜煙跑開,「滷蛋」的反應沒「咪咪」快,等到狗忍不住了,貓已經跳到別處伸懶腰,往往我們看見的都是慢半拍的「滷蛋」齜牙咧嘴,而「咪咪」非常鎮定地又帶著疑惑的表情低頭望著「滷蛋」。要不是弟弟告訴我,他覺得「咪咪」是高手,我還一直認為是「滷蛋」大驚小怪呢。

這種詭譎的相處,一個星期有了新變化。「滷蛋」經過「咪咪」測試期,大概被認定沒有威脅性了,「咪咪」放鬆了夜間驚嚇的動作,改成白日的追逐。家裡大掃除時,一狗一貓也加入亂局,牠們忽然從臥室裡瘋出來,一個在地下,另一個就沿著可以攀附的任何傢俱--椅子、櫃子、沙發……到處打鬧,最後總在飯桌下與爺爺的喝斥聲中停戰。然後,兩隻玩過頭的傢伙會向奶奶要嘴,狗要吃貓飯,貓要吃狗糧!隨「滷蛋」送來的一箱狗零嘴,早就被「咪咪」搶得所剩無幾;而「咪咪」的鮮魚,自貓狗打得火熱後,還得先剔刺,否則「滷蛋」都是大口大口吞,連咀嚼的耐心都沒有。

「咪咪」與「滷蛋」之間,談不上和諧,倒有點爭風吃醋的味道,雖然如此,短短一個月過去了,當同學帶走「滷蛋」,「咪咪」還是有反常的表現。「滷蛋」離開沒幾天,「咪咪」常在屋裡嗚嗚叫,牠不若以往的從容,老是魂不守舍地四處巡邏。後來我們才明白牠想找好不容才培養起來的玩伴--「滷蛋」,卻不知道牠只是暫時的過客,也因為「咪咪」把「滷蛋」當回事了,狗的離開倒教貓嚐到了寂寞的滋味。

 

*    待續

Category: 未分類

About 財團法人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

三十多年前,因台灣社會普遍缺乏尊重生命的觀念,許多可憐的動物遭惡意遺棄,使得滿街都是流浪狗,造成嚴重的污染、噪音、車禍等環保問題。面對此問題,當時的權責單位以垃圾及廢棄物方式處理流浪狗,用鐵絲等非人道方式大量捕捉,後以活埋、水淹、電擊等酷刑致死。其殘忍、無辜,讓人心痛不平。 正也因觀念、方向、方法的不正確,及缺乏完善政策,使得流浪狗數量不減反增。為了推廣尊重生命的觀念,以人道的方式解決流浪動物及其造成的環保問題,我們於民國76年播下第一顆尊重生命的種子,在77年萌芽,成立了台灣第一個「流浪動物之家」。在多位原發起人及社會知名人士支持下,85年由以往的流浪動物之家脫胎壯大成現今的「財團法人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 「直到街上沒有流浪動物為止」是基金會的最終使命,我們並從教育、宣導、絕育、立法、收送養等實際層面著手,解決台灣流浪動物問題。 1. 宣導愛護動物及正確飼養方式,杜絕遺棄、殘殺及虐待動物,以提昇我國國際形象。 2. 以人道精神推動絕育,使國內「狗口」不致膨脹,減少環境污染。 3. 研擬防止虐待動物法,督促政府立法並落實保障動物基本生權 (動物保護法在本會及動保人士大力推動下,已於87年11月4日完成立法實施)。 4. 增加保育場設備及收容量,使更多流浪動物得到照顧。 5. 定期舉辦收送養活動。 公司概覽 民國七十六年,汪麗玲小姐(第二屆中國小姐)和一群愛護動物的朋友們見到貓狗遭主人遺棄後成為街頭的流浪動物,在乏人關懷照顧下受盡苦難,更因影響環境衛生而遭到捕殺的命運,卻始終解決不了流浪動物的問題;因為如此,發心立願成立了臺灣第一所流浪動物之家。 這一路艱困奮鬥,篳路藍縷之下也感召了在臺各地許多關心流浪動物的組織紛紛成立,大家不約而同地為生命請命。多年來,街上仍有許多流浪犬貓被遺棄,牠們受虐的消息仍時有所聞,為了宣導人與動物和諧相處的生命宏觀,為了繼續推動諸多尚未圓滿落實的工作,我們集結更多人力智慧,正式成立「財團法人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進行新一階段關懷的終極使命。 近年在大家共同努力下,臺灣「動物保護法」逐一通過並實施;然而基金會最終的目標是—「直到街頭看不到流浪動物為止」,這不僅僅是一個夢想而已,惟同心協力,才得以完成神聖的祈願! 我們積極將急難救援、治療節育、保育收養、中途再生教養、愛心認養聯合成為一線,並透過各界協助,使令犬貓覓得新家人。然基金會之保育場位於新北市貢寮區的山上,目前收容犬貓七百多隻,令人焦心奔波的是…保育場經費始終不足,導致收養至認養的工作無法順利進行,僅能供應現有犬貓,而無能再納入新受難者。我們來自全臺兩百多位服務義工捉襟見肘,眼前皆是可貴的生命體,卻憂慮流浪犬貓的援救有所中斷疏漏,無以為繼…。 有犬貓錦衣玉食,也有犬貓終日餐風露宿,還橫遭殘忍傷害。流浪無依的牠們需要的就是一個生存機會,我們能給的不必多,許牠們一份同理尊重便好。是故,位於新北市中和區的基金會辦公室,正奮力著手的工作計有關懷教育宣導(如絕育、植入晶片、定期施打預防針、正確飼養方法等等);另有校園演講以及固定每週日舉辦義賣、領養等相關愛心活動,並透過各媒界改善大眾對流浪動物的困擾印象,由正確的認知進而成為友好的相處,還原生命彼此共生共榮的真、善、美。更希望藉由舉辦各類型活動(如狗狗節、音樂會勸募),令大眾有更多機會接觸流浪動物可愛的真面貌,讓牠們此生能夠擁有一個真正的家,亦令你我牠的「愛」無遠弗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